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一章 洛阳危机

  曲阳城外的破旧村落里。
  周仓问道:“主公,请为我们这支军队取名!”
  龙焱思考了一番,道:“就叫焱甲军好了!”
  “焱甲军?主公之名,赤焰之甲,好名字!”周仓说道。
  下面五千黄巾力士也表示认同,龙焱打算离开了,出来也有一段时间,还是早点回去,以免军中生疑。
  龙焱刚要离开,张宁从屋中走了出来。
  “龙哥哥,你一定要来啊!我在这里等你!”张宁说道。
  龙焱一个踉跄,龙哥哥?罪过,罪过。不过龙焱还是回头一笑,点了点头。
  回到曲阳城后,龙焱叫来曹操,和他商量,打算明日启程回洛阳,曹操表示愿意听从安排。
  翌日,龙焱带着六万汉军开拔,押送着八万黄巾军前往洛阳。十月的天气已经渐渐转凉,在龙焱到达河内郡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冷冷的小雨。湿冷的天气,原本不快的军队,行军更加缓慢起来。
  当月5日,皇甫嵩与朱儁攻克汝南郡,黄巾渠帅彭脱被杀,吴霸被生擒,龚都与刘辟率万余人逃脱,不知所踪。14日,皇甫嵩与朱儁率军和南阳太守秦颉[jié](字初起)会合南阳,城破后,韩忠投降被杀,张曼成、孙夏、赵弘与孙仲退据宛城。22日,宛城被攻破,孙夏、赵弘与孙仲被杀,张曼成率数千人逃走,不知所踪。
  冀州,黑山黄巾张牛角战死后,推褚飞燕为黑山军首领。褚飞燕改名张燕,联系冀州多地叛军,占据冀州多郡,军队规模达到百万余人。
  24日,龙焱率军到达洛阳,天子率百官相迎。
  “朕的龙将军回来了!来,随朕回宫,朕已经摆下宴席!”刘宏说道。
  宴席过后,大殿之上,刘宏说道:“龙爱卿,听说此战贼首张角、张宝与张梁三人,已经枭首?”
  “回陛下,均被枭首!”龙焱回道,“呈上来!”龙焱把手一挥。
  殿外有三人捧着三个黑色布袋进来跪下,打开布袋,人头虽然有些恶臭,但是张角的样貌略微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只不过张宝和张梁的头颅却是血肉模糊。
  “龙爱卿,这......”刘宏问道。
  “回陛下!张宝与张梁二人本被活捉,奈何二人突然暴起,跳下城去,故此摔得血肉模糊。当时曹校尉也在场。”龙焱拱手回道。
  刘宏看向曹操,曹操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也罢!将人头带下去,挂在洛阳城头,以警世人!龙爱卿,曲阳一战战果如何?”
  “回陛下!此战多亏曹校尉驰援及时,我军战死七万,杀敌二十二万,俘获八万。但是,曲阳城中,不见张角藏匿的钱财。”龙焱说道。
  “钱财之事是小事,此去一战,龙爱卿尽杀叛军三贼,真乃朕的龙将耶!曹将军此战也功不可没,传朕旨意:封原征北将军龙焱为骠骑将军,赏万户侯,辖地并州北地三郡(雁门郡、新兴郡、太原郡),赐名将军侯;封原助军左校尉曹操为安北将军,赏濮阳侯。”刘宏说道。
  嘶!百官倒吸一口凉气。赏万户侯,封骠骑将军,这不就是昔日冠军侯霍去病的待遇吗?
  “陛下!末将有话要说!”这时淳于琼出列道。
  “哦?淳校尉请讲。”刘宏看了他一眼。
  淳于琼恶狠狠的看向龙焱,说道:“龙焱乃是叛贼首领张角的师弟!”
  一时间,群臣议论纷纷。
  刘宏也看向龙焱,“爱卿,此事当真?”
  龙焱拱手道:“回陛下,张角确实是我师兄。昔日我曾拜南华老仙为师,随他云游。《太平要术》一书,乃我师尊在我拜师之前赐予张角的。故此我与张角却有师兄弟之名,但我年少时随师四处云游,不曾与张角谋面。昔日战国时期,魏国庞涓与齐国孙膑同为鬼谷子门下弟子,此二人虽为师兄弟,庞涓却砍下孙膑双腿。而庞涓最终在马陵之战,被师弟孙膑击败,落得乱箭射死的下场。若是有小人告与齐国国君,孙膑乃庞涓师弟,莫非齐国国君以为孙膑乃魏国人乎?今叛军贼首张角,于曲阳败于我,有小人告与陛下,吾乃叛贼张角师弟,其心可诛!校尉淳于琼私藏严政投降开城情报不报,以至于我战场错失刺死严政,导致战机延误,害我汉军枉死七万将士!按军法本该阵前处死,奈何阵前杀将不利军心,且众将相求,故末将放过淳于琼性命,改杖责一百。然淳于琼不知感恩,反而心生嫉恨,于陛下面前污蔑于我,请陛下为卑职做主啊!”龙焱伏身拜道,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丫的!淳于琼,敢阴我?看龙爷爷我玩死你!不过幸好自己平常喜欢多读书,知道这么个典故,不然真的栽了。
  “大胆淳于琼!龙爱卿饶你不说,你却心存报复之心,来人!将淳于琼拖出去斩了!”刘宏怒道。
  “陛下!卑职觉得淳于琼虽然构陷于我,但罪不至死。念在其对大汉有功,些许只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恳请陛下饶他一命!”龙焱伏身拜道。
  哼!想这么痛快的去死?没那么容易,龙爷爷我要慢慢玩死你!
  刘宏将龙焱扶了起来,“龙爱卿仁义哉!既然龙爱卿求情了,传朕口谕:将淳于琼贬为伍长,拖下去杖责一百!”
  噗!从掌管两万人的校尉直接撸成了伍长,还要再挨上一百军棍。淳于琼,你真是自作自受啊!
  周围百官皆称赞龙焱仁义,袁绍也感激的看了龙焱一眼,唯有袁隗咬牙切齿。洛阳危机就这样被龙焱轻松的化解了。
  此时,太常刘焉(字君郎)出列道:“陛下!贼首张角兄弟三人虽已枭首,但天下黄巾余部仍有不少,地方权力过于分散,各州刺史只有政权,并无兵权,不利于地方对黄巾军的清剿。卑职提议,改刺史为州牧,集政权与兵权为一身。陛下可派宗室与重臣担任,以此,黄巾残部被灭,指日可待耶!”
  “荣朕些许时间考虑!但是冀州黑山黄巾张燕,盘踞多郡。此时聚众已过百万,众位卿家可有何良策?”刘宏问道。
  龙焱上前拱手道:“黄巾叛乱,朝廷元气大伤,已无再多兵力去围剿这百万之众。卑职观张燕此人,其实并无谋反之心,陛下可封他平难中郎将,一来稳定了冀州;二来减少了军队以及钱粮的损耗;三来陛下不费一钱一粮就增加了百万军队,岂不乐哉?”
  “龙爱卿,此计一箭三雕,甚得朕心!朕得龙爱卿,天下何处不可平耶?”刘宏赞许道。
  百官皆是点头称赞,“将军侯如此仁义忠心,真乃大汉之福耶!”
  之后刘宏拟下一道圣旨,封黑山军首领张燕为平难中郎将。而退朝之后的龙焱回到自己府中,管家马元义迎了过来。
  “神使大人,天师他?”马元义问道。
  “师兄病故了,我将他的尸体藏于曲阳城中,另外还有张宝与张梁二位兄长的。我断然不会让自己师兄的骸骨在众人面前受辱的。”龙焱说道。
  “神使大人仁义!”马元义伏身在地。
  “你先起来!近日我们要想办法出洛阳城,张宁他们还在曲阳等我!”龙焱说道。
  “圣女大人还活着?”马元义兴奋的问道。
  龙焱点了点头,龙焱告诉他黄巾军已成过去,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将洛阳城的人带到并州去。龙焱与马元义商量了一晚,交代了其中的细节之后,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