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五章 多方邀请

  在得知幼麟龙焱来到洛阳后,许多世家都纷纷查探龙焱的住处,在得知龙焱现在正在帝剑师王越的住处后,世家纷纷派人前来邀请。当然,他们的目的都不相同,有想招揽他的,有想将家中女儿许配给他的等等。
  “小师弟,门口许多世家派人来邀请你去他们府中一叙。”史阿说道。
  “师兄,都有些什么人?”龙焱问道。
  “洛阳城有些地位的世家都来了,其中有几位你可以注意下:掌管北军的何进,袁家的袁绍,大儒蔡邕。”史阿说道。
  “那便先去蔡大儒府上吧!”龙焱说道。
  “好!我去回复他们。”史阿说道。
  龙焱之后随蔡邕管家来到蔡府,蔡府府内十分文雅,一草一木都布置的清净雅致。龙焱被带到大厅后,管家便是先行告退了。大厅墙壁上都是诗画,字体大多都是飞白体,落款写的是蔡邕的名字。龙焱一一观赏过来,觉得飞白体确实有些韵味。
  “哦?贤侄也爱诗画?”一阵声音从后面传来。
  龙焱转过头,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来岁的长须儒者,儒者衣着紫红色锦袍,浑身透露出一股浓厚的文学气息。
  “小生龙焱,拜见蔡邕先生。”龙焱拱手道。
  “贤侄可知我唤你来,所为何事?”蔡邕(字伯喈)问道。
  “请怒小辈愚钝,小辈不知。”龙焱回道。
  “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老夫想让你做我女婿!”蔡邕说道。
  “啊?令千金不是与那卫宁有了婚约吗?”龙焱吃了一惊。
  “老夫也不怕你笑话,那卫家儿郎是个病秧子,我不能将我女儿往火坑里推。而且,老夫女儿却是一直都喜欢你,老夫时常见她拿着你写的诗词发呆,且一呆就是数个时辰。而且老夫也对你很是满意,不知你意下如何?”蔡邕说道。
  “学生惶恐,但是令千金也才10岁,而且我与令千金甚至未曾谋面。如此草率,是否鲁莽了些,所以学生觉得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龙焱尴尬的回道。
  “老夫之女美若天仙,文才兼备,如此良妻,多少人踏破了门槛,你却是不依?”蔡邕说道。
  “父亲,您不要再说了,您这样是难为龙公子了。”蔡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敢情她刚刚一直在偷听?好尴尬啊!虽然古代的女子很早熟,但是龙焱对一个十岁的女子是真的下不去手。可是一想到面前这位才女后半生凄惨的生活,龙焱良心一阵吃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龙焱上前道:“此事不是不成,但是婚姻之事现在还太过早了些,等蔡琰小姐成人之后,在下按照六礼前来迎娶小姐。”
  “当真?”蔡邕和蔡琰都是问道。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蔡琰脸色微微一红,龙焱也有些尴尬,然后点了点头。
  “好!甚好!我与那卫家谈谈,琰儿你陪贤婿下去聊聊。哈哈哈!”蔡邕笑着便出了大厅。
  “父亲!”蔡琰一阵娇羞,然后欠身对龙焱说道:“公子若是不嫌弃,不如移步亭中。”
  这就开始叫贤婿了?作孽啊!
  龙焱随蔡琰来到凉亭之中,此时,蔡琰手中捧着一焦尾琴坐了下来。
  “公子,不如你作词,我弹曲如何?”蔡琰问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龙焱吟道。
  蔡琰弹着弹着,便是落下了泪,然后对龙焱说道:“公子情义,琰心中已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哎,算了,毕竟剽窃的诗,就不解释了。剽窃有风险,装逼需谨慎啊!
  在蔡府逗留了三个时辰之后,龙焱便出了府,这时,有一男子紧紧跟在龙焱身后,龙焱发觉后将他引到一处巷子里。
  那男子本以为自己跟丢了,却不想龙焱出现在他身后;“谁派你来的?”
  “敢问先生可是龙焱?张天师的师弟?”那男子问道。
  “你是何人?”龙焱警惕道。
  “在下马元义,是天师布置在洛阳城的首领。”那男子说道。
  马元义?不好,我怎么忘了这一茬。
  “此处说话多有不便,去你住处。”龙焱说道。
  “喏!”马元义拱手之后,便将龙焱带至一隐秘宅院。
  “你部下可有唐周这人?”龙焱问道。
  “有!不知先生......”马元义问道。
  “除掉他,此人心性不坚定,恐会告密,势必会破坏师兄的计划。还有,洛阳水深,叫兄弟们蛰伏起来。”龙焱说道。
  “先生,唐周他......”马元义有点不相信。
  “相信我!去除掉他,不然师兄努力定会荒废。”龙焱说道。
  “喏!”马元义拱手道。
  之后,唐周被马元义秘密派人除去了。龙焱回到府中,王越找到自己。
  “徒儿,天子下诏,宣你明日上朝。你明日与我一同前去,天子可能是看中你的才华,准备培养太子的势力。”王越说道。
  龙焱拱手答应下来。
  第二日清晨,龙焱随王越一同上朝,一路上,皇城沿路都站着身穿铁甲,头戴红缨兜鍪[móu]的金吾卫,这些人虽然魁梧,却常年不见厮杀,怕是也没有什么战斗力。走过长长的阶梯,龙焱终于来到了大殿。
  大殿之上坐着一位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身材瘦弱,气色不是很好,但是还是有着一股帝王的威严,他应该就是那狗皇帝刘宏了。刘宏旁边站着一黑袍阴柔中年男子,应该就是那大太监张让了。
  “殿下少年不得无礼。”那张让尖细的声音传了出来。
  原来自己打量刘宏的时候,被这大太监发现了。
  “陛下恕罪,世人皆传陛下天威浩荡,器宇轩昂。贱民第一次见陛下,便被陛下举世无双的气概所吸引,故此,多看了陛下几眼。若有冒犯,请陛下恕罪。若是陛下执意要拿贱民小命,贱民已观陛下天威,此生足矣,死而无憾!”龙焱伏身拜道。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那张让心中想到。
  “哈哈哈!朕怎会责怪于你,你先起来答话。”刘宏被龙焱说的飘飘然,“朕问你,你可是那幼麟龙焱?”
  “回陛下,贱民便是。”龙焱回道。
  “朕听说,你不但文采出众,而且武艺非凡,将纪灵都轻松打败。朕欲封你和戎护军兼太子侍读,你可愿意?”
  和戎护军是六品杂号护军,是个没实权的军衔,太子侍读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算了,总算有个官了,慢慢混,最好弄个有兵权的,不然到时候洛阳内乱的时候,自己没什么自保能力。.
  “微臣谢主隆恩。”龙焱拜道。
  退朝之后,曹操与袁绍前来道贺一番,就走了,而龙焱被留在了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