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四章 幼麟在洛阳

  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元宵节后,王莺找到龙焱,去洛阳城街上逛逛,龙焱无奈,只好陪同。
  “小师弟,你是不知道,洛阳城可好玩了,你待在府中一年了,都没出来。成天练剑你不苦闷吗?”一路上王莺问个没玩,哎,长得帅也有错啊。
  十四岁的龙焱身长已有七尺八,身材魁梧,英气逼人,举止间都有着说不出的儒雅。突然,一位身穿紫色锦袍的二十多岁的世家公子挡在了龙焱二人的前头,他后面跟着十余家丁,其中有一位身长八尺有六的魁梧大汉。
  “小娘子,你是哪家的姑娘,何不随我,我袁家在这洛阳城也是有些地位的。”那男子猥琐地说道。
  诶,那不是袁家的袁术(字公路)吗?
  哎,那小姑娘惨了。
  有什么办法,他们袁家四世三公,只能忍了。
  周围围观人群传来议论声。
  袁术吗?最好别来招惹我,我可不怕四世三公,敢惹我,我照揍。龙焱拉着王莺转身就要走,却是被袁术拦了下来。
  “喂!你是谁家的,不要多管闲事。”那袁术说道。
  龙焱不搭理,执意要走。
  “小子,我家公子问你话呢!”有一家丁伸手抓来。
  龙焱抓起那家丁的手,用膝盖猛然顶了他腋下,那家丁被打出三米远。
  “哟呵!有两下子,你们都给我上!”袁术挥手说道。
  十几个家丁冲向龙焱,龙焱火气也是上来了,缓缓向袁术走去,冲向他的家丁,没有一合之敌,而身后的魁梧大汉,快速的挡在袁术前面,心中警惕起来。
  那汉子知道龙焱是个高手,便是拱手道:“这位兄台,今日之事便是了结了如何?”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汉子是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这边欺负人在先,现在反过来想要了结此事。
  龙焱也不想事情闹大,便是转身要走,就在这时那袁术叫道:“纪灵(字伏义),还不将那小子拿下。”
  纪灵本事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自家主人都发话了,只好上了,“兄台,得罪了。”
  纪灵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挥动拳头正欲砸下,龙焱侧身一翻,躲过了纪灵那一拳。纪灵见一拳没得手,便是低身一个扫堂腿,龙焱见纪灵攻自己下盘,便是向后一个跟斗躲了过去。
  那纪灵见了也是气恼,说道:“躲来躲去,算不得什么好汉!”
  龙焱微微一笑,欺身而上,躲过了纪灵的一拳后,一脚踹中纪灵的腹部,将他踢飞出去。纪灵落在地上,慢悠悠的爬了起来,心中想到:这小子不但速度快,力道怎么也这么大。胸口一口血闷上咽喉,被他强行压了下去,但是嘴角还是缓缓流出一丝血液。
  龙焱缓缓走向袁术,那袁术吓得尿都快出来了,纪灵忍住伤痛,挡在袁术前面。
  龙焱缓缓看了纪灵一眼,“怎么?这么急着替主人去死?”然后看着袁术说道:“我不管你身后有多显赫的家族,也不管你在这洛阳城有多大的能量,别惹我!不然我不介意让袁家少一个直系弟子。”
  这时人群中分开一条路,走出几个人,为首两个,一个身长七尺,身穿黑色锦袍,皮肤较为黝黑,有着一簇短须。另外一个身长七尺有六,身穿土黄色锦袍,身上散发出一股傲气。
  “公路,是何人让你吃瘪啊!”那黑矮男子问道。
  “哼!曹阿瞒,你莫非是来取笑我的吗?”袁术说道。
  “哼!公路,袁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那傲气的男子说道,然后他上前说道:“这位兄台,吾乃袁绍(字本初),先前是舍弟不对,不如我们前去酒楼,算是赔罪了。”
  袁绍?那那便那个就是曹操(字孟德)了,龙焱稍微打量了一下,知道袁绍好面子,便是拱手道:“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龙焱叫王莺先回去,然后一行三人往洛阳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走去。一进门,那掌柜便是来招呼:“呀!是袁大公子来了,楼上请,为您准备了雅间。”
  袁绍很是享受,便是带着二人去了雅间。
  曹操略微打量了一下龙焱,拱手问道:“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龙焱拱手回道:“在下龙焱。”
  “哦?可是那幼麟龙焱?”曹操顿时来了兴趣。
  “正是在下!不知兄台是否便是那设立五色棒的曹操?”龙焱回道。
  “哈哈哈!正是在下!今日遇见龙焱兄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今日可要不醉不归!”曹操笑道。
  袁绍也是说道:“我只知幼麟文采非凡,却不想龙焱兄武艺也是了得。舍弟家将纪灵我是知道的,不想被龙焱兄轻松击败,今日除了替舍弟赔罪之外,也是想与龙焱兄结识一番。”
  酒菜陆续上来了,不得不说,菜是真的不好吃,不是煮的就是蒸的,菜的味道也是欠佳。起初,曹操与袁绍以为龙焱酒量很差,没成想,龙焱饮酒如同饮水一般,且喝了半天,龙焱脸上一点醉意都没有。
  “好!龙兄好酒量,吾等满饮此杯!请!”曹操说完,将头一仰,将杯中之酒饮尽。
  喝着喝着,龙焱觉得无味,便是提议道:“本初兄,孟德兄,以杯饮酒,不够尽兴,不如我们换大碗如何?”
  在龙焱的提议下,三人便是大碗大碗的喝酒,酒过三巡,他们二人都有些醉意。
  “龙焱兄,酒今日便到此了,我们去满香楼叫些姑娘陪陪如何?”曹操问道。
  “哈哈哈!曹阿瞒,你怕是酒劲上来,想姑娘了吧!”袁绍笑道。
  龙焱拱手道:“满香楼便是不陪二位兄长去了,小弟还有要事。”
  “哈哈哈!我们的龙焱兄怕是还未经人事!走走走!本初兄,我们走!”曹操笑道。
  两人踉踉跄跄地向满春楼方向走去,龙焱摇了摇头,便是往住处走去。到了宅府之中,王莺便是走来问道:“去喝酒了?”
  龙焱点了点头。
  “那有没有找姑娘?”王莺羞涩的问道。
  “他们要去,我没有随他们去,便是回来了!”龙焱回道。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啊!你们男子不都是喜欢......”王莺声音越来越小。
  龙焱上前弹了一下她的脑袋,“你一天天的都想什么呢?我只是想回来练剑罢了。”说完,龙焱便是向后院走去。
  “哼!笨木头!臭木鱼!笨死啦!”王莺摸着自己的额头,看着龙焱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道。
  不过想想今天龙焱救自己的时候,那是真的很帅气,想着想着,王莺一笑,便是进到后院看龙焱练剑去了。
  洛阳城消息传的很快,袁家袁公路今天在一少年面前丢了脸面,据说那少年便是天下闻名的幼麟龙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