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四章 回龙阳城

  回到雁门郡之后,城内的匈奴人已经被肃清了,二十万匈奴铁骑,几乎都葬送在了雁门郡,只有右贤王去卑带着几个匈奴跑掉了。龙焱下令将挂在城头的雁门郡守军的头颅收殓下葬,将二十万匈奴骑兵的首级垒成了高达数十丈的京观,单于于夫罗的脑袋被放在了最高处。
  四万汉军、三万并州军以及五千身穿金漆铁甲的龙骧骑全部都站在了京观前,京观之后是牺牲的六万汉军将士以及雁门郡被屠戮的数十万汉民的尸骨。尸骨之上立着两块巨大的石碑,一块上面写着:伐匈六万将士之墓。上面镌刻着他们从洛阳出征到雁门郡城外大战的经过。
  另外一块石碑上写道:雁门郡太守郭缊及雁门郡上下数十万汉民之墓。碑上刻着郭缊带着雁门郡守军奋勇抵抗匈奴最后壮烈殉国,雁门郡百姓宁死不屈的事迹。石碑前,一些被匈奴掳去的汉族女子趴着恸哭。
  七万五千名将士就这样寂静的站着,只有那些汉族女子哭泣的声音,几只苍鹰在天空翱翔。龙焱叫人倒出一碗酒,噗通跪在地上,龙焱身后四万将士也齐声跪下。
  龙焱将酒水缓缓倒在地上,说道:“我曾答应你们马踏草原,却不想你们埋骨他乡。我曾问你们是否后悔,你们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我答案。你们是大汉的功臣,你们用你们的血肉筑成了地下长城,阻挡了二十万匈奴南下。此生与你们一同在战场拼杀,是我龙焱的荣耀!兄弟们!一路好走!”
  “兄弟们!一路好走!”身后四万将士齐声喊道。
  此时此刻的场景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三万并州军。他们时常与匈奴交战,但是将军们从来没有记起过自己,牺牲的将士只是随意的被掩埋,运气好的话,家人还能领到一笔抚恤金。运气差的时候,战况激烈,死去的将士就暴尸荒野,最后被饥饿的狼群啃食干净。
  龙焱站了起来,吟道:
  “《杀胡诗》
  鹰盘旋,
  沙飞高,
  漫山胡虏挥屠刀。
  城门破,
  屋舍烧,
  大汉子民如羊羔!
  十万将士随我征,
  半数好汉入坟坳!
  百丈京观犹未雪,
  把我戈矛向敌巢!”(注:自创诗文,盗版必究)
  四万将士站了起来,内心的杀气被诗文彻底激发了出来:“杀!杀!杀!”
  那群汉族女子走了过来:“将军!收留我们吧!我们无处可去了!”
  龙焱告诉她们,他会派军驻守雁门郡,让她们先行留在雁门郡内。吕布带兵回了丁原那里,约定日后有空一定切磋一番。而龙焱大胜匈奴的消息快速地被送往了洛阳城。
  “八百里加急!雁门郡大捷!”传令兵边挥动马鞭,边高喊道。
  听到消息的洛阳城百姓皆是喜上眉梢。
  冠军侯又打胜仗了!
  听说冠军侯只带了十万,就打败了匈奴二十万!
  街上百姓议论纷纷。
  “报!雁门郡大捷,冠军侯领兵十万于雁门郡外与匈奴单于交战,杀敌十二万。后设计攻破雁门城,八万匈奴皆被屠戮,匈奴单于于夫罗被冠军侯枭首。冠军侯在雁门郡外建起数十丈高的京观,以祭奠死去的百姓与将士。此战,我军损失六万,雁门郡数十万百姓及太守郭缊在冠军侯到达前,皆被匈奴屠戮。除此之外,冠军侯请命留在雁门郡,他想北上匈奴报仇!”传令兵报道。
  “好!好!龙爱卿真乃朕的虎将也!至于他的要求嘛,匈奴已经元气大伤,就不必远征了,让他班师回朝。传朕旨意:封原征虏将军龙焱为征北将军,赐晋阳侯,赏黄金千两,宝甲十副。”刘宏龙心大悦。
  “嘶!”在场的官员都是心惊,从三品杂号将军直接跨过平、安、镇三阶成为征北将军,还直接封了县侯,这可是公之下,最高的爵位了。
  “陛下!”袁隗刚要说什么。
  “嗯?”刘宏瞪了袁隗一眼。
  “陛下圣明!”袁隗捏了一把汗,从刚刚刘宏的眼神里,袁隗感受到了杀气。
  “哼!退朝!”刘宏拂袖而去。
  天子的任命很快就到了雁门郡,小黄门一路快马赶来!在得知刘宏封自己征北将军与晋阳侯的时候,他也是觉得惊讶,刘宏老儿这回怎么这么大方了。不过,圣旨里提到让他早些班师回朝,他略微有些不爽。
  龙焱本想带兵再次北上,刘宏又是一道圣旨过来,原来是洛阳方面,南北战事不利,刘宏要求龙焱即刻班师回朝。龙焱拿着圣旨告诉了将士们,众将士咬牙切齿,他们已经对汉庭失去了希望。
  四万将士齐声道:“将军,从此以后,我等只听将军调遣,天子对我等不仁,我等又有何必要听他差遣。”
  龙焱抚平了众将士的怒气,“将士们,像刚才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讲的好,毕竟现在还是汉朝的天下。我决定留下三万将士把守雁门郡,防止匈奴再次南下,我会让黄将军一同驻守这里。剩下的一万将士我将带回洛阳,之后我会再回来,继续履行我曾对你们许诺下的誓言。”
  “将军!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将军!”众将士泪目。
  “男儿有泪不轻弹,将士们,此生我定不负你们!”龙焱也是情到深处。
  翌日,龙焱带着一万汉骑以及五千龙骧骑到了龙阳城。龙阳城内,龙复带着数人亲自来迎。
  “父亲大人!”龙焱下马拜道。
  “哈哈哈!你个臭小子,八年不见了,你倒是壮实了不少。如今都做征北将军了,不错!不错!”此时的龙复并未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胡须浓密了许多。
  “诸位叔父!”龙焱对着龙复身后的白袍男子龙歆,赤甲大汉龙楚,以及黑衣男子龙虢拜道。
  “兄长!”五六个少男少女走出来拱手道。
  “哦?你们是?”龙焱太久没归家,已经认不出众弟弟妹妹了。
  一英气逼人的少年上前道:“兄长,我是龙云!”
  紧接着,一俏皮少女挤开了龙云说道:“兄长,我是龙玉。”
  龙焱摇了摇头,这丫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两个魁梧的少年走了出来,抱拳道:“龙昂(龙烈)!见过堂哥!”
  龙焱哈哈笑道:“你们是三叔的两个儿子吧!”那两人摸了摸后脑勺。
  一翩翩儒袍少年,眼中充满智慧的亮光,上前道:“在下龙羽,见过堂哥!”
  龙焱点了点头,果然和二叔一样。
  一羞涩少女走了出来,欠身道:“龙音见过堂哥!”
  “好了!焱儿,你先去见你祖母和母亲,她们可是想念你的紧啊!之后,便到议事厅来,我和你几位叔叔有要事与你相商!”龙复说道。
  “是!父亲大人。”龙焱拱手道。
  龙焱来到东厢房,母亲宁彤与祖母见了欢喜的紧,叫下人赶紧准备干果送来。龙焱和她们聊了聊八年来的一些趣事之后,便走向了议事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