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十章 设计报仇

  此时甘家村一稍完好的屋舍内,南华等人围坐一团,当龙焱听到甘家村上下数百户人口只剩下眼前这数十少年之时,龙焱觉得可恨,“这伙水贼着实可恨,只叹我年纪尚小,不然定为甘宁兄报仇雪恨。”
  甘宁听了也是感动,“恩公不必如此,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我都会手刃了这伙贼人,替村长他们报仇。”
  南华真人抚须略作沉思,问道甘宁:“敢问小兄弟,这伙水贼势力如何?周围可有其他水匪?”
  甘宁说道:“这伙水贼头领叫黄大牙,手下三百来号跟着他的弟兄,是这片水域较大的势力,平时都在南边的小岛上。附近有一山头,一伙山贼,五百来号人,寨主叫赵弘,是附近比较讲规矩的盗匪,但是他们不太擅长水上作战。西边有一伙水贼和黄大牙势力相当,头领叫张麻子,手下也三百号人。平时他们三方势力井水不犯河水,都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劫掠。”
  南华真人听了抚须笑道,“如此听来,小兄弟报仇便是不需要等上十载了。徒儿,我有一计。”
  龙焱拱手回道:“师尊,徒儿也有一计。”
  “哦?却不知你我计谋谁更一筹,不如写下来,互相看看。”南华真人有意考量龙焱。
  两人各自从屋外取来木炭和未烧掉的木板,在木板上写着。
  “徒儿,我写好了。”南华真人把木板盖上放在一旁。
  “师父,徒儿也写好。”龙焱拱手道。
  两人互相交换一看,南华真人抚须大笑,“徒儿,你怎知他必定出兵。”龙焱凑到南华真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哈哈哈,我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出,倒是徒儿你怎知晓?如此看来却是你的计谋更胜一筹啊,哈哈哈。”南华真人满意的笑道。
  甘宁心中疑惑这师徒俩卖的什么关子,便是将两块木板摊开,南华真人写的那块上面写着:两匪相斗,必有一伤。不达半月,大仇必报。而龙焱木板上写着:两匪相斗,必有一伤。山贼下山,黄张必亡。
  甘宁疑惑问道:“恩公,这都什么意思。”
  龙焱凑到甘宁耳边说了一通,甘宁顿时喜上眉梢,“多谢恩公,待到大仇已报,甘宁愿意誓死追随,赴汤蹈火。”
  龙焱上前扶起甘宁,让他下去准备。
  是夜,南边某一小岛上,江面黑影窜动,向着前面岸边船舸游去。岸上一簇篝火,三个汉子围坐开来,火上烤着鱼。突然几十少年从黑夜中出现,手中棍棒尽往这三个汉子身上招呼,这三水贼一阵吃痛。少年群中有一红发少年,从地上捡起弯刀,朝地上水贼脑袋上劈去,鲜血四溅,落在篝火上发出呲呲的声音。三个人头滚落一旁,这是甘宁第一次杀人,但是却很平静,朝江面跪下,低头一拜,“各位死去的父老乡亲们,这才刚刚开始,等着,我送他们等会去见你们。”后面少年也都跪在地上,火光在他们脸上闪烁,他们眼神都充满了坚毅。之后他们便拖着其中一名水贼的尸体,拿着头颅上了船。
  而另外一座小岛上,龙焱一行人也渐渐靠近篝火前熟睡的水贼。此时,龙焱手中拿着一张从系统里兑换出来的猎弓,路上南华真人一直询问弓从哪里来的,龙焱说是从甘家村里找到的。南华真人见徒弟也不说,便不再问。望着那站在篝火前打着哈气的水贼,龙焱搭弓拉弦一气呵成。“嗖!”弓箭离弦朝着水贼脖颈而去,“噗呲!”箭支插在水贼脖子上,水贼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身体软软倒去。龙焱小声上前,捡起地上寸余长的刀,将熟睡的三个水贼抹了脖子。几人搬上一具尸体上了船驶离小岛。
  在江面上,龙焱遇到了甘宁,两人交换了尸体船只,趁着夜色,将张麻子的船和手下尸体靠在黄大牙的岛前,同样的,张麻子岛前停靠着黄大牙的船,营造了争斗的假象。而龙焱却是连夜赶上山去拜访赵弘。赵弘是谁?一开始龙焱听到这个名字还很熟悉,后来记起来,赵弘是黄巾起义负责荆州境内的一小方渠帅。是张角手下一信徒,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了,师兄给的那块令牌应该有用。
  而此时山寨里,赵弘还在为扩大势力而发愁。赵弘受命大贤良师张角在此处收编山贼匪寇,却不想,江上两伙水贼着实难办。手下弟兄远远没有对方熟悉水性,每每自己带兄弟去收编,却不想次次失败而回。正在这时,山下有人传报,有人自称大贤良师特使来访。赵弘嘀咕:大贤良师什么时候还设立了特使,虽是疑惑却也不敢怠慢,唤人请他们上来,如果是特使便好生招待,若是不是,就地砍成碎肉。
  龙焱来到山寨堂口前,赵弘一看,是个半大的孩子,顿时一恼。这些笨蛋,一个小孩怎么会是特使。刚要命人拿下,却见孩童从怀中掏出一菱形铜牌。嗯???黄巾令???赵弘也不怠慢,赶紧上前叩道:“不知特使前来,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龙焱心中叹道,果然有用,于是便将来意说明。当龙焱说道自己是张角师弟之时,赵弘那是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没有把他怎么样。后来当他听到龙焱设计两伙水贼,让自己发兵下山之时,那是多么开心。刚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白送的功劳啊!赵弘躬身一拜:“但凭特使吩咐,手下及兄弟们愿意听从特使调遣。”
  翌日清晨,睡梦中的张麻子被手下惊乱的声音叫醒,张麻子顿时一怒,现在的手下越来越没规矩了,大清早的吵人美梦。赤着上身,拿起床前的大刀便是推门而出。却见那张麻子,倒也精壮,身上数余条刀疤,脸上正如其名,一脸麻子,“大清早的,谁他娘的吵老子美梦?”
  “大当家,不好了,昨晚黄大牙让人把昨夜看船的几个弟兄做了。”手下李大壮说道。
  张麻子心想,自己素来和黄大牙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他会派人杀自己弟兄,“你怎知是黄大牙派来的人?”
  李大壮回道:“看船兄弟砍下了对面一个人的脑袋,那人我认得,是黄大牙的弟弟黄二狗。”
  张麻子听了顿时火气就上来了,竟敢欺负到我头上来了,黄大牙你怕是真以为你是这条水上的大王,“大壮,把兄弟们都叫上,抄起家伙,咱们去端了黄大牙的窝。”说完提起地上黄二狗的脑袋,带着三百来弟兄往黄大牙的岛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