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七章 张角病亡

  “二师兄,其实我此次前来,是劝你离开,从此隐姓埋名......”龙焱话还未说完,便被张角打断了。
  “师兄知道此次起义,必定以失败告终,咳咳!但是大汉还未伤筋动骨。曲阳城外有十万汉军,长社还有十二万,这些,将来都会是师弟你的敌人。师兄我想替你多除掉一些是一些,哪怕拼了师兄我这条命!咳咳!”张角微笑着说道。
  “二师兄,别说了,你别说了!呜呜呜~”龙焱哭泣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要是让别人知道你堂堂一个冠军侯,在这哭鼻子,可是有多少人笑话于你。”张角轻轻抚去龙焱眼角的泪水。
  “师兄,其实我可以救你的,真的!我可以救你的,现在北方军事我在负责,趁皇甫嵩还未突破长社之前,你可以走的!师兄!不就二十二万汉军吗?师兄,你知道吗?我在雁门郡打败了二十万匈奴,师兄,相信我!离开,好么?”龙焱哭着说道。
  “傻师弟,师兄我当然相信你,不过就算师兄我离开了,师兄也活不久了。咳咳!师兄便不瞒你了,其实师兄我并不是染了风寒,是染上了不治之症。师尊离开,是四处替我寻找草药去了!咳咳!”张角说完咳出了一大口血。
  “二师兄!”龙焱赶紧上前扶住张角。
  “不打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张角微笑的说道。
  龙焱搭手要去把脉,张角摸了摸龙焱的头。
  “师尊已经看过了,是心肺有异物堵塞病变,肺部日渐衰竭。师尊开了药方,也没能延缓病变扩散的速度。咳咳!”张角显得很淡然。
  堵塞?病变?扩散?莫非是肺癌?如果是这样,那师兄.....
  “师兄......呜呜呜~”龙焱又开始落泪。
  “你瞧瞧!又哭鼻子了,师兄知道命不久已,但是师兄我唯一牵挂的便是我那女儿张宁,她今年才八岁,师兄想你今晚带他离开曲阳。我让周仓带着五千黄巾力士与你一同离开,他们是我这些年来精心培养出来的。咳咳!”张角说道。
  “师兄,我一定将她当亲生妹妹一般看待。”龙焱眼中泛着泪光,他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张角了。
  “噗!”张角又是喷了一口血,“师兄我是想让你将来娶她!”
  “啊?师兄,这......”龙焱支支吾吾道。
  “怎么?连师兄这最后一点要求都办不到吗?”张角假装生气道。
  “师兄,我娶,将来我一定娶!”龙焱保证道。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现在就带张宁出城,我去唤周仓过来。”张角说完便推门出去了。
  张角回到自己房中,命人叫来了周仓。
  “天师!”一身穿黄巾铁甲的魁梧汉子抱拳道。
  “周仓,你跟随本天师已经多年了,如今本天师我大限将至,我想让你今夜带着张宁随冠军侯出城。从今往后,你要将冠军侯当做我一样看待。咳咳!”张角说道。
  “天师!”周仓眼中泛着泪光。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走吧!”张角挥了挥手。
  张角取出笔墨,拿出蔡侯纸,在上面写道:
  “本天公将军,使命已尽。现受上天召唤,魂归天庭。冠军侯龙焱,乃金龙帝星转世,顺应天命。其曾于丛林深处斩杀一条赤色大蟒,此乃赤帝之子。大汉将灭,冠军侯龙焱乃天命所归。他将继承我的一切,他便是太平道的主宰。——天公将军张角书”
  张角又抄录了十几份,叫人连夜快马送到各个渠帅手中。他又唤来张宝与张梁两位弟弟。
  “大哥!你怎么样了?”两人进来问道。
  “咳咳!时日无多了。我师弟前来劝我离开,我没应允。但是你们不同,你们可以离去。”张角说道。
  “大哥哪里的话,昔日我们兄弟三人,被老仙相救。一路走来,经历多少坎坷,弟弟们怎能弃兄长而去,我等愿与兄长共存亡!”张宝与张梁跪在地上说道。
  张角将二人扶起来,说道:“好!咳咳!我们兄弟三人,共存亡!咳咳咳!”张角猛咳一口,栽倒下去。
  “大哥!快!快传郎中!”张梁喊道。
  而此时的龙焱则是带着五千黄巾力士,与周仓、裴元绍一起出了城,周仓怀中抱着还在熟睡的张宁。龙焱将他们安排在城外的一处破败的村落里,便回了军营。
  第二天,天刚刚亮,张角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咳咳!下......下令,攻打汉军......你们二人......多杀些汉军......帮......帮冠军侯扫平......咳咳!以后的障碍......知道......”张角咽过气去。
  “大哥!”张宝与张梁痛声叫道
  到了中午,汉军军营内,淳于琼快步进入营帐,“晋阳侯,好消息啊!曲阳城城内黄巾军皆穿缟素,城中旌旗都换成了白色。我派数十探子进城,终于有一人带出消息,贼首张角死了!”
  “太好了!”龙焱狠狠掐着大腿,假装很兴奋的样子。
  然后,龙焱转过头去,说道:“命令全军,准备攻城!”
  “喏!”淳于琼激动的出了帅帐。
  而此时的龙焱,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二师兄!”龙焱凝噎着。
  之后,龙焱穿上甲胄,骑上赤云,带着十万将士出了城,那一万骑兵被留在营中。淳于琼疑惑,龙焱解释说是怕黄巾军劫营。淳于琼听了,很是佩服,说龙焱考虑周全。
  张梁与张宝听说冠军侯来战,他知道大哥的打算,便是带人倾巢而出。三十万对十万,龙焱拍马上前,对面张宝也是驱马过来。
  “我师兄他......”龙焱问道。
  “大哥,他病故了,临终前交代,哪怕拼光所有人,也要将汉军重创。”张宝回道。
  “为什么你和张梁不走!”龙焱问道。
  “呵!我们与大哥愿意共存亡,小子,照顾好我侄女,别亏待了她!看刀!”张宝提着大刀向龙焱砍来,龙焱提枪抵挡。
  张梁提枪在后喊道:“为了天公将军,儿郎们,随我杀!”
  淳于琼长枪直指前方:“将士们,诛杀贼首张梁与张宝,赏钱万贯!”身后十万将士兴奋的冲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