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五十五章 平定白波军

  元宵佳节过后,龙焱领着周仓、裴元绍、张曼成以及波才四将带了五万赤甲军和五千焱甲卫前往太原郡的白波谷。北方的天很寒冷,呼啸的风抽刮在脸上,将士们的脸颊被抽的通红。此时的龙焱骑着赤云,身上穿着赤焱神甲,手上一杆龙吟枪,威风凌然。
  “主公!离白波谷还有半日行程,不知主公作何打算?”张曼成驱马过来道。
  “还有半日行程吗?传本侯军令,全军就地安营扎寨!”龙焱说道。
  “主公,我们离白波谷还远呢,现在扎寨......”张曼成犹豫道。
  “本侯自有深意,另外你派人将本侯攻打白波谷的消息传到杨奉他们三人耳中。”龙焱吩咐道。
  这么远就扎营,还将自己的动向告诉杨奉他们,这不是让他们早早做好准备嘛!不过张曼成想,主公应该有自己的道理吧!
  “喏!”张曼成拱手道。
  五万余人的大军便就地安营扎寨,伙夫也开始生火做饭。
  龙焱将周仓等人叫到刚刚搭好的帅帐之中。
  “主公!”众将拱手完便纷纷入座。
  龙焱见众人已经坐定,便是说道:“破白波军,我已经有了计谋!从明日起,张曼成你便带着全军每天以二十里的速度向白波谷方向行进。”
  张曼成起身拱手道:“喏!”
  “周仓与裴元绍,你们二人今夜随我前去侦查白波军大营。”龙焱说道。
  “喏!”周仓与裴元绍二人起身应喏。
  再交代了一些事,龙焱便让众人散了。
  现在的龙焱的四维属性已经很高了,武力值达到了115;智力增长到104;政治达到了108;魅力达到了109。洗髓丹与蛇胆的能量消耗殆尽,自身的属性增长慢了下来,现在的龙焱,需要一场场战役来提高自己的属性。
  此时的白波谷,杨奉、郭太与韩暹三人在接到将军侯带兵来攻打白波谷的消息。
  他们三人在寨中急得团团转,将军侯龙焱是谁?大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第一战,灭尽鲜卑五万勇士后,杀进鲜卑王庭,杀的鲜卑最后只剩下妇孺,最后在渔阳郡外筑起两座十余丈的京观。第二战,雁门郡二十万匈奴铁骑几乎全灭,只剩下数十骑逃回草原,雁门郡外筑起数十丈的京观;最后若不是天子诏令,匈奴可能会成为第二个鲜卑。第三战,曲阳城打败张角三兄弟,带着头颅前往洛阳;可以说两百万余众的黄巾起义会失败,与曲阳城一战密不可分。第四战,这位将军侯将目标瞄向了白波谷,这让自己的小心脏怎么受得了。
  “将军侯百战百胜,且被他盯上的人不是被杀完,就是被枭首,要不我们投降吧!”郭太战战兢兢地提议道。
  “投降了,将军侯会放过我们吗?”韩暹问道。
  “其实我们并不是没有胜利的希望。”杨奉说道。
  “此话怎讲?”二人上前问道。
  “第一乃天时,此时正是寒冬,将军侯宿营在外,单薄的营帐怎么抵御刺骨的严寒。反观我们住于寨内,天气影响对我们颇小。第二乃地利,白波谷易守难攻,两侧是陡峭的山崖石壁,只要我们守住谷口,将军侯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攻不进来。第三乃人和,我军将士十万余众,据探马来报,将军侯不过带了五万兵马。且是他攻我守,只要我们坚守不出,将军侯定会退兵!”杨奉说道。
  “杨将军所说有理!”二人表示认同。
  是夜,龙焱带着周仓与裴元绍二人来到白波谷前,却见防御工事完善,戒备森严。谷口前拒马密集,箭塔林立,若是强攻必定损失惨重。再看军营布置,宛如一个大布袋,若是带人攻了进去,也会被杀的大败。看了一个时辰,龙焱也没有找出破绽出来。
  看着这些,龙焱说道:“看来这白波军中有一能人啊!”
  “主公,这白波军中居然还有主公赞扬的人才?”周仓问道。
  “你们二人且看,三座箭塔呈小三角,以三座箭塔为一体,又与其他箭塔构成大三角,此乃天地三才阵。箭塔布置有理,将整个谷口笼罩在内,同时箭塔外围都是拒马,密集的拒马大大的影响了行进速度,只会成为箭塔的靶子。只要一万控弦之士,别说我们五万人,再来五万也攻不破这谷口。除此之外,你看他军营布置,有效的将阵法与地形结合了起来,形成了困龙阵和布袋阵,就算我们攻了进去,怕是也会全军覆没!”龙焱解释道。
  “主公,那我们不是要空手而归了吗?”周仓说道。
  “百密必有一疏,我们到山谷两边峭壁附近看看。”龙焱说道。
  三人趁着夜色偷偷的摸了过去,来到白波谷两侧的峭壁附近,龙焱带着周仓一直在寻找着什么。约莫向南走了五里左右,龙焱停了下来。
  “主公,您是发现了什么吗?”周仓问道。
  “我已有破敌之策了,你们看那处岩壁,是不是较为平缓。”龙焱指着道。
  “确实平缓了许多,但是寻常将士也登不上去啊。”周仓说道。
  “我们不是带了焱甲卫出来了嘛!到时候在军中找几个攀岩好手,攀爬上去,然后在上面找到一处固定,再将绳索放下来,借助绳索,焱甲卫便可以爬上去了。到时候让焱甲卫携带足够的火箭与猛火油,来他个火烧白波谷。”龙焱说道。
  “大火在谷中燃起,那么谷中的白波军势必会逃出谷外!”周仓兴奋的说道。
  “没错!到时候让张曼成带大军堵在谷口,白波军必败无疑!”龙焱说道。
  “主公英明!”周仓佩服道。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天快亮了!”龙焱说道。
  三人又偷偷潜了回去,骑上快马赶回军中。
  龙焱回去下令,让张曼成留下五千人,继续每日二十里的速度行进,同时夜里让四万五千赤甲军疾行到白波谷前的那处森林埋伏起来。待到白波谷中大火一起,便带人堵在谷口。同时龙焱率领着五千焱甲卫带着足够的火箭与猛火油向白波谷两边山崖潜进。
  到了深夜,几个好手借助崖壁突出的岩石攀爬了上去,一会儿,数十根绳索扔了下来,焱甲卫开始攀登而上。等到人都差不多上去了,地下留的几十个人便用绳索绑住一个个木箱的四角,然后缓缓拉了上去。箱子之中装的都是猛火油罐,那几十人留了下来,作为暗哨。
  龙焱带着他们缓缓靠近山谷,从上往下看,营寨错落有致。
  “给我扔!”龙焱下令道。
  “哗!哗!哗!”一罐罐猛火油从箱子里被取出,然后扔了下去。
  “哐啷!”陶罐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营中许多白波军跑了出来。
  “山谷上有人!”白波军发现了。
  当消息传到杨奉耳中的时候,他满脸的不可思议。白波谷四周他亲自查看过,一般人根本爬不上去,所以他便没有在山上设防,也没办法设防。因为自己手下的人根本爬不上去。但是就刚刚军士报告的情况来看,山上怕是不少人。
  “咦?停了!”白波军们发现罐子已经停了下来。
  有人好奇凑上去看看罐子里装的是什么。
  一闻,大叫:“不好!是猛火油!”
  话音刚落,漫天的火雨从山上飞落下来,沾满油渍的帐篷和木寨迅速的燃烧了起来,白波谷中一阵混乱。杨奉冲出寨子大声呼道:“快!快!快出谷外!”
  不少白波军被火箭射中,命陨当场!十万白波军在大火中损失了三万人,剩下的七万人逃到了谷外,可是当他们到达谷口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又是一波波更密集的箭雨。一波箭雨过后,便是折损了数千人。
  前有箭雨,后有大火,白波军陷入了绝境之地,原本阻挡别人的拒马,现在成为了阻碍自己的障碍。
  “将军侯何在?我杨奉愿意归降!”杨奉扯着嗓子喊道。
  “停!”张曼成叫住了弓箭手,漫天的箭雨停了下来。
  “放下你们的武器,出来!若是谁敢耍滑,就地射杀!”张曼成说道。
  白波军陆陆续续的穿过拒马走了出来,六万余人的白波军全被控制住了。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龙焱带着五千焱甲卫走了过来。
  “主公!白波军全被控制,俘虏六万四千余人,贼首韩暹与郭太死在乱箭之下,贼首杨奉愿意归降!”张曼成兴奋的说道。
  这场战太刺激了!不费一兵一卒,杀敌三万余人,俘敌六万余人。
  而杨奉则是恐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多么森严的守备,多么坚固的防御工事,结果人家不费一兵一卒就把自己打败了。若不是自己机灵提早投降,这六万余人怕是也会全军覆没。杨奉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与龙焱为敌,自己先前在寨中说的有希望取胜,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