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八章 犯我汉者,虽远必诛

  白马银枪的龙焱带着三万汉军骑兵来到了渔阳城外,一路上,都是被鲜卑焚烧屠戮的村庄,现在的龙焱与将士们怒气达到了顶点。
  “和连小儿,你龙爷爷在城外等你,爷爷三万对你五万,却是不知檀石槐生的儿子有种否?”龙焱高声喊道。
  站在城头的和连气的脸色发紫,“阔比达,带领勇士们出城,随我去会会这狂妄的小将!”
  和连带着五万鲜卑勇士出城迎战,龙焱驱马上前,“吾乃大汉讨寇将军龙焱,尔等鼠辈谁来送死!”龙焱提枪指着数万鲜卑骑兵说道。
  “达尔莫,你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和连对着身边一位勇士说道。
  只见对面骑马出来一男子,手中操着大斧,向龙焱奔杀而来。龙焱驱马上前,躲过那向头上袭来的一斧,龙焱一抖银枪,那达尔莫向后一栽,落在地上,胸口上一个枪洞。
  “什么鲜卑勇士,土鸡瓦狗之辈罢了!”龙焱一抖长枪,甩掉枪头上的鲜血说道。
  “气煞我也!阔比达,去将那嚣张的小子砸个稀巴烂。”和连气急败坏的说道。
  龙焱又见对面出来一赤身魁梧的汉子,手持六尺长的狼牙棒,向龙焱奔来,其后鲜卑爆发出呼喊声。龙焱骑马一个冲刺,长枪荡开狼牙棒,直接刺入那汉子胸膛,单手用力,将那汉子举过头顶,身后汉军将士士气如虹,喊杀震天。
  “什么鲜卑第一勇士,不过如此!”龙焱将尸体甩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欺我太甚!勇士们,随我冲杀过去!将这嚣张小子踏成肉酱!”和连驾马上前,身后马蹄滚滚。
  “将士们,随我杀敌,为死去的同胞们报仇雪恨!摆一字长蛇阵!随我杀!”龙焱长枪一指,冲向敌军。
  身后骑兵摆成一条长蛇阵,随着龙焱杀向前方。龙焱冲入敌军,一路上枪出如龙,百鸟朝凤枪被龙焱耍的淋漓尽致,杀得鲜卑骑兵一阵胆寒,纷纷避让。龙焱发现了远处的和连,驱马带着身后五六骑冲了上去。和连周围数百亲卫保护,见到龙焱如杀神一般冲自己而来,便是带着亲卫缓缓向渔阳城靠近。
  龙焱见和连要跑,猛地一抽白马,白马吃痛,飞速的向和连冲去,那数百亲卫纷纷前来阻拦,龙焱被他们围住,在中间与他们缠斗。突然马腿被身后一鲜卑亲卫刺中,白马一踉跄倒在地上。龙焱见不妙,刺死一个鲜卑亲卫后,飞身夺下他的马匹,使出八卦麒麟枪,一股麒麟威势散发而出,龙吟枪被舞动的密不透风,麒麟之势横扫一片,十余人一瞬间便被龙焱挑落马下。龙焱突围而出,直奔和连而去,眼见和连要入城,龙焱搭弓射箭,“嗖!”箭支射中和连坐下马匹。和连狼狈的摔落马下,还未等他起身,一股疾风而过,脑袋被龙焱枪头击中,爆了开来,白色与红色的液体,溅在龙焱的玄铁甲上。
  龙焱立马于城下,一人一马,将想要逃进城的鲜卑人都挑落下马。
  龙焱高声喊道:“和连已枭首!”鲜卑听了首领死了,四散而逃。
  龙焱带着两万余骑兵一路追杀过去,追了三天三夜将五万鲜卑骑兵全部屠杀干净。龙焱让将士们将所有鲜卑的头颅收集下来,在长城外建起京观,五万鲜卑人的头颅被垒成土堆。
  龙焱下马,说道:“我龙焱曾对死去的汉民起誓,杀尽这些鲜卑畜生,我龙焱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但是我觉得这京观还不够高,鲜卑人对我们只有愤怒,没有胆怯。将士们,尔等可愿意随我马踏草原,杀得那些鲜卑人心惊胆寒。儿郎们,你们愿追随我否?”
  两万余将士高声呼道:“愿随将军马踏草原!”
  “上马!出发!”龙焱跨身上马,提着长枪,向草原而去。
  龙焱带着两万余骑兵,将沿途的大小部落的成人勇士杀了干净。起初,汉军将士也想要杀掉那些妇女孩童,龙焱喝止了他们,他告诉那些将士,我们是汉人,不是鲜卑,鲜卑可以做到屠杀妇女儿童,但是我们汉人的军队做不到,因为我们不是畜生。
  龙焱两万余骑沿途消灭鲜卑部落之后,以他们的牛羊做食物,并且带走了他们的马匹,将那些鲜卑人砍下脑袋,挂在马背上。龙焱带兵一路杀到王庭,王庭里有一将带着五千余勇士迎战,将领一回合就被挑落马下,身后勇士也被龙焱带兵杀了干净。
  俯视着马下那和连的子嗣与女人,龙焱说道:“我们汉人不是你们鲜卑人,会对女人和孩子下手,你们鲜卑人自称草原上的勇士,在我看来,你们侮辱了勇士这个称呼。真正的勇士就是一往无前,他们不放过任何敌人,但是他们也不会用屠刀砍向那些手无寸铁的女人与小孩。我不会杀你们,若是你们日后想报仇,便来找我,我叫龙焱!还有,记住!犯我汉者,虽远必诛!将士们,我们走!”
  龙焱翻身上马,身后两万余骑紧跟其后,此时他们内心极其澎湃,犯我汉者,虽远必诛!多少年了,自冠军侯霍去病之后,大汉一直被鲜卑匈奴袭扰,过得多憋屈。今天,他们跟随着一位少年将军,杀到了敌人王庭,喊出了那句话:犯我汉者,虽远必诛!此生足矣!
  他们看着阳光下那熠熠生辉的少年将军,大汉的冠军侯又回来了!
  当皇甫嵩到达蓟县的时候,郭勋告诉他,渔阳郡的五万鲜卑都被龙焱杀光了,并且在长城外建了一座京观。皇甫嵩内心颇为震撼,于是便问龙焱在哪。郭勋告诉他,龙焱带着两万余骑兵杀向草原了。
  “胡闹!”皇甫嵩带人赶往渔阳郡,沿途烧毁的房屋,让这位老将军也是怒气冲天。当他看见长城外那座京观时,皇甫嵩觉得这才解气。
  “启禀将军,龙将军带兵回来了!”一手下前来报道。
  皇甫嵩到城外相迎,看见了震撼的一幕,两万余骑兵,每个骑兵配备着四匹马,马上挂着人头,还有许多牛羊被驱赶着。
  “龙将军,你这是......”皇甫嵩问道。
  “恳请将军恕罪,末将私自带兵进攻鲜卑王庭,还请将军责罚!”龙焱下马道。
  “诶,龙将军何罪之有?更何况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此去......”皇甫嵩扶起龙焱说道。
  “此去草原,杀敌三万,缴获六万匹骏马,三万头牛羊。”龙焱回道。其实还有很多金银财宝,龙焱让手下将士们分了。
  “好好好!我亲自上书为你表功。”皇甫嵩说道。
  龙焱让将士们用马背上的人头继续垒高京观,然后下去休息了。这两万余骑兵这些天来,对龙焱那是心服口服,哪怕龙焱现在带着他们去造反,他们也会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