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六十二章 张绣来投

  “李将军!”门口守卫的声音传来。
  “把门打开!”门口有声音说道。
  “喏!”守卫答允。
  “嘎吱!”门被推开了,外面的火光透过门缝照了进来。
  “这不是我们的北地枪王张将军吗?怎么?张将军可是来体验地牢的床榻舒服与否?哈哈哈!”那人狂笑道。
  “李傕!我会出去的!主公会明白我是冤枉的!”张绣恶狠狠的说道。
  “主公?你觉得主公会放你出去吗?勾结敌军,这是大忌。出去就不用想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哪怕是你叔父张济!哦,我忘记了,张济已经被主公控制住了,他连自己都难保了!哈哈哈!”李傕放肆的笑道。
  在离开的时候,他对守卫说道:“好好照顾我们张将军!他可是我们北地枪王啊!哈哈哈!”
  李傕的笑声越来越远。
  “张将军,你的晚饭!”那守卫进来道。
  “啪嗒!”那守卫把饭碗扔在地上。
  “呀!对不起啊,张将军,我手滑了!”那守卫说道。
  “哈哈哈!”周围的守卫放肆的笑了起来。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地牢的安静被打破了。
  “扑通!”有个守卫倒在了地上,胸口上插了一支箭。
  “什么人?”几个守卫警惕了起来。
  “杀!”几十个甲士冲了进来,与守卫战了起来。
  为首一将左手一杆长矛,右手一杆金枪,连着刺死两人以后,用枪挑断了锁链,便是来到张绣身旁。
  “胡车儿?你怎么来了?”张绣见开门进来的汉子的面貌后,便责备道。
  “将军!马腾对我们不仁,我们为何还对他有义!卑职来时,已经命人将将军的家小送出凉州了。”胡车儿说道。
  “叔父他?”张绣问道。
  “老将军他执拗不肯走,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将军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胡车儿劝道。
  “走!”张绣从胡车儿手中接过自己的虎头金枪冲出了地牢。
  李傕骑着一匹黑色宝马,手中一杆大刀,喊道:“莫要走脱了张绣!”
  数百西凉兵冲了上去,与冲出来的张绣等数十人战在了一团。
  “杀!”斜地又杀出一队人马,约三千余人,为首一人手持一杆钢枪,喊道:“将军!雷叙来也!”
  那叫雷叙的将领引着一队骑兵,为张绣冲开了一条血路。
  “将军!上马!”雷叙说道。
  张绣也不矫情,跃身上了马匹,雷叙上了身边亲卫让出的一骑,跟着张绣杀了出去。
  见到张绣杀出了重围,李傕咬牙切齿,下令道:“通知军营派出一万人去给我追!还有,将张绣逃脱的消息报给主公!”
  那手下便是离开去办李傕交代的事情去了。
  “混账!张绣这厮竟然真的逃了!我当初就不该留他性命!”帅帐中的马腾怒骂道。
  马腾想了想便喊道:“来人!派李傕和郭汜二人各带一万人去将张绣小儿的人头取来!”
  “主公!此时最要紧的不是去追杀张绣,而是我们要考虑到将军侯那边,是否已经知道了我军的布防。”李儒说道。
  “文优,你有何建议?”马腾平下心来问道。
  刚才的马腾确实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若儒是将军侯,欲败我军,定然率兵去毁我军粮草。此时,主公应当派三路人马,一路驰援张掖县粮仓,一路埋伏在粮仓四周,最后一路埋伏在汉军来的半路上。待到汉军进入张掖,四周伏兵与张掖县内的兵马一同杀出!待到敌军败退之时,半路伏兵一出,敌军必败无疑。到时候我军集全军发起总攻,盟军必散。”李儒献计道。
  “诩以为当四支兵马!除了文优兄的三支以外,在北地郡在埋下一支暗兵,身穿汉军衣甲,做战败之军,进入汉军营地后,四处放火即可。”贾诩补充道。
  马腾问道:“汉军怎会中计?”
  贾诩抚须一笑:“哈哈哈!若是汉军只是一方势力,此计倒是不成,奈何汉军乃是盟军,结盟之兵何其多,守卫又怎分得清是我军是哪一方势力的兵马。”
  “哈哈哈!文和此计甚妙!”马腾笑道。
  “传我军令!命李傕、郭汜二人停止追击张绣,转道张掖县,一人埋伏于四周,一人埋伏于阵营之中。命庞德率三万人埋伏于汉军陇右道,对付逃窜的汉军。命牛辅将军率兵五千,穿汉军衣甲,藏于北地郡附近。待到时机成熟,引兵进营,焚烧敌营。”马腾说道。
  “喏!”几名亲卫带着马腾的命令下去了。
  逃窜的张绣等人,身后只有约莫千余骑,看着身后跟随自己的将士,张绣叹道:“想想天下之大,未能带领兄弟们建功立业,却是四处逃窜,犹如过街之鼠。天下之大,何处有我张绣的安生之地耶?”
  “将军!要不我们去投奔将军侯吧!他是你师弟,想来他当初放过你,兴许就是念在师兄弟情面上。若是将军肯投,将军侯定然接受!”胡车儿说道。
  “如今也只能厚颜去请降了!”张绣说道。
  张绣领着千余骑,奔往北地郡而去。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盟军帅帐有人来报。
  “报!将军侯,营外有一自称是张绣的西凉将领,领着千余骑,说要见将军。”那甲士说道。
  “张绣?带他进来!”龙焱说道。
  曹操笑道:“破敌之策来了。”
  “孟德兄以为,张绣是何破敌之策?”龙焱问道。
  “粮草!”曹操回道。
  “哈哈哈!孟德兄如此多谋,希望将来不要与孟德兄为敌。”龙焱说道。
  “将军侯说笑了,你我皆是汉臣,且都忠于陛下,他日又怎会为敌呢?”曹操说道。
  两人谈话间,张绣已经被带了上来。
  “败军之将张绣,恳请将军侯收留!”张绣伏身拜道。
  “哼!之前劝你投降不投,如今被主子赶了出来,却来摇尾乞怜,好厚的脸皮。”张飞声音不大,但是都落入了众人耳中,而张绣更是觉得羞愤。
  “三弟!不得无礼!”刘备责备道。
  龙焱并没有搭理张飞,而是走了下来将张绣扶了起来,“师兄哪里的话,我得师兄,有如猛虎添翼也!倒是师兄你要去向二师兄认个错!”
  “将军侯!”张绣十分感动。
  “不知师兄可否为本侯带来破敌之策?”龙焱问道。
  “马腾粮草皆在张掖县,守粮之人乃王方!”张绣说道。
  “多少兵马?”曹操问道。
  “一万人!”张绣看向曹操说道。
  “将军可知王方此人如何?”曹操又问道。
  “倒是有些本事,为人也有些严谨。”张绣说道。
  “诸位莫非以为劫粮可行?”龙焱这时候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