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章 校场练兵

  第二日醒来,龙焱晃了晃脑袋,发现自己在一处陌生的宅屋中,推门出去,门外风景雅致,一丫鬟害羞的说道:“冠军侯,你醒了?”
  “我这是在何处?”龙焱问道。
  “冠军侯,这是您的府邸。”那丫鬟害羞的说道。
  后来龙焱慢慢的了解到,这是刘宏赏赐的府邸,刘宏特意在宫中精挑细选了数十名宫女当做府邸里的丫鬟,被选中的丫鬟差点幸福的晕了过去。
  “冠军侯,陛下有请!”一小黄门进来说道。
  “好!稍后我随你去!”龙焱进屋换掉衣物之后,随小黄门一起进宫。
  龙焱被小黄门带到了御书房之后,便是阖门而出。
  此时天子正坐在御书房上首,龙焱伏身拜道:“参见陛下!”
  刘宏看了看,说道:“爱卿不必多礼,快快请起。你可知朕唤你来所为何事?”
  “恕臣愚钝,微臣不知!”龙焱拱手道。
  “朕欲让你遏制党人,尤其是那袁家,你可愿意?”刘宏问道。
  “食君俸禄,忠君之志!微臣愿意替陛下分忧。”龙焱说道。
  “朕还想百年之后,让你辅佐太子治理天下,你可情愿?”刘宏问道。
  “微臣愿意辅佐太子殿下。”龙焱回道。不过心里想,我说的是太子,到时候他登基就是天子了,我只答应辅佐太子,又不是天子。
  “朕还听说你与朕的皇儿刘辩走的颇近?”刘宏问道。
  龙焱吓得赶紧拜道:“微臣向来对天子您忠心,至于皇子辩,只是在太学院的时候他与微臣攀谈了几句。不管将来陛下立谁为太子,微臣都尽心辅佐。”龙焱可是知道,刘宏忌讳皇子与外臣勾结。
  “这样最好!朕也知道爱卿的忠心,你起来罢!朕欲设西园八校尉,让你领一军,你可愿意?”刘宏问道。
  “能为陛下分忧,是臣子的荣幸。”龙焱拱手道。
  “好了,你退下罢!”刘宏拂了拂袖子。
  “微臣告退!”龙焱退着离开了御书房。这个老不死的狗皇帝,吓死我了,不过反正你也没有几年好活了。
  在拐角的地方,一个小黄门挡住了龙焱,“皇子辩有请冠军侯前去一叙!”
  龙焱想这次能立功,刘辩是有功劳的,便见他一见,于是跟着小黄门去见了刘辩。
  看见眼前身穿黑红蟒袍的少年,龙焱拱手道:“参见皇子殿下!”
  刘辩回过头,“适才听说父皇召见于你,可对你说了什么?”
  龙焱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天子已经知道了!”
  刘辩诧异了一下,于是说道:“既然这样,近期你与孤就不要有来往了,若是有事,孤让人传信到你府上。你抓住了这次机会,说明孤没有看错人,记住你答应孤的话,退下吧!”
  “微臣告退!”龙焱退了出去。这对父子,真让人火大,等过几年,老子离开洛阳自立门户,就不用受你们父子这鸟气了。
  龙焱回到府上,下人通报有故友来找,让下人传他进来之后,发现是马元义。龙焱将他带到后厢房,“师兄那儿可是有事?”
  “天师得知您来了洛阳,叫我们听从您的调遣,同时天师已经准备起义了。定在阳月(四月)初八。”马元义说道。
  “你让兄弟们搬到我府上来,我这里缺亲信人手,还有叫兄弟们继续蛰伏,不要轻举妄动。洛阳城没大乱之前,我等起义,成功率为零。我们要在最关键的时刻给予狗皇帝致命一击。”龙焱说道。
  “喏!”马元义喏声退去。
  正午时刻,天子发布圣旨:刘宏自领无上将军,封十常侍蹇[jiǎn]硕为上军校尉;封冠军侯龙焱为中军校尉;封虎贲中郎将袁绍为下军校尉;封原屯骑校尉鲍鸿为典军校尉;封议郎曹操为助军左校尉;封冯芳为助军右校尉;淳于琼为左校尉;赵融为右校尉。八大校尉全权听从蹇硕调遣,同时北军五营也要听从蹇硕调遣。
  此令一出,洛阳城一片哗然。得知龙焱出任西园八校尉之后,报名参加募兵的人又多了起来。大约过了五日,洛阳城总计招募新兵二十二万人。龙焱等七人随上军校尉蹇硕前往校场点募新兵。
  “冠军侯,陛下交代了,让你先挑。”蹇硕说道。
  蹇硕虽说是太监,但是长得却是魁梧异常,龙焱检测了一下,他的武力值竟然有97点。
  龙焱拱手道:“多谢陛下抬爱。”
  面对着台下二十多万新兵,龙焱说道:“年龄十八至三十岁的出列!”
  二十二万人中走出十九万人。
  “弓马娴熟者出列!”
  十九万人走出了十万人。
  龙焱从这十万人中点出了七万最精壮的士兵,剩下的蹇硕袁绍等人,一一挑选。蹇硕说了一堆之后,便让各校尉带兵去训练了。
  龙焱看着底下七万新兵,说道:“我知道,在场的许多人都是因为我而参的军。我在这里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纪律。”龙焱将昔日的四大纪律,八项注意背给了他们听。
  “你们都是大汉的好男儿,跟着我,我会带你们去驱赶那些匈奴乌桓的。他们在我们汉人手上的血债,我带着你们将血债一个个讨回来,你们有信心否?”龙焱问道。
  “有!有!有!”七万将士气势如虹。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将用最严酷的方式训练你们,你们怕苦否?”龙焱又是问道。
  “怕苦从军枉男儿!”七万将士高声喊道。
  “好!好一个怕苦从军枉男儿!全军急行军,目标邙山!出发!”龙焱挥手道。
  鲍鸿笑道:“这个冠军侯真是有趣,拿骑兵当步兵训练。”
  几位校尉也是笑道,唯有蹇硕与曹操不语。每天,龙焱都带着七万将士急行,而且要求他们做到令行禁止。
  “你们是我见过的最差的兵!你们这样还想马踏草原,你们只能成为匈奴刀下亡魂!你们这样根本无法保护那些大汉子民,只能让他们成为匈奴手中待宰的羔羊!”龙焱的一句句话刺激着这些新兵。
  这些新兵,被激发出昂扬的斗志,当袁绍与鲍鸿他们带着士兵在休息的时候,龙焱的兵还在训练。直到第十日,龙焱才改变训练方式,教他们枪刀戈矛,他将自己对武器的理解告诉了他们。十日之后,他们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武器的使用。之后,龙焱带着他们上马训练,一个月后,这七万士兵不管马上马下都做到令行禁止,和鲍鸿袁绍他们的兵完全不一样。龙焱的兵一个个看上去都像是沙场老兵,七万人的喊杀声,比蹇硕他们十五万人的喊杀声还要响亮。
  两月之后,刘宏亲自考验练兵结果。刘宏让龙焱七万人对蹇硕他们十五万人,虽然有些刁难,但是龙焱与七万将士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惧。
  结果出人意料,蹇硕的十五万人,被龙焱七万人杀的溃不成军。除了龙焱的勇武之外,这和他的士兵的士气也有很大的关系。七万人冲进十五万人之中,犹如狼入羊圈,原本松散的队形直接被冲乱,蹇硕的前军一触即溃,中军被杀散,后军直接被吓破了胆。鲍鸿最惨,被龙焱一木枪抽飞了出去。
  刘宏对龙焱很满意,他想象的西园八校尉,就是龙焱训练出来的兵的样子。刘宏龙心大悦,赏赐了龙焱一匹宝马——赤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