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六十四章 龙焱之计

  翌日清晨,北地郡外一处隐秘之地,牛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将军!汉军出动了如此多的兵马,此时营中必定兵马不多,我们前去诈营放火,怕是效果不大!”副将说道。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诈营了,而是汉军如此大的动作,怕是有什么计谋!我现在担心主公的计划会被打乱!李武,你再派几个斥候回去报信,我有些担心!”牛辅说道。
  “喏!”那副将下去安排了。
  而此时奉龙焱之命寻找西凉兵马的张飞,正带着一万骑路过一片戈壁。却见山谷之中,跑出四五骑。
  张飞眼睛一亮,挥舞着丈八蛇矛骂道:“他祖母的,这群西凉老鼠居然躲在这里!将士们随俺去会会这帮西凉兵!”
  张飞胯下骏马奔出,之前龙焱见刘关张三人马匹不佳,便让人给他们换上了骏马。
  “哈哈哈!好马跑的就是快啊!大哥跟着张燕也没什么出息,不如回头俺劝劝大哥去投靠将军侯得了!”张飞想道。
  “将军!汉军似乎发现我们了!”副将跑来说道。
  “莫慌!我们现在穿的是汉军的衣服,走!随本将军一起去打发他们走,说不定还可以套出汉军的计划!”牛辅说道。
  待到张飞来到山前,山谷之中走出了约五千人左右,看样子是洛阳兵马的衣甲。为首一骑正向张飞而来,马上那人长得倒是雄壮,双手各一板三十来斤的大斧。
  “这位将军!是自己人啊!适才听说大军出征,将军侯唤末将出来巡逻,看看周围有没有西凉军的探子!这刚出谷呢,就遇上将军您了!”牛辅说道。
  将军侯还派了人出来吗?难道不放心俺老张?不对,将军侯都送俺好马了!
  张飞问道:“你是我们的人?”
  “将军这不是说胡话嘛,末将不是汉军,难道还会是西凉兵吗?哈哈哈!”说着牛辅尬笑道。
  “好!俺且问你,你可知将军侯的士兵穿的都是什么衣甲?”张飞豹眼一转,问道。
  这黑大个在考验自己?看着也不像是聪明人啊!
  牛辅想了想便是说道:“将军真是爱说胡话,我们都是汉军,身着的当然是汉甲......”
  “呔!”张飞提矛便刺,“好你个西凉人,竟敢装汉军骗你张爷爷!军中谁人不知,将军侯帐下兵马皆身着赤甲!”
  “铛!”牛辅双斧横挡,勉强的挡住了张飞这刺来的一矛。
  牛辅心里在咒骂着龙焱,你说你一个将军侯,作为汉军不穿汉甲,穿什么花里胡哨的赤甲干嘛!
  “啊......嚏!”正在行军的龙焱打了一个喷嚏。
  “看来古代的春天也有流行性感冒啊!”龙焱心里想着。
  却看此时正在缠斗的张飞与牛辅二人!张飞力沉,牛辅虽然挡住了张飞的几招,但是双手也被震的发麻。
  牛辅心想,那汉将矛长,远距离自己吃亏,只能被动挨打。于是牛辅在抵挡张飞招式的同时,渐渐拉近与张飞的距离。
  正在进攻的张飞似乎是发现了牛辅的意图,正当牛辅较为接近张飞准备化守为攻之时。
  “啊!你个西凉匹夫!吃俺一矛!”张飞突然一吼。
  那雷滚般的声音,震的牛辅耳膜生疼。而牛辅座下的马匹却是受了惊,开始躁动起来。张飞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那厮!俺见你也没什么本事,这几天没人与俺斗,你张爷爷都闲出鸟蛋来了。张爷爷也不陪你玩了!”张飞说道。
  “哐!”牛辅的斧头险些被打飞了出去,张飞的进攻变得猛烈起来。
  终于在打了十个回合之后,牛辅的双手抓不住斧柄,斧头被打飞了出去。
  “嘣!”牛辅被蛇矛打中胸口,直接摔落马下。张飞让人将牛辅捆住,带着一万骑杀了过去。一路上张飞连突带刺,身后留下一具具西凉兵的尸体。
  “哈哈哈!畅快!畅快呀!”张飞大呼痛快。
  西凉兵马哪里见过这么恐怖的汉子,心中早就没了战意,四散而逃。在追杀了一番之后,一些西凉兵缴械投降。收拢了一番,约莫数百人,其余的西凉兵则是变成为这片土地的肥料了。
  张飞带着兵马进入到山谷,发现没人了之后,又带着兵马去往他处寻找。
  龙焱带着大军走了半日之后,在一岔路口,与曹操等人分兵而去。曹操与袁绍带着二十万兵马直奔武威郡而去,而严颜与张扬则是各带三万人马去往宣威和休屠。
  到了傍晚时分,龙焱等人到了一处谷地,于是便让臧霸与公孙瓒在此埋下伏兵。而他自己则是带着六万五千人前往张掖县。终于在天明之前,到了离张掖县不远的一处山地。
  清晨,温煦的阳光洒落在张掖县的粮仓上,守夜的士兵打了打哈欠。却见远处一簇烟尘向这边奔来,待到近了些才发现是一西凉斥候。
  “武威加急!”那斥候喊道。
  辕门的士兵赶紧让开,而远处躲藏的一汉军斥候便是悄悄离开了。
  “吁!”那斥候停下马匹,一守卫过来牵住。
  斥候翻身下马之后便去了帅帐。
  “武威加急!汉军派了二十万兵马围攻武威城!”那斥候大喘吁吁的说道。
  帅帐之中的李傕、郭汜与王方三人便是议论道。
  “莫非汉军目的便是武威郡?想要一举定成败?”郭汜说道。
  “此时无须着急!我们细心等待,以不变应万变,等武威郡再传来消息再做决定。”李傕说道。
  “没错!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按照军师的计划,埋伏前来劫粮的汉军。”王方说道。
  “我再去看看,叫将士们隐蔽好!”郭汜便是说着离开了帅帐。
  张掖县外一处山谷。
  “报!启禀将军侯,适才有一骑武威方向来的斥候进入了敌营之中。”斥候报告说道。
  “真正的好戏就要上演了!你去换上一套西凉斥候的甲胄,在衣甲上弄些泥灰。然后去弄些血涂抹在脸上。等到傍晚时分,你便进入营中,告诉他们武威告急!请兵回援!”龙焱说道。
  “喏!”那斥候便是下去了。
  到了傍晚时分,一满身泥泞脸上带血的斥候进入到张掖县中,将情报告诉了李傕等人。
  “什么?你说张掖县告急?”郭汜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若是你敢诓我,本将军让你身不如死!”李傕一把抓住那斥候的脖子说道。
  “将军!小的拼死命杀出来,同行的几个兄弟为了掩护我,都死了!”说着那斥候眼中开始泛光,眼泪开始滑落下来。如果龙焱在这里,必定会竖起大拇指,妥妥的影帝。
  “李傕!你把他放下,我见他不像是说谎!”郭汜说道。
  “哼!”李傕一把将他扔在地上,然后说道:“请援之事你怎么看?”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带一部分人马前去救援,你继续守在此处,埋伏就不必了,守住粮草才是要紧之事。”郭汜说道。
  “这样的办法,也许最为稳妥。”王方说道。
  连夜,郭汜带着三万西凉兵,离开了张掖县,前往武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