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一章 重生

  “叮咚”,打开手机,“尊敬的龙焱先生,您投递的简历不符合本公司的要求...”。龙焱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应聘公司拒绝了。
  上帝啊,这年头找个工作怎么就这么难啊。想想自己毕业也已经两三个月了,却始终没有被公司录用。特别是像自己这种非知名院校的本科生,真的是无处可用啊。随着华夏教育的普及,大学生成为了现在人才市场最不稀缺的资源。
  哎,算了算了。上午还有一个招聘会,我现在去看看。龙焱换上西装,打上领带,用文件夹将自己的数份简历装好便匆匆的出了门。来到招聘会现场,真的是人山人海,先不说车流如何,反正龙焱是被挤进大厅的。
  说是大厅,其实也是政府将市体育场规划出来做招聘会现场用。数百家企业的应聘窗口,龙焱发现与自己专业对口的便上前咨询,有意向的便留下简历。三十份简历很快就递交出去了,应聘单位看了简历上的学校之后,都是让自己回去等通知。疲惫的龙焱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微微一笑,生活还要继续不是么。之后便迈步离开了招聘会现场。
  回到家中的龙焱愁绪万千,不知何时起,自己已经厌倦了这样的都市生活。算了,不管他了,先打开骑马与砍杀风云三国玩玩,曹操的虎豹骑也太强悍了,我的龙骧骑还未具备规模,不宜硬拼啊。龙焱渐渐忘记招聘会上的不快,沉浸在他的攻城略地之中。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电脑屏幕突然弹出一则消息。
  “现在插播一则新闻,一片巨大的雷暴云将于今天中午十二点左右经过我市上空。请我市居民不要外出,同时尽量不要使用电子产品。”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雷暴云呢。城门打到一半弹出来,影响我心情。龙焱关闭了消息框,点进程序端继续开始他的征战生涯。时间在游戏面前是那么的不值钱,一晃眼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嗯????天怎么黑了?我曹,真的有雷暴云!天气预报什么时候也这么准了。算了,算了,先去把窗户关上。刚刚来到窗边的龙焱,只见天地一闪,“咔嚓”一声,天边一道紫色闪电从云层之中射出,直奔龙焱脖颈而来。我勒个去!龙焱眼前一黑,浑身闪着火花。他在临死前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自己攒钱投资买的金项链是镀金的。当天2点左右,一则消息在龙焱电脑屏幕缓缓弹出:
  雷暴云过后,本市一男子被雷电击中,当场死亡。据现场专家尸检报告指出,男子死因源于脖子上佩戴的铁链子。专家呼吁,雷雨天尽量不要佩戴假项链炫富。据现场传来的画面显示,该男子面部焦黑,胸腔被雷电击穿,死前极其不甘,左手呈竖中指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一座雄伟的府邸,四周城墙耸立,一队队身穿铁铠,手持丈二长枪,腰挎精铁弯刀的士兵,在城墙上巡逻。城外军营,旌旗林立,旗上皆纹着龙字字样。旌旗之下,校场士兵皆身着赤色铁甲,士兵或持长枪突刺,或持刀盾劈砍。往南是数百弓箭好手在射箭靶,一发发羽箭离弓之后,整齐精准的插在了百尺外的红色靶心之上。军营西边是一马场,数百匹骏马在马场来回奔腾,马上一个个好汉身着金色铠甲,披着红色披风,手持木枪在练习冲刺砍杀。整个军营喊杀声在群山回荡。
  城墙之下,一条宽约十丈有余的大道,自城门口直通府邸。道边商铺林立,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三两孩童在街上嬉玩打闹。府邸前两座石狮各重千斤有余,两座石狮威严的拱卫在朱漆大门两旁,大门之上挂着红底金字牌匾,牌匾上赫然写着龙府二字。
  此时的龙府,上上下下脚步繁忙,东边一座宅屋之中,时常传来妇人的痛喊,此府的主人——龙复(字伯初)正焦急的等在屋外。他身旁陪伴着年龄性别不等的几人。
  “复儿,你都是一家之主了,还如此性子,你这样如何完成先祖嘱托。大丈夫当临危不乱,不急不躁。”一位手拐梨花木杖的老妇人责教道。
  “孩儿知道了,母亲大人。”一位身高八尺(汉朝一尺=24.2厘米)有余,背脊挺直、身躯凛凛的男子应道。虽说已经应声,但是男子浓眉下的眼睛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急切与紧张。
  “母亲大人,兄长初为人父,急躁些也颇为正常。”一位翩翩儒士回道。只见这位儒士衣着白色儒袍,头系青色布带,腰别一块白色温玉,那深邃的眼中泛着智慧的光亮。
  “歆儿(字仲仁),你就知道替你大哥说话。”老妇人笑道。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云层逐渐向宅屋上空汇聚,云层之中泛着赤色雷光,仿佛孕育着可怕的威势。在威势达到顶点的那一刻,“轰嚓”,一道九天神雷直劈而下,琉璃瓦片如纸糊般一触即溃,赤色神雷轰入屋中一声炸响。
  “彤儿!”龙复一声惊呼,生怕神雷伤了屋中妇人,疾步向前便要进入了屋中。正在此时,“哇啊~哇啊~”屋内传来婴儿的啼哭声。龙复推门而进,此时屋内,左边四处焦黑,地面上火焰依旧旺盛,右边稳婆怀中正抱着啼哭的婴儿。他不是别人,就是刚刚重生的龙焱。稳婆见了龙复,虽说刚刚那道炸雷给她带来了惊恐,但数十年的接生生涯也让她有了临危不乱的稳重,镇定了情绪之后,便欣喜的欠身对龙复说道:“大人,是个男孩。”龙复却并未搭理稳婆,而是走到床边试问:“夫人,有恙否?”
  床上的美妇人虽说疲惫,抬眼看去原是夫君来了,便强打起精神,微笑地回道:“夫君,妾身无恙,还请夫君为孩儿取名。”此时龙复才回过头来看稳婆怀中的婴儿,仔细打量,却是生的俊俏,但他却愕然发现婴儿的眼睛是睁开的。定睛一看,嗯?重瞳?莫非...看见屋内火光未灭,且方才又天生异象。便转头对美妇人说道:“吾儿取名单字一个焱,夫人你看如何?”床上美妇人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