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章 危机逼近

  此时曲阳城外一破旧村落,一八岁女童问道:“周叔,我父亲为什么还没有来?我们还要在这等多久?”
  那头系黄巾带的魁梧汉子说道:“某也不知,天师叫我带你待这儿的,他说过几日便来,对!过几日便来!”
  “周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裴叔,你说,到底怎么了?”那女童问道。
  另外一光头汉子把头撇了过去,“我......我不知道!”
  “好!你们不说,我亲自去找!”那女童就要出去。
  这时门口走来一俊朗少年,“你不用问了,也不用去找了,师兄已经病故了!”
  “师兄?你是何人?”那女童问道。
  “我是你父亲,也就是世人所说的天公将军的师弟,龙焱。”那俊朗少年回道。
  “你是冠军侯龙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父亲是天师!他是受万人敬仰的天公将军!我父亲他会医术的!他怎么可能会病死!你在骗我,对不对?你肯定是在骗我!对!你就是在骗我!不行,我要去找两位叔叔问清楚!”那女童有些不敢相信。
  龙焱一把将她拉了回来,“不用去找了!你两位叔叔,战死了!”
  “不!你是个骗子!你离我远一点!别碰我!我要去找我父亲!我要去找两位叔叔!”那女童已经近乎疯狂。
  周仓和裴元绍听到张宝和张梁也死了,不由得低下头来。平日里张角兄弟三人,对他们很不错,如今三人都死了,不由得有些伤感。
  龙焱看着眼前的张宁,心里也颇不是滋味,狠下心来,扇了她一耳光。周仓和裴元绍一愣,但是想到张角临终前的交代,和他们对龙焱与张角感情的信任,便没有上前。
  “你好好清醒一下,师兄死了,我也很难过。但是,你想象一下,若是你父亲看到你这个样子,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好过的。你父亲临终前,为什么将你连夜送走,不让你知道,他就是想让你开开心心的。我答应过你父亲,要好好照顾你。”说着,龙焱替她抹去眼泪。
  张宁“哇!”的一哭,扑进龙焱的怀中。为什么不扑向周仓和裴元绍呢?也许因为龙焱更帅一些吧。
  龙焱看着怀中哭成泪人的张宁,心痛的抚摸着她的头。
  “呜呜呜~冠军侯,我父亲......他们......呜呜呜~他们真的死了吗?”张宁两双大眼睛仰视着龙焱问道。
  “你的两位叔叔战败被俘,跳下城楼,追随你父亲而去了!”龙焱眼泪也不禁落了下来。
  “呜呜呜~”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一个失声痛哭,一个缓缓流泪。
  周仓与裴元绍看着二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过了半个时辰,张宁的情绪略微也稳定了下来,“冠军侯,我父亲和两位叔叔的尸体在哪?”
  “汉军必定不会放过你父亲和两位叔叔,我将他们葬在北门第二座府邸里的歪脖子树下了。”龙焱抹去眼角的眼泪说道。
  “那冠军侯,你可以带我去见见我父亲和两位叔叔的遗体吗?”张宁问道。
  “可以,但是现在不行,城中都是汉军,你一个小女孩家的进去太明显了。万一被人认出你来,就不好了!等我带兵离开曲阳,你让你的周叔带你去看你父亲他们。之后,你们寻一处僻静的地方,将师兄他们埋葬。等我回洛阳之后,我会想办法出来,你们就在此处等我,我带你们去并州。”龙焱说道。
  “好!”张宁点头答应道。
  “周仓、裴元绍,你们二人随我来!”龙焱对他们说道。
  “喏!”两人跟着龙焱出去了。
  “你们现在穿着黄巾军的衣服,多有不便,你去将他们都唤来!”龙焱说道。
  很快的,五千黄巾力士便被周仓和裴元绍叫了过来。龙焱知道,想让眼前这些人信服,要弄出点非人的本事来才行。龙焱进入系统之中,购买了五千件赤色精铁甲,五千把环首大刀,五千把长杆铁戟,五千张轻连弩及弩箭矢。
  看着面前一堆堆精良的装备出现在眼前,五千黄巾力士惊为天人。
  周仓上前惊讶的问道:“冠军侯,你这是?”
  “我会一些隔空取物之法,你们将自己的衣物脱下,换上新的铁甲与装备。”龙焱说道。
  五千黄巾力士纷纷拜道:“手下愿意誓死追随冠军侯!”
  “叮!宿主成功拥有第一支属于自己的精兵,奖励宿主1000金币。”系统声音提醒道。
  哎,刚刚购买了那么多装备,龙焱现在只剩下300金币800银币了,现在一波奖励,倒是又富裕了起来。
  此时,五千黄巾力士皆身穿赤色精铁甲,手持长杆铁戟,背挎轻连弩,腰间别着环首大刀。五千黄巾力士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好一只精兵!
  周仓和裴元绍凑了过来,龙焱懂他们意思,问了他们擅长的武器后,在系统购买了盘蛇枪,苍狼大刀,以及两件赤火甲。然后询问系统能否回收那些地上的铁甲,得到肯定后,龙焱将地上的黄巾铁甲和兵器收进了系统中。龙焱这么一手,众将士心中充满了崇拜之情。
  同时龙焱检验了一下周仓的四维属性。
  “叮!角色名称:周仓性别:男年龄:25岁
  四维属性:武力:93智力:66政治:54魅力:73
  隐藏属性:精通刀法
  天赋技能:刀王(使用长枪类武器武力+5)黄巾(率领黄巾力士时,增加黄巾力士士气与战力)
  物品:无
  装备:狼牙刀(武力+1),赤火甲(较低概率免疫箭伤)”
  而此时曲阳城内,淳于琼躺在床榻上,心中咒骂着龙焱,恨不得他立刻死去。
  这时他的副将推门进来,一脸笑容的说道:“将军!喜事啊!”
  “你瞎啊!本将军躺在床上,你居然和本将军说喜事,你是要寻死乎?”淳于琼怒道。
  “不是的,将军!是关于晋阳侯的!”那副将说道。
  淳于琼一个枕头扔了过去,“晋阳侯的喜事,你来同本将军说,你活腻了否?”
  那副将避让了一下,拱手道:“据一投降的黄巾军说,晋阳侯是叛首张角的师弟!”
  “此话当真?消息确切否?”淳于琼从床上坐起,却是背上一股剧痛传来,但还是忍着剧痛露出喜色。
  “千真万确!此事,黄巾军军中都知道,这不是什么秘密。”那副将回道。
  “好你个龙焱,你藏的挺深啊!站得越高,摔得越惨。这次,看你怎么死!”淳于琼阴恻恻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