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三章 楚汉秘辛

  洛阳皇宫,此时龙焱正在宫外等候。
  “宣骠骑将军、并州牧、将军侯龙焱觐见!”小黄门拉长声音喊道。
  龙焱被门口的小黄门带到未央宫中,此时刘宏正在看歌女舞蹈。这时刘宏发现龙焱进来了。
  “龙爱卿,来,一同陪朕欣赏这舞蹈。”刘宏挥手道。
  龙焱躬身拜道:“陛下!卑职明日就要动身前往并州了,卑职前来是有要事请求!”
  刘宏听了,挥手叫退了乐师和舞女,“不知爱卿前来所为何事啊?”
  “陛下!卑职听说陛下要处死那洛阳城外关押的四十多万的黄巾叛众。”龙焱说道。
  “不错!这些叛贼竟敢造反,死不足惜!”刘宏道。
  “陛下!末将恳请陛下将这四十多万的黄巾叛众交予卑职带往并州。”龙焱伏身拜道。
  “龙爱卿你先起来,说说为何要带这四十多万贼众前往并州?”刘宏问道。
  “回陛下!黄巾叛众本是一些吃不饱饭的流民,大多都是被张角鼓动起来的,若是陛下放过他们交予卑职带往并州,他们会感激陛下的恩德,此为其一。并州雁门郡全郡被屠,缺少人口,若是陛下交予卑职,卑职可以让他们弥补雁门郡的人口缺失,此为其二。黄巾叛众经过战场洗礼,已经有些战力,若是陛下允许卑职带往并州,他们可以成为卑职抵抗胡人的兵源,此为其三。陛下饶过投降的黄巾军,那些还在各州残余的黄巾叛贼见到陛下的仁德,便不会有投降被杀的顾虑,可以加快各州对黄巾叛军的平定,此为其四。总此四条,卑职恳请陛下将城外四十余万黄巾众交予卑职带往并州。”龙焱说道。
  “龙爱卿说的在理,传朕口谕:朕深感黄巾军的不易,遣黄巾部众为并州民,交由龙焱管理。”刘宏对张让说道。
  “喏!”张让出去对门口的小黄门交代了几句便回来了。
  “谢陛下!卑职恳请陛下交予卑职一万人沿途押送黄巾叛贼。”龙焱拱手道。
  “些许小事,朕允了!”刘宏道。
  “卑职谢过陛下!卑职告退了!”龙焱说着便退出了未央宫。
  回到住处后,马元义告诉龙焱,已经准备妥当,兄弟们已经陆续出城了。龙焱吩咐马元义将府中金银细软收拾一下,自己便是出门了。
  出了门的龙焱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府邸前,上前敲了敲门,龙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
  “嘎吱!”开门的是王莺,“小师弟,你来了!师兄,我说吧,小师弟肯定不会忘了我们的!”王莺偏过头对后面的史阿说道。
  史阿上前行礼,“见过将军侯!”举止间颇有些拘谨。
  龙焱觉得有些羞愧,自从学艺完以后,就很少来看望师父和史阿他们了。
  龙焱上前拍了拍史阿的肩膀,“师兄,你这样就见外了不是!”
  “是啊!是啊!小师弟是自己人,师兄你这么拘谨干什么。走,小师弟我带你去见父亲大人,父亲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会很高兴的!”说着王莺就一把挽住了龙焱的胳膊,拉着他前往正厅。
  帝剑师府大厅,坐在上首的王越看见了王莺正挽着龙焱走进来,于是责备道:“莺儿,你个女孩子家家的,成天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王莺快速的缩回了手,朝王越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和你小师弟有话要说。”王越挥手道。
  王莺欠身允诺,就离开了。
  “徒儿,你明日就要动身前往并州了吧?”王越问道。
  “是的,师尊!”龙焱拱手道。
  “你来府中,是想要带我们一起走的吧?”王越又道。
  “洛阳城不安全,我想带您和师兄、师姐一同离开。”龙焱说道。
  “为师留在洛阳还有要紧事要办,你带史阿和莺儿离开吧!”王越说道。
  “师尊......”龙焱刚想说,就被王越的一句话镇住了。
  “我知你乃龙且后代。”王越平淡的说道。
  看见龙焱顿时紧张起来,王越笑道:“你不必紧张,其实我们这一脉,乃昔日项王堂弟项庄的后代。我们世代继承先祖剑法,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改良,如今到我手上发扬光大。当初第一次见你有重瞳之时,为师便知你的不凡。为师与你们一样,继承先祖遗志,推翻汉朝,复兴大楚。为师还知道你们培养了暗卫,安插在各个郡县之中,但是比起我们培养出来的剑卫还是要差上一点的。这样说吧,我们剑卫知道你们暗卫的存在,但是你们暗卫却并不知道我们剑卫的存在。不过不得不说,你们暗卫还是有些本事的,我最近才得到消息,原来十常侍的张让是你们龙家的人。”
  什么?王越是项庄的后代,张让居然是龙家安排的暗手?
  “你不必惊讶,这种势力,都是几百年来一点点积攒起来的。”王越说道。
  “师尊,那像我们这样的遗族多吗?”龙焱问道。
  “你觉得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数百年积攒下来的底蕴,岂是一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就灭得了的?”王越一句话将龙焱问懵了。
  对啊,昔日百家争鸣,又怎是汉武帝的一纸诏令就抹去了的。
  “回去和你父亲说,我们项庄一脉,答应协助你们龙家复兴楚国。我让史阿跟着你,以后剑卫就听从你的调遣了。你走吧!”王越挥手道。
  “喏!”龙焱脑中带着这一股庞大的信息走了出去,他要回去好好消化这一堆信息。
  历史被改变了,三国水很深,楚汉遗族和百家都卷入到了这个乱世,现在的这个世界,已经和自己看过的演义和三国志记载的不一样了。从现在起自己每一步都要必须小心谨慎,这样的乱世,并不是说自己有系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
  龙焱走后,史阿被叫了进来,“师尊,您找徒儿有事吗?”
  “为师要你带着王莺跟随你小师弟,从此以后,剑卫都归你小师弟调遣。还有,你要好好辅佐他,知道吗?”王越说道。
  “是,师尊!徒儿谨记于心。”史阿拱手道。
  当天晚上,龙焱将府内收拾好的细软金银放进了系统。躺在床上,师尊王越的那些话一直萦绕在他心里。
  管他呢,就算乱世再怎么变,再怎么困难,我龙焱也要成为这乱世的雄主!毕竟龙爷爷我也是几千年以后来的,自己还有骑砍系统。想开了,龙焱也就很快的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