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章 六年磨一枪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童渊从屋内走出,带着龙焱来到屋后一处空地,空地上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器材,龙焱被带到一处挂满铜锤的木架前。
  “今日便是让你练这个,待会我摇动铜锤,你从另外一头过来,在躲避铜锤的同时,用枪头击打铜锤。至于先前让你练身法,便是因为没有达到挑水不漏的境界来试这个,你会被打死的。”童渊说道。
  铜锤摇摆,龙焱便开始了训练,躲避了第一个铜锤之后,龙焱用枪头去击打铜锤,没打中不说,被后面飞来的铜锤击中了背部。“嗷!”痛感传来,龙焱忍不住叫出了声。之后便是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一天的训练结束后,龙焱身上被铜锤击中了上百次,身上多处见淤青。
  回到住处,南华真人问道:“熊付,是否残忍了些?”
  “残忍?等到他日后被人身上戳个窟窿的时候,他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残忍。此时他每躲过一次铜锤,日后他上战场的生存几率便又大上几分。”童渊说道。
  夜晚的床上,赵云看见了伤痕累累的龙焱,便向龙焱询问情况,当他得知训练内容之后,赵云默默的记在了心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龙焱便一直开始进行着这惨无人道的训练,原本龙焱想放弃了,他认为这不可能办到,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赵云身上有着不少于自己的伤疤。
  于是龙焱决定跟踪赵云,那天深夜,龙焱假装熟睡。待到察觉到赵云离开房间的时候,龙焱悄悄的跟了上去,在屋后的那个给龙焱带来折磨的场地上,一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孩童,在被铜锤击打之后,默不作声,反而更加大力的用枪头击打身后的铜锤。想到昔日自己训练整日大呼大叫的样子,龙焱心中升起一股羞愤。
  龙焱走上前去,对着赵云微微一笑:“师弟,一起吧。”
  两个少年在风中相视一笑,友谊的种子就此深深埋下。之后的几个夜晚,赵云白天挑水,晚上便来着练习,而龙焱更是没日没夜的训练,师兄弟二人,都卯着一股不服输的劲。而童渊却是惊讶这两师兄弟的改变。
  刻苦的训练给赵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他在二十七日的时间里,做到了将水提上山丝毫不洒。当赵云被带到铜锤摆的时候,赵云的表现更是惊讶了童渊。后来师兄弟两人便是开始了你追我赶的训练热情之中。
  岁月如梭,一年过去了,此时的龙焱正在穿梭于铜锤之间,每一枪都将铜锤击打的更高,刻苦起来的龙焱,逐渐展现出来过人的天赋。一百零八个铜锤,已经无法伤害到龙焱分毫,而赵云只能做到在第89个铜锤之前,不被击到。
  “焱儿,这铜锤你便不用练了,为师带你去看新鲜玩意。”童渊说道。
  童渊将龙焱带到一棵碗口粗的大树前,让他用一百枪,将眼前这棵树刺倒,多一枪也不算过,少一枪也不算过。刺完之后在树桩上刺一百枪,每一枪的枪痕大小和深度都要相同,深一分不算过,浅一分也不算过。
  就这样,龙焱开始每天周而复始的出枪收枪,起初,龙焱一百枪内始终无法刺倒大树,后来的龙焱每次不到一百枪就刺倒了大树。就这样,龙焱开始在这两者之间寻找平衡,等到可以做到一百枪刺倒大树之时,龙焱却发现,在树桩上留下大小与深浅完全相同的枪痕太难做到了。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又过去了三年,这三年时间里,龙焱把这座山给刺秃噜了。于是,童渊便让龙焱去另一个山头继续练。三年时间里,龙焱的身法,对力量的控制,以及出枪的速度都有着很大的提升。不得不说赵云就是一个练枪的奇才,先前与自己拉开较大的距离,此时他也做到了在木桩上留下59个大小深浅一样的枪痕。
  “嘟嘟嘟......”连续一百枪后,龙焱在木桩上留下了一百个大小深浅的枪痕,同时,枪痕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就像华夏阅兵仪式上走过的仪仗队一样。
  这四年来,不得不说也发生了一些大事:
  熹平六年(公元177年)八月,汉灵帝命护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破匈奴中郎将臧旻各率骑兵万余人进攻鲜卑。后被鲜卑首领檀石槐击败,三万余骑兵,最后只带着数十骑回来。灵帝大怒,将三人贬为庶人。
  光和元年(公元178年),交趾郡一带乌浒蛮人反汉,后被镇压。之后,汉灵帝开始在西园卖官,价格依官职大小而定,此时一出,各地有钱的商人纷纷上洛阳买官。
  光和二年(公元179年),巴郡板楯蛮反汉,后汉庭派人督战,战火依旧继续。
  光和三年(公元180年),江夏蛮反汉,后被平定。同时,洛阳屠夫何进之妹,升为皇后。
  诸多蛮人反汉,预示着大动乱的时代即将到来,离黄巾起义已经只剩下4年时间了。而童渊也正式开始教龙焱百鸟朝凤枪。
  “云儿,你也过来听。”童渊说道。
  与对待龙焱的态度不同,童渊对待这个小徒弟赵云特别的好,毕竟赵云虽然年幼,但是天资与勤奋却是不俗。特别是那天童渊得知赵云白天挑水,晚上练铜摆锤的时候,童渊更是对赵云关爱有加。此时的赵云已经有九岁了,气宇间更加英气非凡,隐约之间有一只幼龙盘旋而出。
  “是,师尊。”赵云拱手道。
  “为师让你二人练习身法与力道的把控,就是因为让你们更好的掌握百鸟朝凤枪。百鸟朝凤枪是为师早年历遍山川湖海所悟得的枪法,枪法讲究身法与枪法相结合,一共一百招,每一招的身法和力度都不相同。枪法多变,且以巧胜力。为师一招一招教给你们。”童渊说完便开始舞了起来。
  龙焱与赵云将一招一式都记在了心中,之后二人便开始了刻苦的练习。很快的,两年时间便过去了。不得不说,龙焱在枪法上的领悟真的很高,龙焱将百鸟朝凤枪已经融会贯通。而赵云此时才学到第四十二招。
  这两年来,板楯蛮的叛乱始终未平,而匈奴鲜卑等又时常骚扰边境,汉灵帝卖官,不少出任地方的官吏在辖区内,搜刮民脂民膏,以弥补买官付出的钱财。战乱加上贪官污吏的腐败,大汉百姓过的民不聊生,许多难民被饿死冻死,一股积怨开始逐渐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