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二章 帝剑师王越

  经过数日的长途跋涉,龙焱一人单枪匹马的来到了河南郡,经过了天下第一大关——虎牢关,通过虎牢关龙焱向西到达了温县。在河南郡的温县稍作休息之后,龙焱便动身前往洛阳城。在入城前,龙焱将龙吟枪和檀木弓收入到系统中,太招摇不是龙焱的性格。
  龙焱穿过一片森林,便是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城卧睡在那里,城外一条蜿蜒的大河,大河之水被引入到城外的护城河洛河之中。洛阳城背靠邙山,不少守卫把守着各城门要塞。龙焱下马步行,在城门接受检查时,一辆马车从龙焱身前经过。透过马车的纱帘,龙焱看到的是一个仪表极其端正的六岁女童。
  龙焱问道:“城门大哥,这马车上的是洛阳城里哪家的大小姐?”
  那城门大哥看向龙焱说道:“小兄弟,你是外乡人吧!这是我们洛阳城大儒蔡邕家的千金,据说是去卫家刚刚回来。哎!可怜了蔡大小姐,卫家虽是名门望族,受先祖卫青荫蔽,可惜卫家二公子卫宁却是从小体弱多病。蔡大小姐嫁过去怕是......”那城门大哥欲言又止。
  卫宁?怕是那病痨鬼卫仲道了。想想一大才女蔡琰,嫁给卫仲道后,卫仲道早死,使得蔡琰守寡,更是导致后来她被南匈奴左贤王劫去,在外漂泊数十年。龙焱对这位汉人女子挺钦佩的,既然我来了,就改变她凄惨的命运吧。
  龙焱牵马进城,周围商铺林立,来来往往的人在这购买攀谈。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朝廷官员,酒楼或是茶馆,都有不少官员在此逗留。穿过闹市,龙焱来到酒楼,打听帝剑师王越的住所。在得知后,龙焱按照路人指引,找到了城内一座小宅,宅屋外一棵大树,显得格外宁静优雅。
  龙焱上前扣门,一十五岁少年前来开门。
  少年半掩着门,问道:“请问你找谁?”
  龙焱拱手一拜,“我奉师尊童渊之命,前来寻帝剑师王越。”
  少年问道:“可是那蓬莱枪神散人童渊?”
  “正是家师。”龙焱回道。
  那少年将门打开,拱手道:“在下史阿,家师今晨入宫去教皇子辩剑法了,要午时才归来。若是兄台有急事的话,兄台可告知在下,待家师归来,我可代为转告。”
  “却也不是急事,既然家师未归,我便午时再来,告辞。”龙焱拱手道。
  等待龙焱离开之后,史阿招手,出来一游侠剑客,史阿凑耳对他说了什么,那游侠便朝着龙焱离开的方向去了。史阿又是唤来一游侠,对他说道:“去查查蓬莱枪神散人最近可收弟子,是何样貌,姓甚名谁?半个时辰之内我要知道答案。”
  “喏!”那游侠拱手便是快步离开。
  在街上行走的龙焱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于是加快脚步向一胡同走去。在一死胡同里,龙焱等来了那位跟踪自己的人,是一带剑游侠。
  “说说,是谁让你跟踪我的?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怕是那史阿吧!这便是帝剑师王越对待友人的待客之道吗?”龙焱说道。
  那游侠本是因为被人发现而羞恼,又听见龙焱似乎在羞辱帝剑师王越,便是提剑上前。龙焱见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火气也是来了,冲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将那游侠打的鼻青脸肿。那游侠见失败便是回去复命。
  史阿在院中,突然一负伤游侠进入院中。在史阿了解事情经过的时候,史阿大骂那游侠是蠢货。毫无表情的说道:“任务失败,你知道后果的吧。”
  那游侠点了点头,当场拔剑自刎在院中。史阿唤来两人将尸体搬出去处理掉。不到半个时辰,之前离开的游侠回来了,带了一束竹简。
  史阿摊开竹简,上面写道:
  龙焱,男,十二岁,出生于雁门郡外山间的一座龙阳城,出生之时天降异象,有重瞳。其父为龙复,其母为宁彤。家中有一对双胞胎弟妹,一唤云,一唤玉。三岁拜师于南华老仙,学三年后,随师云游,作多篇诗文,有神童、幼麟之称。巴郡结识锦帆贼贼首甘宁,于颍川书院一人面对数百儒生而不惧,诗友会上与郭嘉结交,两人会后结拜。之后随师前往冀州拜蓬莱枪神散人童渊为师,六年学成百鸟朝凤枪,有一师弟,姓赵名云,常山人士。两人相交甚欢,于山顶结拜。据说数日前其师给予他一封书信,遂进洛阳城。
  “这个龙焱倒是喜欢四处结拜!既然身份无误,便不要派人去跟踪他了。”史阿说道。
  午时,王越归来,随后,龙焱牵马到宅院前扣门。前来开门的还是史阿。
  龙焱说道:“史阿兄对龙某不是很友好啊!”
  “龙兄来寻家师,阿自是要打探清楚。龙兄,家师在屋内,请随我来。”史阿向前引道。
  龙焱随史阿来到院内一小亭内,亭内站着一四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身紫色锦袍显示着他帝剑师的身份。龙焱发现,王越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就是一把剑,时而锋芒毕露,时而气息内敛。
  “焱奉家师童渊之命,特意前来拜见王前辈。”龙焱上前拱手道。
  “哼!那老酒鬼可没那么好心派徒弟专门来问候我。说吧,那老酒鬼是不是让你带了什么东西给我。”王越说道。
  龙焱颇为尴尬,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王前辈料事如神,家师特意让我送上一封书信给您。”说完便将书信递给王越。
  王越拆开信来,看了一会儿。回过头来问龙焱:“何为剑?”
  龙焱自知王越是要考量自己,便是在脑海里搜索书籍知识,于是回道:“剑乃兵中王者,亦为百兵之君。剑乃坦荡之兵,执剑便是执己。心中有杀戮,则剑便为杀戮之剑;心中有仁义,则剑便为仁义之剑。故此,何为剑其实便是何为己。我心中之剑,便是坦荡之剑,宁折勿弯,斩尽天下为恶之人,保护天下善贤之人以及百姓。”
  “哦?何为恶,何为善?”王越问道。
  “我心中认为他是恶,那便是恶;我心中认为他是善,那便是善。”龙焱回道。
  “那你心中的那把剑与杀戮之剑有何区别?”王越反问道。
  龙焱正色道:“我之剑,为天下人而杀。”
  “好!好一个为天下人而杀,老酒鬼的要求我同意了,我收你为我关门弟子。想我一生跌宕,十八岁独自仗剑入贺兰山,取羌族首领头颅而归。三十岁行遍天下,除了你师尊蓬莱枪神散人之外,几无敌手。如今算上你,此生也就收过两名弟子,一位是你,一位便是你师兄史阿。至于那皇子辩,徒有师名罢了。”王越说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龙焱伏身拜道。
  “好!史阿,从今往后,有关龙焱的情报,便不再卖了。”王越转身对史阿说道。
  “是,师尊。”史阿拱手拜道。
  就这样,龙焱拜了人生第三位师父,他是帝剑师,王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