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九章 智救小甘宁

  翌日,南华真人师徒四人来到益州城前。
  “师尊,您和小师弟就送到这儿吧,我们师兄弟三人就此拜别了。”于吉拱手道。
  “小师弟,师兄也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这是为兄的随身携带的一块令牌,以后可靠他来寻我。”张角从怀中掏出一菱形铜牌,铜牌之上写有黄巾字样。
  左慈上前摸了摸龙焱的头,“小师弟,可要跟随师父学习本事。将来我们师兄弟会再见面的。”
  龙焱躬身一拜,“三位师兄的教诲,小师弟不敢忘,还请三位师兄路上注意安全。”
  南华仙人抚须一笑:“好了,你们师兄弟四人又不是生离死别,就不要如此伤感了。三位徒儿,切记我昨晚教诲。”
  “是,师尊。徒儿就此别过。”三人上马扬鞭,消失在滚滚尘烟之中。
  “师父,我们也上马吗?”龙焱问道。
  “哈哈哈,徒儿,我们不骑马,我们这次走水路,去荆州。但是为师先带你去豫州颍川书院见见世面。”南华真人笑道。不过南华真人其实心中在想,司马匹夫,这次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徒儿,让你颍川学子难堪,哈哈哈。额,得意忘形了,不过还是想笑。
  “师父,何事让你如此喜悦。”龙焱看南华真人一直偷乐便问道。
  南华真人正了正色,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徒儿,为师带你去见的是一老友,你可要为为师挣得脸面啊。”
  “是,师尊。”龙焱心想,颍川学院?老友?是司马徽还是庞德公,不管了,到时候看了就知道了。
  南华真人牵马带着龙焱来到城外一渡口,付了船家钱后,便泛舟走了。路过蜀郡与巴郡交界处的时候,只见两岸山峰座座相连,枯松老枝倒挂在绝壁之间。瀑布飞泻而下,争相喧闹着,飞流撞击着巨石,山谷中传来万壑鸣雷般的声音,群山之间不时传来猿啼鸟叫。
  换是重生之前,龙焱看见如此之景,那肯定会抒发一声:我曹。但是此刻如果这么一句,不说身边的师父,就是那摇船的船家也会鄙视自己。
  这时,南华真人抚须叹道:“徒儿,如此美景何不赋诗一首,也不辱没了这壮丽河山。”
  远处的船家诧异的看向这六岁的孩童,如此小的年纪,竟会作诗?龙焱思虑了一番,对不起了,李太白先生,你的《蜀道难》我借用了。龙焱向前一步,装模作样的吟道:
  “《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常咨嗟!”
  “好,好诗!好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好一个难于上青天。”南华真人看着龙焱,那是越看越满意。
  而身边的船家,则是用自己的衣袍为卷,将龙焱吟的诗抄写了下来。南华真人却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摆船船夫,却也懂的诗文。船夫也不顾南华真人心中诧异,向前问道:“小兄弟,怒我唐突,将此佳作抄写下来。不知小兄弟我是否可以将此诗传送出去,敢问小兄弟名讳?”
  龙焱想,也罢,顺便增长一下自己的名望,对将来有用。龙焱拱手回道:“小生姓龙名焱,并州人士。如此,便是谢过先生了。”
  “不打紧,不打紧。如此佳作岂能蒙尘,倒是让天下人知道我巴蜀的风景山色。”船夫开心的说道。
  过了两日,龙焱一行人已经来到巴郡境内,船家说:“几日船上行程,想必二位也是乏了,前面有一村庄,名为甘家村。平时走船我都是在此处歇脚,二位不知是否一同前往。”
  南华真人与船家这几日相处也颇为愉快,便点了点头。当船快要到甘家村的时候,却发现渡口有数余轻舸。船家一惊,“不好,是水贼。”船夫赶紧将船先行靠岸,三人隐蔽于丛林之中,渐渐向甘家村靠近。拨开一簇树枝,却是发现此时甘家村已经是火光冲天,村中大部分人都被水贼屠戮,只是村前空地上,有着几十少年被看押一旁。
  龙焱欲救他们,便心生一计。转身对师父和船夫说了些什么,船夫与南华真人眼睛一亮,便是缓缓向后退去。这时村中一精瘦男子走向一彪形大汉,只见这大汉肥头黄牙,浓密的鼻毛随着呼吸起伏飘荡,脸上豁然一条寸余长的刀疤,一簇浓黑的胸毛袒露于胸前。
  “大当家,村中财宝金银已经装上船只,一些村民抵抗,已经被杀了,伤了八九个弟兄。不知这些少年作何打算......”精瘦男子话还未说完。
  只听远处丛林间传来一声粗犷的吆喝:“弟兄们,贼人皆是在此,莫要走了贼人!”然后树林间一阵窜动,远处烟尘滚滚,时而传来喊杀声。
  “大当家,是官军,怕是不少。”精瘦男子叫道。
  彪形大汉扬手一挥,“风紧扯呼。”水贼一听,拼命往船只那跑去。不一会儿,十余条船便逐渐消失在江面上。
  之后,龙焱从树丛中走出来,来到这群少年面前。少年群中有一少年,红发褐颜,精壮有力,走上前来呵斥道:“哪来的小娃娃,你家大人在哪。”
  龙焱也不气恼,背手问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救你的恩人的吗?”
  红发少年犹豫道:“莫非刚才......”
  话未说完便被远处声音打断:“徒儿,贼人走了否?”南华真人与船夫走了过来。红发少年不认得那老者,却是认得那名船夫:“张叔,刚刚......”
  船夫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其中由来说给了红发少年听。当听到原来没有官军,是眼前孩童设计救的自己时,少年顿时觉得惭愧,便躬身拜道:“恩公在上,甘宁适才冲撞,有所得罪,还望见谅。”
  等等,甘宁?捡到宝了。龙焱拱手道:“不打紧,不打紧,任谁见我孩童模样也会有所迟疑。”第一印象,不能差了,龙焱想到。
  之后甘宁便讲起了水贼以及之前村子里发生的一些事情。阴差阳错,龙焱救了年少时期的甘宁,这为之后,甘宁投奔龙焱埋下了伏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