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二章 并州牧

  翌日,龙焱刚刚起床,外面便是传来马元义的声音:“神使大人,蔡府管家适才前来,说蔡大儒有请大人前往蔡府一叙,现在他人正在正厅候着。”
  龙焱开门,对着马元义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去告诉那管家,等会儿,我会去蔡府的。”
  马元义转身正欲离开,龙焱记起了什么,将他叫住。
  龙焱低声说道:“以后不要叫我神使大人了,太过招摇,容易暴露身份,以后就叫我少爷好了!”
  “喏!”马元义拱手允诺,便是前往正厅。
  而此时洛阳城皇宫深处,汉灵帝刘宏正坐在上首,身边是张让。
  “让父,昨日刘焉在朝堂之上提出的改刺史为州牧,你怎么看?”刘宏开口问道。
  “回陛下,奴才觉得,黄巾之乱之所以掀起,就是因为刺史对地方的控制力不够,地方军事实力太差。若是地方军事实力强大,此次黄巾之乱,陛下都不用派兵,地方上便可自行解决。”张让拱手道。
  “让父说的在理,那让父觉得各州都该派何人去担任州牧?”刘宏问道。
  “州牧权力过大,陛下应当派宗亲和重臣前去。将军侯仁义且对陛下忠心,并州乃久战之地,需要派一大将前去。将军侯受封并州北地三郡,奴才觉得让将军侯领并州牧最为合适。司隶乃天子脚下,设京兆尹便可。至于其他十一州,全凭陛下定夺。”张让拱手道。
  “哦?为何让父对将军侯如此上心?莫非将军侯给了让父什么好处?”刘宏信口问道。
  “陛下!奴才对陛下始终忠心耿耿。奴才举荐将军侯,全因将军侯仁义且对陛下忠心,况且将军侯声名在外,胡人听了将军侯之名必定不会袭扰并州。故此,奴才才推荐将军侯给陛下的!”张让伏身拜道。
  “让父,快快请起。将军侯与让父的忠心,朕当然明白。就是让父不说,朕也有意将并州牧交予龙爱卿的。”刘宏将张让扶起。
  “谢陛下厚爱!”张让痛哭道。
  “传朕旨意:改各州刺史为州牧,废除各州兵力限制,表将军侯龙焱为并州牧;太常刘焉为益州牧;安北将军曹操为兖州牧;太傅刘虞(字伯安)为幽州牧;镇南将军刘表(字景升)为荆州牧;振武将军刘繇[yáo](字正礼)为扬州牧;原豫州刺史孔伷[zhòu](字公绪)为豫州牧;少府孔融(字文举)为青州牧;扬武校尉陶谦(字恭祖)为徐州牧;御史中丞韩馥(字文节)为冀州牧;绥南中郎将士燮[xiè](字威彦)为交州牧;原并州刺史丁原(字建阳)为凉州牧;侍中刘岱(字公山)为京兆尹。”刘宏说道。
  “喏!”张让拱手道。
  而此时正在蔡府拜访的龙焱还不知道自己被封并州牧的事。
  “贤侄来了,老夫府上蓬荜生辉啊!”蔡邕抚须道。
  “蔡大儒谬赞了!是小生有幸才是!”龙焱拱手道。
  “诶!贤侄这就见外了,应该叫老夫为岳父大人才是!哈哈哈!”蔡邕抚须道。
  我去,强招女婿啊!
  “蔡伯父,令千金与卫家公子卫宁可是指腹为婚的。这样不是驳了卫家人的脸面吗?”龙焱试探性的问道。
  “哈哈哈!老夫正要与你说这事,卫家那卫宁是个病痨鬼,老夫女儿的终生幸福怎么可以毁在他的手上。前些日子,老夫已经找到卫家,让婚约作废了!虽说驳了卫家些许脸面,但是卫宁身体不好是事实。倒是昔日贤婿可是答应了老夫,若是婚约作废,可是要娶琰儿为妻的。这话你曾说过,可不能不作数啊!”蔡邕说道。
  “贤婿是曾说过,但是要等到令千金长大成人。”龙焱说道。
  “哈哈哈!那是一定!好了,贤婿先去兰亭寻琰儿,多培养培养感情。”蔡邕挥手说道。
  “小生告辞!”龙焱拱手完,逃也似的去了兰亭。
  这个老流氓太可怕了,他看自己的那热切的眼神,龙焱想想就害怕。
  到了兰亭,蔡琰正在抚琴,见龙焱来了便停下来。要求龙焱将近来一些战场上的经历讲给她听。龙焱答允,便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蔡琰听的既心惊又认真。
  “战场凶险,将军侯还是要小心些才是!”虽然龙焱说的很平淡,但是蔡琰还是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凶险。
  这时管家马元义来了,“少爷,皇宫来了上使,有圣旨要宣读。”
  “好!等等我随你同去!”龙焱答允,然后转身对蔡琰拱手道:“府上有事,蔡小姐,本侯就先行告辞了!”说完,便随马元义离开了。
  来到府中,龙焱沐浴更衣,点上熏香迎接圣旨。
  那小黄门尖细的嗓音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近来各地黄巾军残部仍存,且并州多胡人骚扰。朕改刺史为州牧,州牧集政权与兵权为一身。各州废除兵力限制,州牧可自行招募兵马。令将军侯龙焱为并州牧,不日离开洛阳前去上任。钦此!”
  “卑职接旨!”龙焱伏身接过小黄门手中的圣旨。
  小黄门走后,龙焱将马元义带去内厅。
  “现在我们有机会离开洛阳了,你现在就联系兄弟们,今日开始陆续离开洛阳城。你告诉他们,让他们到河内郡的山阳县会合,之后我们去曲阳找张宁。”龙焱交代道。
  “喏!”马元义拱手便快步离开了。
  天子设州牧一事在朝野引起一片喧哗,接到任命的官员都开始准备动身去往各州任职,而那些没有被任命的官员则是心中充满嫉妒与羡慕。
  此时洛阳城的袁氏府邸内,袁绍听到消息后,气得将手中的酒盏仍在地上,怒道:“想想我袁氏四世三公,大汉十三州的州牧,既然无一人是我袁氏族人。那认宦官做父亲的曹操,有何本事?连他都领了兖州牧,都是因为龙焱!没错!就是他!还有那淳于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时,袁隗推门进来了:“本初,无须这么大的火气。龙焱去了并州,本就是苦寒之地,还连年受到胡人袭扰,泛不起多大的波澜。而且他离开了朝堂,只要我们时常在天子耳边吹风,说龙焱自居功高,打算联合匈奴与乌桓反汉。天子必定心生忌讳,久而久之,就有他好受的了!”袁隗阴恻恻的说道。
  “叔父英明!”袁绍也跟着笑了起来。
  而龙焱接到圣旨后,决定再次登门蔡府,告诉了蔡邕他要去并州的事情,打算将蔡邕母女一同接去。蔡邕想了想,决定去请示一下天子。当刘宏知道蔡邕要将女儿许配给龙焱后,刘宏大喜,不但同意了蔡邕的请求,还要为龙焱与蔡琰赐婚!蔡邕叩谢了刘宏,就离开了皇宫。
  三日后,平南将军皇甫嵩大胜而归,同时带来了三十多万的黄巾俘虏,打算交由天子处置。准备离开洛阳的龙焱接到消息,打算觐见天子,将这批黄巾俘虏一同带往并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