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一章 黄巾起义

  冀州巨鹿,一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执剑直指苍天:“外戚专政,宦官专权,朝廷徭役日渐繁重,我大汉子民民不聊生,百姓无田可耕,世家大族剥削严重。狗皇帝刘宏派遣的地方官四处搜刮我们的钱财,多少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张角,顺应天命,拯救万民于水火,推翻暴汉,还我百姓太平天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张角下方十万民众,戴上黄巾,手中的锄头镰刀直指苍天,山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一声炸雷响起,紫色的闪电像树根一样布满天空,张角剑指苍穹,“顺应天命,杀!”
  下面十万信众惊为神人,喊杀声震动天际。
  十万信众涌入巨鹿县,杀掉了县令,大军直攻邺城。这样的事情,像约好了一样,青州、徐州、幽州、荆州、扬州、兖州、豫州纷纷响应。
  张曼成自称神上使,杀掉了南阳太守褚贡,带领数万人屯兵宛城。波才于豫州颍川郡杀太守,领兵占城;彭脱击败汝南郡太守赵谦,带数万人占领汝南郡。黑山军张牛角、褚飞燕与于毒响应黄巾军号召,携将领及部众约百万人,四处攻城劫掠,地方豪强大多死于屠刀之下。白波军郭太与杨奉在并州河西郡的白波谷聚众十余万,攻打太原郡与河东郡。青州管亥与张饶率部三十万余众四处攻城。一时间,整个大汉遍地狼烟,郡县官府被焚烧,地方豪强的坞堡被攻破,金银财宝被掠夺。
  此时的洛阳皇宫大殿之上,收到消息的刘宏气的牙痒痒,“谁来告诉朕,这是为什么?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青州、徐州、冀州、荆州、扬州、幽州、豫州、兖州八州之地,竟然出现叛众二百万余人。张角,朕誓要杀你!诸位爱卿谁愿带兵前往,取下叛首张角人头?”
  洛阳城中一匹快马疾驰,马上人高呼:“八百里加急!”
  路上行人纷纷躲避,守卫放行避让,快马直奔皇宫,报信者持信于大殿之下,跪道:“陛下!匈奴单于于夫罗协右贤王去卑率二十万匈奴铁骑进攻雁门郡,雁门郡告急!”
  刘宏听了差点一口气没咽过来,晃悠悠地向后退了几步,被张让搀扶住。
  百官呼:“陛下!保重龙体!”
  刘宏痛呼:“天要亡朕的大汉乎?”
  卢植上前道:“陛下,黄巾军虽有二百万余众,但是都不过一些流民罢了,只要大军一到,便可瓦解。”
  袁绍上前:“陛下可以发布皇榜,招募乡勇自行平定黄巾军,这样就减缓了各地的压力。”
  蔡邕上前道:“陛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击退匈奴的二十万铁骑。”
  刘宏听了气色略微缓和,“诸位爱卿谁愿意领兵北击匈奴?”
  龙焱不愿意面对师兄,于是出列拜道:“末将龙焱愿意替陛下分忧!”
  “好!龙爱卿忠心可嘉啊!传朕旨意:封原骁骑将军龙焱为征虏将军,领兵十万,北击匈奴!封卢植为平北将军,领兵十五万,负责北边黄巾战事。封原辅国将军皇甫嵩为平南将军,领兵十五万,负责南边战事;中坚将军朱儁[jùn](字公伟)领兵五万,两边战事支援。同时,各地可自行招募乡勇,功劳大者,可封侯拜将。”刘宏说道。
  皇甫嵩上前说道:“陛下!现天下大乱,应当解除党锢之祸,以免与黄巾叛军里应外合。”
  刘宏挥袖允诺了。同时他册封何进为大将军,总领战事。
  翌日,洛阳城外校场,各将点兵。龙焱看着下首的十万人,他们除了七万龙焱训练的新兵之外,还有上次打鲜卑的两万余人,剩下的一些是从屯骑营与越骑营挑的精锐。这次龙焱北上就没想着把兵还回来,乱世已经开始了。
  “我曾允诺过你们,有一天带你们马踏草原,将士们,机会来了!匈奴单于于夫罗带甲二十万,欲趁我大汉内乱,占据我雁门郡。将士们!你们答应否?”龙焱高声问道。
  “占我河山问长枪!”十万人大声吼道。
  “匈奴这次有二十万铁骑,他们生来就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弓马娴熟。将士们!你们惧否?”龙焱又是问道。
  “马踏草原裹尸还!”十万人士气如虹。
  “你们都是大汉最精锐的将士,你们也是家中父母最疼爱的儿子,妻儿最牵挂的丈夫。此去北方,你们或凯旋而归,或血洒他乡。将士们!你们悔否?”龙焱拔剑高声问道。
  “一入军营终不悔!”十万人长枪震地。
  “此次北上,连我都无法保证自己是否能够活着,但是我可以保证,世人以后会记得你们的名字,你们是大汉最精锐的士兵,你们的热血为大汉万民所抛洒。将士们,你们愿意追随我否?”龙焱剑指苍穹,声音响彻校场。
  “万死不悔上疆场!”声音直冲九霄,整个洛阳城都听到了将士们的喊杀声。
  龙焱率先翻身上马,龙吟枪直指北方,“出发!”
  十万人跨身上马,龙焱一骑当先,身后烟尘滚滚。
  汉朝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粮,大部分都用来培养屯骑与越骑二营,自上次龙焱鲜卑一战缴获了六万匹骏马后,刘宏勒紧裤腰带,将骑兵扩充至十二万,龙焱这次直接带走了十万。西园八校以及北军五营共五十万大军,此时都被陆陆续续带出了军营。此时洛阳城外的军营里只有五万人。
  龙焱带着十万骑兵北上经过上谷郡壶关之后,一路北上,到达晋阳城。城外黄巾军本来攻城,发现浩浩荡荡不见边际的汉军骑兵,吓得四散而逃。晋阳郡太守亲自来迎。太守宴请了龙焱,世家豪强纷纷拿出钱粮。
  龙焱略微休整之后,便是率军北上,一路上不少流民从北方逃下来。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都是饿死的流民。一群野狗在尸体间跑来跑去,撕扯血肉。行走在路上的流民个个骨瘦如柴,眼神无光。路边的草都被拔光了,只剩下草根。两边的树都是光秃秃的,一位带着半大婴儿的妇人,正在刮着树皮,而怀中的婴儿已经死了好久了,苍蝇围绕妇人飞着。十万将士内心触动,不少将士眼中泛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