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六十五章 计破张掖

  张掖县外某山谷处,一赤甲斥候走了进去。
  “主公!张掖县有兵马调动!趁着夜色有一批西凉兵离开张掖县直奔武威而去!根据火把的数量来看,约莫三万人左右!”那斥候说道。
  “三万吗?看来张掖县里兵马最少还有五万到六万人左右!这三万兵马,公孙瓒那边应该吃的下。”龙焱说道。
  “主公!张掖县有六万人马,我们还是吃不下的!”张辽说道。
  “哼哼!他们不是喜欢诈营嘛,我们也诈他一次!等会公孙瓒那边打起来,肯定会有西凉兵马向张掖县逃窜,你带着三五百人跟着逃窜的西凉兵进城!等到第二日天明之时,你带着兄弟们在营中放火!然后夺下城门,只要坚持半柱香时间,张掖县的守军必亡。”龙焱说道。
  “主公好计谋!”张辽说道。
  而此时的郭汜,正带着三万西凉兵马向武威城赶去。
  “将军!远处有火光!”埋伏在谷地之中的汉军前来报道。
  “叫将士们准备好弓箭!”臧霸说道。
  “臧霸将军,弓箭手便交给你了!我领一路骑兵在侧,待到箭羽射完,我便领兵掩杀过去!”公孙瓒说道。
  “此计甚好!”臧霸说道。
  待到郭汜带着兵马路过谷地的时候,臧霸大声呼道:“儿郎们!给我朝有火光的地方齐射!不要吝惜羽箭!”
  “咻!咻!咻!”漫天的箭雨射向郭汜的军队。
  因为夜色太黑,西凉军根本不知道箭雨从何处射来,也无法抵挡,只能胡乱舞着刀剑。后来发现效果甚微,西凉军开始出现了混乱,点点火光四处逃窜。郭汜则是夹马往张掖县方向逃去。发现西凉军队开始溃逃了,公孙瓒叫士兵们点起火把,带着骑兵冲杀了过去。
  满地的鲜血,横七竖八的尸体,四处散落的兵器,以及一些还在燃烧的火把。寂静的谷地变得一片狼藉,微风过后,还有着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儿。
  “杀!莫要走脱了敌将!”公孙瓒挥舞着长枪说道。
  逃窜的西凉兵,被身后追赶的幽州骑兵肆意屠戮。这时,从远处跑来一赤甲骑兵。
  “吁!公孙将军,将军侯有令,不要再追杀下去了,放这些西凉骑兵回张掖县。”那斥候说道。
  “不追了?将军侯可有说是何缘由?”公孙瓒问道。
  “破敌之策不可泄露!还望公孙将军体谅!还有将军侯说了,张掖县的西凉兵到时候会有大量逃往武威城,将军侯叫公孙将军您把守好要道!”那斥候说完便驱马离开了。
  “将军!”旁边严纲问道。
  “我们回去!一切按照将军侯指示行事!”公孙瓒开始调转马头。
  “喏!”严纲答允道。
  而此时,张辽见前方约莫千骑,便是带着百来身穿西凉军衣甲的骑兵跟了上去。
  快到张掖县营寨之时,那哨兵发现了远处奔来的骑兵,便是喊道:“来者何人?”
  “瞎了你的眼,本将军都不认得了?”郭汜臭骂道。
  “是郭将军!快放行!”那哨兵借着营寨上的火把,看清了来人的外貌。
  “嘎吱!”营寨大门被缓缓打开。
  郭汜拍马进去,张辽则是跟着西凉兵混入城中。
  帅帐之中。
  “可恶!本将路过山羊谷的时候,遭遇到了伏击,看样子,汉军早就等在那里了!”郭汜说道。
  “这可能是汉军的围点打援之策。”王方说道。
  “哎!现在也不知道武威是什么情况!王方,你怎么看?”郭汜问道。
  “汉军短时间是攻不下武威城的,你我也知道主公身边也有不少能臣猛将。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守住张掖县,不能让汉军劫了粮草。”王方说道。
  “王将军说的有理。”郭汜认同道。
  而张辽则是带着四百多名混进来的将士到了一处隐蔽之地。
  “李尚,你带着两百弟兄悄悄混到粮仓附近,待会等本将军在营寨前弄出动静之后,你便带兄弟们以最快的速度将营寨内的粮草给本将军点了!”张辽说道。
  “喏!”那叫李尚的汉将回道。
  之后两人便各自离开行动了。张辽等了约莫半柱香时间,听到营外鼓声大作,便是行动了起来。
  “将士们,随本将军杀开一条血路,为主公打开大门!”张辽手持月牙戟挑死两名西凉兵后,便是带着两百多名士兵来到营寨大门前。
  “喝!”张辽扔下月牙戟,双手狠狠抓住大门,试图打开,又是来了几名士兵开门。
  “杀!”一队队西凉兵杀到。
  张辽捡起月牙戟冲了上去,嘴上喊道:“将士们!死守大门!”
  汉军与西凉兵短兵相接,张辽一人挡住了大量的西凉兵。而此时的龙焱带着六万多汉军冲了上去。
  “将士们!随我杀!”龙焱长枪直指,胯下赤云快速地与大军拉开了距离。
  张掖县粮仓外围,见许多西凉兵马被营寨门口吸引了过去,李尚带着两百弟兄们开始放火。
  过了一会儿,有西凉兵似乎发现了,“走水了!走水了!”
  李傕、郭汜与王方各自从营帐中出来,李傕拉着一西凉兵问道:“怎么回事?”
  “将军!粮仓着火了!营寨门口出现了一队汉军人马,打开了营寨大门。”那兵说道。
  “怎么会有汉军进来?”李傕问道。
  “不好!定是跟着我一起混进来的!”郭汜觉察到了。
  “郭将军,你带人前去救火!我与李将军去将营寨门口的汉军解决了。万万不可让汉军进来。”王成说道。
  三人各自行动,李傕和王成也是带人来到了营寨门口。此时二人见一身穿西凉衣甲的汉将在营门口拼杀,鲜血染红了整件衣袍,身上已经挂了不少伤痕。靠近他的西凉兵,大多都被他手中的那杆长戟夺取了性命。因为他的勇猛,不少西凉兵畏惧不前,所以他面前空出一大块空间。
  “尔等愣着干嘛?给我上啊!”李傕喝道。
  “杀!”西凉兵簇拥而上。
  “啊!”张辽手持月牙戟一顿挥砍,又是带走了十几个西凉兵。
  “驾!”龙焱骑着赤云高高跃起,白鸟朝凤枪迅速刺出,带走了十来个西凉兵,身后张绣也是驾马赶到,身后跟着周仓以及五千焱甲卫。
  “周仓,带着兄弟们杀进去!”龙焱说道。
  “喏!”周仓带着五千赤甲洪流冲杀了进去,所过之处,人头滚滚。
  龙焱来到张辽身边,张辽早已力竭,见龙焱来了,便是说道:“主公!末将不辱使命!”
  说完便缓缓到来下去。
  “张绣?你果然投靠了汉军!”李傕说道。
  “哼!还不是你逼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来战吧!牢中你给我的屈辱,今日我张绣都要找回来!”张绣说道。
  “我也早就想领教一下你北地枪王的高招了!”说着李傕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