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十七章 浪荡小儿

  水镜先生虽是驳了面子,但是还是有着一代大儒的风度,“龙焱贤侄真不愧为一代神童啊!晚上颍川郡内,小辈之间有一诗友会,龙焱贤侄可去看看。”
  “多谢水镜先生告知,既然是先生相邀,小生定是前往。”龙焱不卑不亢道。
  之后在座的儒生一一向司马徽行礼后,便离开了颍川书院。很快的,龙焱在颍川书院舌对群儒并且让水镜先生丢面子的事情便是传了出去。甚至刚开始的那老匹夫一事,众多儒生表示不忿。不过,龙焱神童之事,却是成了共识。之后,他们听说今夜有一诗友会,龙焱会参加,许多表示不服的儒生便是四处找关系,获得进入诗友会的资格。而那些水镜先生的崇拜者,则是想今夜好好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是夜,此时的颍川城内,儒生汇聚在一风雅阁楼,儒生之间互相结识、攀谈。龙焱今夜一人前来,南华真人以小辈聚会为由,拒绝陪同龙焱前来,自己则是和一些老家伙喝酒去了。临行前还告诉龙焱,“徒儿,今夜你若是给他们面子,就是不给为师面子,你放开了玩。”
  这时,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龙焱,“那便是那嚣张的神童。”
  顿时,数百道目光朝龙焱射来,有愤怒,有打量,有欣赏,也有不屑。然而龙焱却是一点不在意,你们看你们的,反正师父交代了,今晚在场的一个面子都不要给。突然,龙焱注意到人群中有一异类,那孩童似和龙焱一般年纪,身材较为精瘦,一身蓝色花纹儒袍,此时正在桌前偷酒喝,是唯一一个没有看龙焱的家伙。
  龙焱提起兴趣,走了上去,说道:“杯满而饮,杯尽而酌,小小孩童浪荡了得。”
  那偷酒小子饮了一杯,便是回道:“客来而聚,客去而散,赫赫神童嚣张非常。”
  “嚣张小儿龙焱。”龙焱拱手道。
  “浪荡小子郭嘉。”那孩童也是拱手说道。
  “哈哈哈!郭兄之性格,倒是与我投的来!既是饮酒,何必偷喝,大碗畅饮便是。自古饮酒多豪爽,酒遇知音恨不归。”龙焱说道。
  “好!好一个酒遇知音恨不归,你我相见恨晚,我们便敞开了喝,用大碗。”郭嘉激动的说道。
  周围的人都打量这两孩童,太嚣张了,这么点大,就如此放肆的喝酒,汝母知乎?龙焱与郭嘉彼此之间碗碰碗,然后一口闷掉。古时候的酿酒技术还很低,没有高浓度的白酒,有的只是和酒糟般的浊酒。两人一碗接着一碗,也不搭理旁边的人。
  “当!”诗友会正式开始了!
  一素袍儒生站了出来,“各位兄台,今日诗友会,以诗会友,我们随意选取命题,在场各位吟出诗句,谁的诗文最佳,便是今夜诗友会的诗王了。后面那两位兄台,别喝了,差不多就行了。”
  龙焱笑道,诗王争霸赛吗?就会会你们。
  “龙兄,你我是否继续?”郭嘉问道。
  “继续,作诗不妨碍某饮酒。”龙焱说道。
  一儒生站了起来,“既然今日神童饮酒,这第一题便是以这酒命题。”
  “我先来!”一褐袍儒生说道:“一杯盏酌,酒也浊,眼也浊。岁月何其蹉跎,路也漫,谁人饮江河。”
  后面陆陆续续起来多人,但是作的诗都差强人意。
  龙焱站起身来,饮下一碗酒水,吟诗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把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好!好一个会须一饮三百杯!好一个将进酒,杯莫停。龙兄,今日我们便饮三百杯,不,三百碗!来!碗莫停!干!”郭嘉此时已有醉意。
  “好!便随君痛饮这三百碗!干!”龙焱一口干掉碗中酒水。
  此时众人也知这酒题高低已见分晓。便是继续第二题,月。
  一锦袍儒生站了出来,“一道玉盘挂空中,百万星辰却见羞。镜中玉盘今何在?却见佳人沐浴中。”
  周围的人都称赞好诗,好诗。龙焱鄙夷,真是好湿,好湿。
  郭嘉说:“龙兄,我便献上一首了!一盏浊酒空对月,两弯清泉出皎月。三人坐看星辰灭,四碗下肚明天见。呼!”郭嘉倒头便睡下了。
  “龙小兄弟,该你了!”那锦袍男子说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四周儒生叹为观止,还沉浸于诗作的缥缈意境之中。龙焱也不管其他,对着诸位儒生一拜,“今日以诗会友无趣的紧,吾友郭嘉已醉,吾便先行离开了。诸位请便,莫要相送。告辞!”
  说完,龙焱扶着郭嘉向自己住处去。那夜,龙焱与郭嘉共枕一夜。翌日清晨,郭嘉悠悠转醒,“龙兄,有酒否?”
  龙焱一听,“郭兄,几时了?”
  郭嘉答道:“吾也不知,适才刚刚转醒,起身觉得脑仁疼,欲要饮酒压压惊。昨夜诗友会,龙兄倒是倒了那些人面子。”
  龙焱说道:“诗友会?无趣的紧,唯有认识郭兄,才是人生一大兴事。不知郭兄今岁年方何兮?”
  郭嘉回道:“吾建宁三年桂月(八月)二八出生。今岁有六。”
  “巧了!某建宁三年蚕月(三月)二八出生,今岁有六。不如你我二人结为异性兄弟如何?”龙焱说道。
  “善!”郭嘉说道。
  两人取香案,焚香,摆上贡品。拜倒在香案前。
  “某龙焱,今日与弟郭嘉今日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某郭嘉,今日与兄长龙焱今日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贤弟!”
  “大哥!”
  “人生如此心事,大哥我们今日喝酒去罢!今日不醉不归!”
  我去,还不醉不归。终于知道历史上郭嘉为什么死那么早了,纯属一酒鬼啊!不过连坑带骗的,倒是把他和自己绑在一条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