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五十三章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武威郡马场,这里有着数万匹骏马在马场上奔腾,马倌带着吕布走了进去。吕布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都是良马,马腾倒是有些本事。
  “将军!这些外面的骏马都是普通马匹,马场的好马都在马厩里养着。”那马倌说道。
  “带本将军去看看!”吕布说道。
  “将军请随我来!”马倌带着吕布向马厩方向走去。
  “将军,这马厩外面的一百匹好马都是几千匹马规模的马群里的马王。白马、棕马、黄马、枣红马与黑马各二十匹。不知将军有看中的没有?”那马倌说道。
  “嗯!我们去里面看看。”吕布说道。
  “好的将军请随我来。”马倌带着吕布进入到马厩的中间区域。
  “将军,这中间区域的马匹都是一万匹马规模的马群里的马王。在这里一共有二十匹,每五匹马都有一个马夫专门负责照料。当然与外围马一样,每种颜色各五匹。吕将军有瞧上眼的没有?”马倌问道。
  “嗯!不错!我们再往前走瞧瞧。”吕布说道。
  “好的!将军您随我来!”马倌便是带着吕布来到马厩的上等区域。
  进去之后,里面干净的一尘不染,一共五个马槽,每个马槽都有一个马夫在照料。马槽里的马料居然都是吕布没见过的东西。
  “那些物什是何物?”吕布指着马槽里的马料问道。
  “回将军,那红色的长根状的叫胡萝卜;绿色的长棍状的是胡瓜(黄瓜);这些都是武帝时期,张骞大人出使西域带来的种子。后来我们通过一些途径保留了下来,并且自己种植。平日里我们还给它们喂些小麦与其它一些杂粮。”马倌说道。
  “是本将军孤陋寡闻了!”吕布有些震惊。
  “将军,您眼前的这五匹马都是十万匹马规模的马群里的马王,是真正的好马。这些便是这马场中最好的五匹了。白色那匹叫玉照雪,黑色那匹叫黑旋风;黄色那匹叫沙里飞;红色那匹叫赤火;棕色那匹叫浪涛沙。不知将军看上了哪匹?”马倌问道。
  吕布想到将军侯的那匹赤云,便要选择那匹赤火宝马。就在这时,马厩深处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吕布注意到这里的五匹马明显的有些躁动不安了。
  这时,有一人跑了过来,“大人,那匹马又开始发狂了。适才有人去为它刷洗,被一脚踢死了。”
  “哎!”那马倌叹了一口气。
  吕布好奇的问道:“深处还有宝马?”
  那马倌回道:“回将军,我本是昔日董卓将军的马倌,后来董卓将军死后,便是投靠了马腾将军。马将军见我有些本事,便让我继续管理军中大小马匹。此马乃昔日董卓大人的爱马,因感激昔日董大人对我的恩情,便将此马留下来照看。奈何此马性烈,且不认生人,不少马夫都受了伤。纵观整个马场,也只有我平日里靠近它,它才不会发狂。不少将军都想将它降服,奈何此马颇有些本事,连华雄将军都被摔断了腿,养了几日。”
  “竟有此事?不知能否带本将军前去看看?”吕布问道。
  “将军请随我来!”那马倌便是将吕布引了过去。
  进去之后,只见一赤色宝马,身长一丈,高八尺,四肢健壮有力。再看毛发,色如炭火,浑身上下无一丝杂毛,犹如燃烧的烈焰一般。此时的它正躁动的踏着四蹄,那几个马夫有些吃力。
  “好马!不知此马唤什么?”吕布兴奋道。
  “此马唤作赤兔,将军莫非......”马倌问道。
  “啊!”那几人按捺不住,被赤兔甩了出去。
  脱缰的赤兔向吕布这边奔来。
  “来的好!”吕布叫马倌先行让开。
  “将军小心,切莫受了伤!”马倌提醒道。
  “放心,本将军不会受伤的。”吕布听到马倌关心自己,便是回道。
  “不是的,将军,切莫伤了赤兔马!”那马倌见吕布误会,便是说道。
  吕布一脸黑线,却见赤兔已到跟前。吕布躲开了直接撞过来的赤兔,抓着缰绳顺势骑到赤兔的身上。
  发狂的赤兔感觉到自己背上有东西上来了,便是停了下来,开始四肢不停的起跳,试图想将吕布摔下来。
  然而吕布死死的抱住赤兔的马脖,双腿紧紧夹住赤兔的马腹。虽是险象迭生,但是吕布并没有被甩下来。
  赤兔四肢跳跃摆动了半柱香的时间,见吕布始终没有下来,便是放弃了这个办法。赤兔马开始起步向马厩外奔去,进过宝马区域的时候,那五匹宝马顿时躁动起来。再到中等区域与马厩外围,那些马匹皆是害怕的流起了马汗,等赤兔离开,马夫们安抚了好久才止住了躁动的马匹。
  赤兔带着吕布来到马场,那些骏马四散而逃,吕布看了更加觉得此马不凡。心中觉得,这样的马匹才配得上自己。
  奔腾的赤兔马猛的来了一个急停,吕布差点被甩了出去,但是吕布死死抓住了缰绳,赤兔的计谋没有成功。
  赤兔见此招没有奏效,便是怒了起来,开始向更远处跑去。快到达马场边缘的时候,前面有一高一丈左右的栅栏,赤兔马加速起跳,从栅栏上越了过去。
  出了马场的赤兔向远处的树丛奔去,企图利用树枝来将吕布打下去。但是吕布紧紧贴住马背,出了手上有些树枝划痕,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害。穿过昏暗的树丛,突然前面一阵亮光,吕布隐隐约约听到了瀑布下落的声音。察觉到不对劲的他迅速拉起了赤兔马的缰绳,赤兔马一阵吃痛。马匹向亮光方向划了过去,但好在停了下来,缓了缓眼睛,却见眼前原来是一陡峭悬崖,远处正好一出瀑布。
  停下来的赤兔马不再躁动,左右晃了晃脑袋,打了个响鼻,便是转过身来,背着吕布走出丛林。
  在最后吕布救了赤兔的那一刻,赤兔开始认服吕布了。
  出了树林,吕布摸了摸赤兔的脖子,说道:“我知你乃马中王者,不会轻易屈服于人,但是我吕布又何尝不是呢?兄弟,总有一天,我吕布会带着你在这片天下,闯出赫赫威名出来。”
  赤兔马一阵嘶鸣回应着吕布。
  “兄弟!我们走!驾!”吕布说道。
  一骑扬尘奔向马场,而此时的马倌正急得团团转。却见远处一骑红尘奔了过来。
  不一会儿,马倌见是吕布与赤兔马一起回来了,便是问到:“将军有恙否?”
  吕布从赤兔马上下来赞叹道:“果然是好马!”
  “将军!您收服它了?”马倌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却见赤兔用头蹭了蹭吕布。
  “嘶!将军真乃英雄也!既然将军收服了赤兔,想必将军与它也有缘。为它找到一个好主人,我也没有愧对董大人的恩情了。还望将军日后多多照顾它。”那马倌说道。
  “那是自然!”吕布很是高兴。
  马场的事情很快的传到了军中,军中那些将领可是知道赤兔马的本事,没想到却被吕布收服了。
  “哼!这个吕布倒有些本事!”华雄也收到了这个消息。
  华雄自然对赤兔马眼馋,但是试了几次都是受伤而回,最后一次还摔断过腿。从那以后,华雄也没再打赤兔马的注意。却没想到今天,被吕布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