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十三章 结识黄忠

  那汉子见贼人已逃,也不追赶,将宝弓搭在腰间。
  龙焱上前,拱手谢道:“多谢壮士出手相救,小生龙焱,敢问壮士名讳?”
  那汉子诧异的看向这眼前半大的孩童,心中收起小视的念头,似是又记起什么,拱手道:“某乃南阳南乡县尉黄忠(字汉升),吾观小兄弟气宇非凡,异于常人,莫非小兄弟便是那大汉所传的神童?”黄忠问道。
  黄忠?捡到宝了。不行一定要把他拿下,据史书记载,黄忠早年为子黄叙寻医访药,所以晚年才出名,若是黄忠当年虎牢关出战,也不知他和吕布谁更厉害。龙焱拱手道:“忠叔谬赞,神童不敢当,只是作了两首上不得台面的诗词罢了,当不得神童二字。”
  黄忠见龙焱不骄不躁,颇为欣赏,又想到自己的儿子黄叙,又不免生出愁容。龙焱看到黄忠愁态,暗道机会来了,便是问道:“吾观忠叔一脸愁容,可是有何心事,说来听听,或许可为忠叔分忧。”
  “哎,我儿黄叙与你一般大小,可惜生来体弱多病,早年感染风寒,我四处寻访名医,结果都不尽人意。听闻名医张机(字仲景)在南阳,吾便带着妻儿来到此地,行到南乡县,正遇见贼人劫掠,吾便出手相帮。县令见我勇武,予以我县尉官职,吾观妻儿无处落脚,便是应允。待到我到南阳城时,却不想张机已离开三日之久,四处采药去了。吾便按照医徒所指方向追来,希望能够追上,行至此处,却是遇见贼人围困于你。剩下的事情你也便知道了。”黄忠说道。
  龙焱却是笑道:“忠叔不必着急,其实我师徒二人也略微懂些医术。说不定也可救令郎黄叙。”
  黄忠此时才注意到龙焱身旁的道袍老者,南华真人气结,这个徒儿一遇到猛将就把老师丢在一边,太过分了。黄忠上前拱手道:“敢问老先生名讳,可是那张机神医否?”
  南华真人一抖拂尘,淡然说道:“老夫并非张机,老夫道号南华真人,世人皆唤我南华老仙。”
  黄忠一听喜上眉梢,南华老仙的大名他也是听说过,一身本事,治病救人不在话下,叙儿有救了。
  黄忠躬身一拜,“还请仙人与令徒移步陋宅,为我儿诊治,汉升在此多谢了!”
  “你先起来,没见我徒儿先前已经应允了吗?你无须多礼,适才你救我师徒二人,就算你不说,吾等也会救令郎脱离病魔的。”
  趁着黄忠与南华真人聊天之际,系统,检测一下黄忠的四维属性。
  “叮!角色名称:黄忠性别:男年龄:32岁
  四维属性:武力:124智力:87政治:74魅力:82
  隐藏属性:善射,武力非凡
  天赋技能:箭神(使用弓箭时,武力值增加10点)刀圣(使用大刀时,武力增加7点)
  物品:无
  装备:宝雕弓(武力+1)丹凤刀(武力+1未携带)精铁刀箭囊(38支)褐色布衣”
  “叮!宿主遇到现今三国武力最高之人,武力属性永久增加10点,现宿主属性如下:
  宿主名称:龙焱性别:男年龄:6岁
  四维属性:武力:61+10智力:98政治:98魅力:98
  隐藏属性:精通百家理论;精通医学;治世之法;精通五行八卦,排兵布阵;熟悉十八般武艺
  天赋技能:重瞳(学习天赋无与伦比,拥有大气运护持)洗髓(缓慢增加宿主四维属性,洗精伐髓)
  物品:书籍3214本
  装备:少年锦袍
  财富:400银币3.7万铜币”
  顿时一股力量滋润龙焱全身,龙焱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强了。但是龙焱却是一愣,黄忠是三国武将武力最高的?
  “回宿主,是现今武将,吕布还未到达巅峰,巅峰吕布武力值为125,黄忠是三国武将武力值第二高的人物。”
  那以后我再遇到吕布是不是还可以增加10点?
  “宿主你想多了,这种巅峰属性增加只能一次。以后宿主如果遇到智力,政治和魅力属性最高的本土人物,宿主对应属性便会增加了。”
  原来如此,71的武力,现在自保还是够了,只要不遇到那些顶级的二流武将,就没有什么危险。可惜,一直无法检测师父的武力属性是多少。
  龙焱师徒随着黄忠走了一日,来到了一所宅院门前。黄忠上前扣门,半晌,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妇人,妇人身穿蓝色布裙。
  “夫君,你寻得张机神医来了?”妇人见黄忠后面跟着一白发老者。
  “没有,但是也是一位神医,夫人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南华老仙,这位小兄弟是他的徒儿,龙焱。”黄忠说道。
  “竟然是南华仙人,快,屋里请,我去泡茶。”妇人说道。
  “黄夫人不必劳烦,我们还是去看看令郎病情如何。”南华真人说道。
  于是,龙焱一行人来到一屋内,榻上躺着一六七岁孩童,孩童枯瘦,面色惨白,时不时传来咳嗽声。南华真人上前诊脉,若有所思,便是对一旁的龙焱说道:“徒儿,你《太平要术》和《太平清领道》已经学有所成,你上来把把脉。”
  “是,师尊。”龙焱回道。
  妇人便欲上前,这不是胡闹吗?却被身旁黄忠拉住,黄忠朝她摇了摇头,这一切被南华真人看在眼里。
  龙焱把脉之后,思虑了一番,便是拱手说道:“徒儿,已知大概。”
  “好,徒儿,你说来为师听听,为师一旁指点。”南华真人说道。
  “是,师尊。适才徒儿进屋,见病人面色惨白,身材枯瘦,且诊脉之时,病人气虚漂浮,脉搏时缓时弱,是风寒入体所致。原本倒也没什么,但是病人似乎患有天生哮喘,又遭庸医乱开药方,将病症归于普通伤寒之症,热性药物虽治好了伤寒,却导致病人又生肺热之症。时间一久,此时病人已经病情加重。”龙焱答道。
  妇人和黄忠都是一惊,龙焱所说与先前张机弟子和许多名医所说不差。
  “善,那徒儿你知如何医治?”南华真人抚须问道。
  “禀师尊,须要用针灸,分别刺入病人檀中穴、天突穴、定喘穴、尺泽穴、孔最***关穴、列缺穴、合谷穴,疗程三月。然后配以麻杏石甘汤、白虎汤、银翘散温养,三月之后便可痊愈。”龙焱回道。
  “好,所言一字不差,孺子可教也,哈哈哈。”南华真人抚须大笑。
  黄忠和妇人听说可以救治黄叙,伏身欲拜。龙焱见了,赶紧扶起黄忠夫妻二人,“忠叔不必如此,忠叔救我们免遭贼寇之祸,一点小事不值如此,忠叔如果真要谢,小子倒是厚颜向忠叔请教弓箭之法。”
  “哈哈哈,好,小兄弟快人快语,倒是我见外了。”黄忠笑道。
  就这样,龙焱获得了黄忠的好感,黄忠之后便按照龙焱吩咐去往医馆买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