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八章 凉州叛乱

  回到府邸的龙焱在思考,自己虽然拥有了并州,但是自己唯一能掌控的也只有雁门郡,像太原郡、乐平郡、新兴郡、西河郡与上党郡这五郡虽说归自己管,但是实际把控都在各郡太守手中。
  现在雁门郡发展需要一个内政型的人才,想来想去,龙焱还是打算去一趟龙阳城,把二叔龙歆叫过来。记起来了,黄忠在城门的时候说,有挖到煤矿,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再说。
  “来人!去将黄忠将军叫来!”龙焱叫道。
  不一会儿,黄忠便是进来了,“主公!”黄忠拱手道。
  “忠叔,这段时间便是辛苦你了!我记得在本侯到达雁门郡之时,忠叔你曾对我说过挖到了黑土。不知忠叔可否带我前去看看。”龙焱说道。
  “回主公,在平城郊外。”黄忠拱手道。
  “好,你叫一人领我去,你回军营训练他们吧!这六万人将是我征伐各郡县的力量,你可要好好训练他们!”龙焱说道。
  “喏!”黄忠拱手告退。
  不多久,便是来了一人,名叫王巳,是他挖出的黑土。龙焱又命人将甄逸也叫了过来,甄逸在来到雁门郡后,龙焱封了他一个雁门郡郡丞的官职。龙焱带着甄逸以及五十名焱甲卫,在王巳的带领下,来到了平城外的一处地方。
  “主公,这边就是黑土。”王巳说道。
  龙焱点了点头,上前捡起一块煤矿石,对甄逸说道:“伯才,你觉得这黑土有价值否?”
  甄逸拱手道:“如此丑陋,做玉石卖,怕是无人问津,做城防建筑又似乎太脆。”
  “哈哈哈!伯才,谁说本侯要拿它当玉石卖。来人,取火石来,替本侯生起一堆火来。”龙焱说道。
  不一会儿,一焱甲卫便将火堆生起来了,待到火只剩下些带着火星的余烬。龙焱将那块煤矿石放了上去,甄逸在震惊的看着煤矿石一点点的烧红起来,散发出大量的热量。
  嘶!甄逸眼光独到,自然意识到了商机。
  龙焱说道:“北地多寒冷,冬天更是极其严寒,木炭紧俏。此物比木炭更易取暖,使用的时间更长,且用于炼器,比木炭效果更佳。伯才,现在你觉得此物有价值否?”
  甄逸伏身拜道:“如有此物,雁门郡,不,整个并州的百姓都可轻松度过寒冬。”
  “这件事你来安排,先将他们开采出来,卖与并州的一些世家,那些百姓只要前来登记户籍,便发予他们一袋过冬。”龙焱说道。
  “雁门郡倒是没有问题,我怕其他各郡的太守不肯配合!”甄逸拱手道。
  “你去传我一道指令,就说我让各郡太守来一趟,探讨并州境内的白波军问题。若是他们来了便好,若是不来,明年开春我将他们和白波军一同收拾了!”龙焱说道。
  “喏!”甄逸拱手便下去了。
  没有董卓又算什么,只要刘宏一死,十常侍和何进没有人制约,宦官与世家之间的斗争肯定会爆发。到时候只要任何一方势力进入洛阳,就必定掀起乱世。所以我一定要在乱世到达之前,将整个并州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三日后,只有太原郡太守崔均(字元平)与新兴郡太守赵殷前来,西河郡太守张甾、上党郡太守张扬(字雅叔)和乐平郡太守高嵩三人皆称身体抱恙。
  崔均龙焱是知道的,崔钧(字州平)的兄长,为人忠义。不过他父亲给二人取的名都是同一个读音真的好么?张扬龙焱也是知道的,为人勇猛。既然他们三人已经站队了,就别怪我龙焱心狠手辣了。
  崔均拱手道:“元平见过将军侯!”
  那赵殷也是拱手道:“见过将军侯!”
  龙焱与他们二人寒暄了一番,便将统计两郡户籍的事情和他们说了,还有便是煤矿石的发放。
  崔均拜道:“将军侯如此体恤百姓,元平愿为将军侯效犬马之劳!”
  那位赵殷也是跪下表示臣服。龙焱让他们具体的事情与甄逸商量,便是叫了百名焱甲卫,前往龙阳城。
  到了龙阳城后,龙焱被告知龙复等人正在议事厅议事。
  “父亲大人!各位伯父!”龙焱拱手道。
  “焱儿,凉州发生大事了!”龙复神情严重的说道。
  “不知凉州发生了何事?”龙焱问道。
  “还是让你四叔说吧!”龙复道。
  龙虢起身说道:“原凉州司马马腾接管了董卓在凉州的所有势力,北地郡先零羌、湟中北宫伯玉与李文侯、汉阳郡王国、陇西太守李相如、金城郡韩遂(字文约)与边章等人共立马腾为凉州牧,聚兵八十万余众。原并州刺史丁原带领的七万并州军现在被阻挡在凉州境外。”
  嘶!马腾接管了董卓的全部势力?北宫伯玉、韩遂、边章,凉州聚兵八十万,马腾素来忠义,但是为何会反朝廷呢?不对,我记起来了,公元184年,马腾确实响应过北宫伯玉等人造反,只不过这次更厉害,八十万。
  “父亲大人,孩儿觉得他们这么闹反而对我们有利,如今刘宏依旧有些实力,洛阳城内还有二十万大军。丁原的七万人,肯定打不过马腾的八十万,那么朝廷肯定会派兵前往,到时候这二十万大军必定有所损耗,甚至损失惨重。除此之外,刘宏肯定会让各州派兵增援,我虽为并州牧,但是乐平郡太守高嵩、西河郡太守张甾与上党郡太守张扬等人皆不服于孩儿。他们与凉州相近,到时候孩儿便派他们前去,若是他们去了,肯定实力大减,那么孩儿将来对付他们便轻松了许多:若是他们不去,便是违抗圣旨,藐视上令,到时候孩儿一纸文书发到洛阳,便可将此三人直接换掉,从而掌握并州。所以不管他们去与不去,都对孩儿有利。现如今我们最重要的便是发展并州北地三郡,此次孩儿前来是想带二叔前去雁门郡。”龙焱说道。
  “嗯!焱儿你说的在理,仲仁,你便随焱儿去雁门郡罢!”龙复说道。
  “是!大哥!”龙歆拱手道。
  “对了,四叔,麻烦您让暗卫帮我找三个人,一人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见人便陈自己为中山靖王之后,汉景帝玄孙,此人名叫刘备,字玄德。一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此人名叫关羽,字云长。最后一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此人名叫张飞,字翼德。若是四叔寻得此三人,还请通知我一声。”龙焱说道。
  “好!若是暗卫有消息,我定通知你。”龙虢说道。
  “父亲,此次从洛阳城回来,还有一事禀告。家师帝剑师王越乃昔日项王之弟——项庄后人,师尊麾下有一剑卫,现在师尊将他交予了孩儿,他说愿意协助我们复楚。”龙焱说道。
  “剑卫?不曾听说,要不将他们编入暗卫?”龙复问道。
  “父亲大人,剑卫自成一系,而且似乎比我们龙府的暗卫强大许多。”龙焱说道。
  “不可能!暗卫是我们龙府几代人培养出来的,怎会不如剑卫。”龙虢不信道。
  “四叔,十常侍的张让是我们龙府的暗卫吧!”龙焱说道。
  “你......你怎知晓?”龙虢和龙复都是问道。
  “是师尊告诉我的,孩儿将剑卫之事说出,是想提醒四叔,昔日遗族都不容小觑,我们不能盲目自大,暗卫从今以后行事都需要格外小心些才是。幸亏发现张让的是师尊,若是他人发现,洛阳城内多年的布置就会毁于一旦。”龙焱说道。
  “嗯!焱儿说的在理,季虎,日后联络要小心。”龙复说道。
  “喏!”龙虢拱手道。
  之后,龙焱带着龙歆便动身赶往雁门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