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五章 收服黄巾俘虏

  曲阳城外一处丛林,龙焱胯下赤云缓缓向前。突然,龙焱面前突然窜出一赤甲大汉。
  “主公!您来了!”仔细一看原来是周仓。
  “周仓,师兄他们的遗体转移了吗?”龙焱问道。
  “转移了,当圣女看见天师的遗体时,蹲在遗体前哭了一整天,最近她才从悲痛中走出来。”周仓说道。
  龙焱一路上又问了一些最近的事,自从龙焱走后,为了避免这里被发现,周仓安排人到前面丛林放哨,裴元绍和周仓轮流换班。
  走着走着,便是到了村中,此时的村落已经被拾掇的干净,前面还放了拒马等防御建筑。村前修起来了一座大门,门口赤甲军士在守着。
  “主公!”见龙焱来了,门口哨兵拱手行礼道。
  进门后,村中被收拾出一块空地,不少将士在操练,裴元绍见龙焱来了,赶忙跑了过来。
  “主公!”裴元绍拱手道。
  然后裴元绍一声集合,训练的士兵迅速集合到龙焱面前,一个个龙精虎猛,龙焱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继续训练,便是和周仓与裴元绍一起进入到屋内。
  屋中一女孩正在做着绣工,好像是一件战袍。那女孩似乎发现有人进来,抬头一看,见进来的是一俊俏少年,便是放下手中针线,兴奋的喊道:“龙大哥,你来了!”
  “嗯!宁儿,你在绣什么?”龙焱问道。
  张宁不好意思的拿了出来:“是绣给你的战袍,先前听周叔叔说,你的战甲没有战袍,于是便想着给你绣一件......”说着说着,张宁的声音越来越小。
  “拿来我看看。”龙焱伸手说道。
  从张宁手中接过战袍一看,赤色的战袍绣着一条金色的螭龙,那龙栩栩如生,煞是好看,只是龙爪少了一只,应该还没有绣完。
  “还差一只龙爪,不过很快就好了。”张宁说道。
  “嗯,挺漂亮的,我很喜欢。”龙焱说着,将手中的战袍交还给张宁。
  龙焱告诉张宁,打算带她明日前往军中,将那四十余万的黄巾众彻底收服,现在的他们十分不稳定,若不是波才帮忙,自己的一万五千将士根本压制不住他们。张宁同意了,周仓下去叫焱甲军将士收拾东西,明天出发。
  晚上,龙焱在山上打了几只野兔和野猪,在村中广场上燃起篝火,龙焱亲自烤肉给将士们吃,一夜众人过得十分愉快。在大家都熟睡的时候,张宁拾掇了些柴火,带到屋中点起,在火堆前坐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未亮,龙焱睁开眼,篝火已经熄灭了,周围将士还躺着,却不见张宁。转过身,发现屋中还亮着些许火光,龙焱悄悄过去,发现张宁正在绣战袍,而她泛红的眼睛告诉龙焱,她一夜未睡。
  “终于好了!”张宁伸了个懒腰,却是发现龙焱站在门外,“呀!”张宁一阵脸红。
  龙焱走上前去,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昨夜不睡觉!”
  “宁儿只是想让龙大哥你早点穿上战袍而已。”张宁说道。
  “下次不准这样了,知道吗?”龙焱说道。
  “嗯。”张宁轻嗯了一声。
  龙焱从张宁手中拿起战袍披上,“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天还未亮,你先睡一会儿。”
  张宁点了点头。
  到了晌午,龙焱叫醒张宁,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焱甲军前往曲阳城外的大营。
  来到大营后,龙焱让副将将黄巾俘虏全部集结过来。反正这些人都属于自己的嫡系部队,龙焱也不想遮掩什么。
  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龙焱将张宁拉倒身边,高声问道:“尔等认识否?”
  波才站在前排第一个注意到,赶紧拜道:“圣女大人!”
  周围黄巾陆陆续续跪倒在地,四十余万人喊道:“圣女大人!”
  张宁上前说道:“我父亲大人,临终前将我交予冠军侯(黄巾军只知道龙焱是冠军侯)照顾,并且决定让冠军侯继承太平道。还有父亲大人和两位叔父的遗体被冠军侯秘密藏了起来,送往洛阳的是他人的头颅!”
  马元义也上前说道:“狗皇帝刘宏本欲处死你们,是冠军侯到那狗皇帝面前奋力请求才将你们救下来的。”
  “冠军侯仁义!我等冒犯冠军侯,辱骂冠军侯,冠军侯都未曾对付我们,而且一路上冠军侯对我们照顾有加。我等愧疚哉!”不少黄巾军开始忏悔。
  波才上前跪道:“冠军侯如此心胸,且大贤良师也有遗言,我波才愿意誓死追随冠军侯!”
  “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冠军侯!”四十余万黄巾军喊道。
  “大家起来!我知各位有不少家人留在家中,此去并州乃是久居,若是各位信得过我龙焱,你们便各自回去,携带家中老小前往雁门郡,并州的大门永远为你们而开。你们到粮官那里登记后,便可取一月的干粮。若是家中无人者,愿意追随我的便去兵曹掾[yuàn]吏处领取铠甲和兵器;若是不愿意的,便到粮官那去取粮罢!”龙焱说道。
  “冠军侯仁义!我等定携带家人前往雁门郡!”下面不少人说道。
  在接下来的三日里,军营里陆陆续续离开了四十万人,都是家中有亲人,而且愿意前往雁门郡的。留下来的有三万人,都领取了铠甲与兵器,龙焱将他们交给了波才管理。四十余万人都表示愿意追随龙焱,龙焱很欣慰,这些以后都将会成为他征战天下的助力。
  在离开的时候,龙焱在周仓等人的引导下,带着波才来到张角的坟前,此处很静谧,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龙焱跪下道:“二师兄,我一定会照顾好宁儿的,你在泉下放心。”
  翌日,龙焱带着五万人准备动身前往并州,行军数日,到达了邺城。在邺城休整的时候,倒是发生了一件趣事,邺城甄家邀请龙焱前往府中一叙。
  甄府正厅,甄逸拱手道:“素闻将军侯龙焱器宇不凡,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甄兄过誉了,不知甄兄邀本侯前来所为何事?”龙焱问道。
  “甄家想与将军侯做一个交易。”甄逸说道。
  “哦?说来听听!”龙焱饶有兴趣的说道。
  “甄家愿意随将军侯一同前往并州,并且支持将军侯五年内的一切用度和开支。”甄逸说道。
  “要求。”龙焱说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点龙焱是知道的。
  “让甄家在并州各郡开办产业,同时将马匹卖与甄家,甄家除去支付马匹的价格之外,马匹所得的利润五五分成。将军侯负责派兵护送我们去各郡贩卖即可。”甄逸说道。
  怪不得甄家这么有钱,没想到有这么高的商业头脑。龙焱占据并州,甄逸看出龙焱肯定会北伐匈奴和乌桓,那么缴获的马匹就是一笔巨大的商机。数十万的马匹,龙焱不可能全部用来发展骑兵,那多出来的马匹就可以被贩卖到南方各郡缺马的地方,马匹贩卖是暴利。
  “成交!”龙焱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去往并州发展是及其耗费钱财的,甄家愿意承担自己五年来的一切用度和开支,这就可以帮助龙焱在五年内将自己的势力培养壮大。到时候乱世一到,自己便有了与天下人争雄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