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五十章 吕布降

  看着被杀之人的着装,华雄断定这人或许便是丁原了。于是华雄翻身下马,从地上拿起丁原的脑袋,高声呼道:“丁原已死,降者不杀!”
  身边的西凉铁骑也是跟着呼喊道:“丁原已死,降者不杀!”
  并州兵听说主帅丁原被杀了,纷纷停下脚步,不再逃窜。营寨中四万人,除去死掉的和已经逃掉的一些,现在营中还剩下不到两万人。华雄下令打扫战场,这时一西凉骑兵跑来。
  “将军!前面有个营寨有许多钱财!”那兵兴奋的说道。
  华雄挥手道:“命人在寨中寻找辎重马车,将东西运往武威!”
  “喏!”那人下去安排去了。
  而此时的吕布在斥候的指引下,缓缓的靠近了斥候所说的粮草大营。看见寨中一队队的西凉兵在巡逻,而且营中的粮仓似乎都堆满了,吕布不再疑惑。吕布兴奋的喊道:“儿郎们,随本将军杀进去,抢粮!”
  吕布一马当先,身后三万并州狼骑紧紧跟随。守寨的士兵见了,四散而逃。
  高顺(字伯平)扬鞭上前提醒道:“将军,小心有诈,敌军不奋力抵挡,反而四处逃窜......”
  “诶!伯平,他们是被我们并州狼骑的勇猛吓坏了罢!”吕布不以为然。
  “希望是我多虑了!”高顺说道。
  “儿郎们,不用追击,先装粮!”吕布方天画戟一挥,破开粮仓。“哐啷!”一股褐色的液体带着气味儿流出。
  “不好!是猛火油!中计了!”吕布叫喊道。
  “将军!是猛火油和干柴!”高顺也发现了。
  “快!快!快撤出营寨!”吕布急切的喊道。
  正在这时,埋伏在四周的李傕和郭汜下令道:“火箭准备!放!”
  铺天盖地的火箭射向营寨,顿时营寨中响起一片惨叫声,不少人被火箭射中。然而这还没有完,那些落在粮仓的箭支很快将营寨都点燃了起来。
  “碰!”那些受到高温燃烧的猛火油罐猛然爆炸开来。猛火油带着一团团火焰炸进人群中。马匹受到惊吓,四处乱蹿,不少人从马上跌落下来,然后被受惊的马匹践踏而死。
  “啊!”不少燃着的士兵疼得在地上打滚,但是四周混乱的人与马匹很快就将他们踏成了血泥。空气中开始出现了焚烧尸体的刺激性气味儿,猛烈的火焰燃烧着一切,许多燃着的士兵在四处逃窜,然后烧死在路上。除了四周汹涌的大火,天上还有从未停止的漫天火箭。
  在混乱中,吕布胯下的大宛骏马被射死,跌落在马下的他颇有些狼狈。吕布用方天画戟劈开一处燃着的木栅栏,带着高顺等数十人逃了出去。士兵们见此处有生机便是蜂拥的向这边涌来,但是因为洞口比较小,人又特别多,不少士兵被后面的推到在地,然后被践踏而死。
  “啪!”营寨倒了下来,因为人群太过簇拥,不少人都来不及逃脱便被直接砸死。连唯一的出口都被堵死了,看见四周猛烈的火光,不少人眼中充满了绝望。
  “咳咳咳!”浓烟被大量吸入体内,不少人已经开始出现不良症状,空气中的氧气也越来越稀薄,这些士兵最后都缓缓地倒在了火海中。他们临死前的脸上都充满了惊恐与绝望,更多的是不甘心。
  吕布等人终于逃了出来,但是身后只跟着逃出来不到百人。吕布突然看见人群中的那个斥候,怒火顿时蹿了起来。
  “狗贼误我!”手中方天画戟猛地扔了过去,那斥候直接被钉死在树上。吕布走过去,将方天画戟拔了出来,便是往陇县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的路程,突然四周丛林一阵喊杀声,两万西凉兵将这数十人围了起来。
  人群中一手持截头大刀的魁梧汉子走了出来:“庞德奉主公之命,在此等候多时了!投降不杀!”
  吕布虽有不甘,但是没有马匹,身后这数十人,是断断不可能从两万人的包围中杀出去的,于是他放下了自己的骄傲,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那杆方天画戟。
  “当啷!”见吕布放下了武器,身后这数十人便都将武器扔在了地上。
  “把他们都给我绑了!”庞德下令道。
  西凉兵中走出一百余人将这数十人捆了起来,带往武威郡,交由马腾发落。
  武威郡内,吕布等人被押送进了大厅。
  “跪下!”左右想用力将吕布按在地上。
  但是吕布内心是何等骄傲的人,任凭那二人怎么用力,都无法撼动吕布丝毫。
  “哼!”吕布不屑的哼了一声。
  左右恼火,一拳便是打出,直奔吕布肚子上而去。
  “住手!”马腾喝住了左右,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个傲气的小将,倒是激起了他的兴趣。
  “台下那人,你叫什么名字?”马腾问道。
  “哼!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乃九原虢虎吕布,吕奉先是也!”吕布傲气的说道。
  “吕布?可是昔日帮助将军侯龙焱一起对抗匈奴的那个吕布?”马腾问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能怎样?”吕布说道。
  “有些意思,我倒是听说过你一些名声,羌人说你是飞将军在世。不少羌人听说你的名字,倒是害怕的紧。效命于我,如何?”马腾问道。
  “哼!冒认凉州牧的厚颜无耻之徒,有何本事让老子效忠!”吕布说道。
  “大胆!竟敢冒犯主公!”周围各将顿时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哼!若是让老子腾出手脚,你们这些杂碎,就算一起上,也不是老子的对手!”吕布傲气的说道。
  见众将真要动手的样子,马腾安抚了一下众将士的情绪。
  “或许你见了一样东西,就会改变你心中的想法了!来人,将东西带上来!”马腾说道。
  “咔!咔!咔!”一身穿铁甲的魁梧汉子拎着一黑色布袋走了进来。
  “华雄,打开它!”马腾说道。
  那魁梧汉子直接将那人头倒了出来。
  “义父!”适才死活不肯下跪的吕布,噗通跪在地上,看着眼前那睁圆着眼的丁原。
  过了好久,吕布缓缓的抬起脑袋,看向华雄的眼睛充满着怒火。
  马腾劝道:“怎么样?考虑清楚了否?你义父已死,留给你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追随于我,要么追随于他。”
  吕布将心中的怒火深深的藏了起来,“末将吕布,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好!奉先,你是个聪明人,你如此本事,若是追随你义父而去,那是多可惜啊!来人!替吕布将军松绑!”马腾说道。
  贾诩与李儒想劝,马腾却是摆摆手,“他无兵马,只能效忠于我,他是个明白人,不然他便不会投降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