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六十七章 王爵出,天下荡

  中平二年(公元185年),霜月(七月)初,僵持数月的平静被汉军打破,汉军在龙焱的指挥下,开始对武威城发起攻击。在接下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汉军接连攻了数十次城,汉军与西凉兵马各有损伤。良月(十月)初,龙焱下令停止攻城。葭月(十一月)中旬,西凉军因为粮草不足,向汉军投降。
  之后,各州势力纷纷领兵带回,龙焱索性将那五万冀州兵带到了雁门郡。
  腊月(十二月)初,西凉马腾投降的消息以及军功战报被快马送到了洛阳,天子刘宏大悦,决定论功行赏。
  未央宫中,刘宏向身边的张让问道:“让父,此次凉州大捷,将军侯龙焱功不可没!但是朕似乎已经无法再行封赏了!”
  “陛下!敢问将军侯如何?”张让问道。
  刘宏思考了一番,说道:“将军侯对朕忠心,勇武非常,天生帅才,有如高祖之韩信,武帝之冠军侯再世也!”
  “陛下!大汉在陛下的治理下达到辉煌,将军侯乃陛下之福将,对陛下的忠心,日月可鉴。将军侯为陛下荡平四方,北地胡人更是静若寒蝉。将军侯使我大汉威加海内,陛下应该重赏,不然会寒了将军侯的心啊!”张让说道。
  “让父说的在理,朕想要封他为王,让父觉得如何?”刘宏问道。
  “陛下敢为先祖之不敢为,大汉在陛下手中,定会千秋万代!”张让伏身拜道。
  “传朕旨意:赐予将军侯龙焱护国公的爵位,封地并州,国号为晋,都城定为晋阳。因原冀州牧韩馥战亡,令平难中郎将张燕领冀州牧。安夷护军刘备,此战功劳巨大,升北中郎将。封曹操为车骑将军,刘焉为卫将军。孔融为上军大将军,陶谦为中军大将军,孔伷为镇军大将军,刘虞为国大将军,刘表为南中大将军,刘繇为抚军大将军。袁绍为征东将军,公孙瓒为平狄将军,领渔阳郡太守;孙坚为虎牙将军,领庐江郡太守;张扬为奋武将军。因凉州牧丁原被杀,就让马腾继任好了!”刘宏说道。
  “喏!”张让起草诏令便出去了。
  很快的,刘宏的诏令便传了出来。此诏一出,洛阳动荡,刘宏开创自高祖以来,非异姓不可称王的先河。朝野不安,百官劝阻,奈何刘宏一意孤行。
  大殿之上,不少官吏都是献言。
  袁隗出列拜道:“陛下!就算将军侯功劳再大,但是也不能封王啊!高祖有言,非异姓不可称王!”
  “是啊!陛下!三思啊!”群臣附和。
  “晋国公对朕忠心耿耿,凉州大战如此佳绩,朕又怎能寒了晋国公的心呢?朕有晋国公,天下何处不平耶?若有人再议论此事,斩!退朝!”刘宏一挥袖子便是离开了。
  腊月(十二月)中旬,身在并州的龙焱接到了圣旨,当小黄门报出天子封龙焱为护国公,封国为晋时,龙焱呆了。
  刘宏这是要置我为死地啊!天下就我一人为异姓王,那肯定会被各方势力针对,到时候天下群起攻之,如之奈何?
  不过龙焱还是接了圣旨,龙焱被封晋国公的消息,很快的便传遍了整个大汉。当然,不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就有不同的反应。
  各势力州牧得知消息后,那些异姓州牧先是震惊,然后便是兴奋,之后野心开始膨胀。而那些刘姓州牧则是咒骂刘宏为昏君。
  那些龙焱的手下听到了主公封王,除了兴奋还是兴奋,他们对龙焱更加忠诚,并州凝成了一股向心力。
  并州的百姓则是欢呼雀跃,以后出去,别的州的人都是说自己是哪州的人,他们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是晋国人,这是荣耀。
  那些各地隐藏的能人异士纷纷向并州赶去,想要成为龙焱的臣子。
  荆州某处江面上。
  数百舸舟拦截了一队商船,舸舟之上打着甘字旗号,为首之人颇为精壮,腰间系着一铃铛。长江走船的都知道,此伙水贼为锦帆贼。
  “大哥!十年之约就要到了,兴霸这便来寻你!”甘宁站在船头说道。
  “大当家!船上不少金银细软!”一赤身汉子说道。
  “甘禁,老规矩,东西留一半,叫大家伙收拾东西,我们北上!”甘宁说道。
  “是要去寻恩公了吗?”那叫甘禁的汉子,显然也是当初甘家村的人。
  “嗯!”甘宁点了点头。
  豫州颍川书院。
  “奉孝!你兄长平定了凉州叛乱,被陛下封为晋国公了!”一儒生说道。
  “什么?兄长被封晋国公了?”郭嘉放下酒壶便是跑了出去。
  “咚咚咚!”颍川书院一处屋子的房门被敲响。
  “是奉孝吧!进来吧!”屋内传来苍老的声音。
  “嘎吱!”郭嘉推门而进,屋内跪坐着一老者。
  “是来向为师辞别去找他的吧?”那老者问道。
  “师尊!嘉想去助兄长一臂之力。”郭嘉拱手道。
  “也罢!乱世要来了,那刘宏居然敢封异姓王,那些州牧怕是要按奈不住了。乱世要来了,战国的局面将会再现,隐藏的百家将会浮出水面。”那老者说道。
  “师尊!百家真的还存在吗?”郭嘉问道。
  “你会知道的!你走吧!”那老者挥了挥手。
  而另外一处宅院,水镜先生叫来了一青年儒生,“单福,你学了有些时日,昔日幼麟已为晋国公,你便去寻他,一展所学吧!”
  “喏!”那叫单福的青年便是回去准备,前往并州。
  冀州常山郡的某座山上。
  一少年脚踏七星步,迅速打出七个枪花,犹如七龙出海。
  “徒儿,你的七星探龙盘终于练成了,为师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你师兄在并州做了晋国公,你下山去助他吧!这是为师的豪龙胆,今日也一并送你了,切莫辱没了它!”那老者说道。
  “是!师尊!”那少年前来一匹玉透般的白马。
  “夜照玉狮子!我们走!”那少年一夹马肚,便是向并州方向奔去。
  司隶河东郡。
  一小吏正在钻研兵法,身旁放着一板大斧。这时,有两三个小吏在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陛下封将军侯龙焱为晋国公,封地为并州!”一瘦弱的小吏说道。
  “晋国刚成,定是缺少能人,若是此时去投,必定会被重用!”另外一肥胖的小吏说道。
  他们的话都落入到那正在看兵书的小吏耳中。
  “晋国公龙焱吗?我徐晃(字公明)这便来寻你。”那小吏拿起了大斧,便是动身准备前往并州。
  除此之外,那些各州心中有抱负的少年,一一辞别父母,前往并州求官。
  中平三年,元宵佳节过后,龙焱正式在晋阳受封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