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六十一章 张绣入狱

  庞德引兵撤离后,被擒获的张绣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帅帐之中。
  “跪下!”左右狠狠的将张绣按在了地上。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张绣若是眨一下眼睛,就不算是好汉!”张绣昂首道。
  在座诸人皆看向龙焱,龙焱微微一笑道:“本侯自然不会杀你,张将军一身本事,本侯怎么舍得杀呢?若是你降于本侯,本侯非但不杀你,说不定还会给你一支兵马统领,如何?”
  “哼!忠臣不侍二主!”张绣说道。
  “哦?倒是有趣的紧,不过本侯似乎听说,你上一任主公貌似是董卓吧!张将军此言不可信啊!”龙焱笑道。
  “哼!”张绣知道这个师弟嘴皮子厉害,索性就不说话了。
  “哎!张将军如此忠义,本侯怎么能不成全,来人!替张将军松绑,备下一匹快马,将张将军送出营寨!”龙焱说道。
  左右略微有些愣神,但是还是替张绣松了绑。
  “大哥!这将军侯是不是傻啊?俘虏来的敌将又给放回去!”张飞嘀咕道。
  “三弟,不得无礼!将军侯这么做自有深意!”刘备低声责备道。
  在场的诸人都有些不解,只有曹操若有所思,然后说道:“原来如此!”
  “阿瞒,你知道是何故吗?”夏侯渊问道。
  曹操笑道:“哈哈哈!到时你便知晓了。”
  龙焱当然把在座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见曹操发笑,自然知道他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计谋。心里想:曹操不愧是一代枭雄,眼光与智慧确实非凡,将来定是我的一大阻碍。
  系统,帮我检测一下曹操的属性,顺便还有刘关张三人的。
  “叮!角色名称:曹操性别:男年龄:30岁
  四维属性:武力:93智力:102政治:104魅力:100
  隐藏属性:精通剑法,识人善辨,好人妻
  天赋技能:剑王(使用单手剑类武器,武力增加5点),枭雄(每增加一位文臣猛将,四维属性随机增加一点)
  物品:无
  装备:青釭剑(武力+1),绝影(速度+3,武力+1),委貌冠(魅力+1,政治+1),委貌冠服(魅力+1,政治+1),铁丝软甲(防护+2,对刀类武器有一定的伤害减免)
  角色名称:刘备性别:男年龄:24岁
  四维属性:武力:94智力:97政治:97魅力:105
  隐藏属性:精通剑法,伪善
  天赋技能:剑王(使用剑类武器,武力增加5点),仁德(大幅度增加文臣武将的好感度,收获民心),赤帝之子(只要我想逃,你抓也抓不到。在绝境之时总能谋出生机),刘泪(刘备哭泣可以骗取属下的忠心)
  物品:无
  装备:雌雄双股剑(武力+1),汉将甲,汉将盔,河北驽马
  角色名称:关羽性别:男年龄:24岁
  四维属性:武力:118智力:89政治:83魅力:100
  隐藏属性:精通刀法,忠义
  天赋技能:刀神(使用长刀类武器,武力增加10点),武圣(免疫所有负面影响),春秋三刀(第一刀,武力+3;第二刀,武力+5;第三刀,武力+7;之后回归正常值)
  物品:无
  装备:青龙偃月刀(武力+1),河北驽马,校尉甲,绿袍,绿巾帻[zé]
  角色名称:张飞性别:男年龄:19岁
  四维属性:武力:117智力:85政治:53魅力:87
  隐藏属性:精通矛法,暴躁
  天赋技能:矛神(使用长矛类武器,武力增加10点),咆哮(降低对面武力值1—5点)
  物品:无
  装备:丈八蛇矛(武力+1),河北驽马,校尉甲,黑袍,樊哙冠(武力+1)”
  看着这四人的数据,龙焱心想,难怪这曹操与刘备二人在历史上都能创出一番功绩出来。
  张绣虽然诧异龙焱会放了自己,但是还是骑马离开了。
  此时的西凉大营,庞德带兵回来之后,便是向马腾报告战况。
  “主公!”庞德拱手道。
  “令明,张绣怎没与你同来?”马腾问道。
  “启禀主公!张绣打落敌将淳于琼,刺伤敌将张任,最后被将军侯擒住了。”庞德说道。
  “看来是我错怪他了。”马腾说道。
  之后庞德向马腾报告了一下盟军情况,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一银甲将领。
  “主公!”张绣走了进来跪道。
  “张绣?你不是被擒了吗?莫非你逃出来了?”马腾惊讶的问道。
  “不是的主公,是将军侯放卑职出来的。”张绣羞愧的说道。
  “放你出来的?”马腾有些警惕起来。
  “主公!张绣打落淳于琼,刺伤张任,按理说不应该放他出来才是。然庞将军也说了,这二人只是受伤,不见殒命,定是苦肉计也!主公!张绣定是将军侯放来的内应!”李傕说道。
  马腾思考了一番,向庞德问道:“令明!你将当时情况速速说来!”
  “喏!”庞德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战况,并且把张任与张绣的枪法招式相同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主公!其实末将观察到将军侯的枪法与张绣将军的也颇为相似!”庞德说道。
  “张绣!我且问你,这是怎么回事?”马腾问道。
  “回主公!其实将军侯是卑职的师弟。”张绣说道。
  “师弟?”马腾有些犹豫。
  “是了,是了!主公!张任与将军侯都同属一阵营,偏偏张绣将军在我们这边,这张绣定是那盟军的内应!”李傕顿时恍然大悟道。
  听到李傕的话,马腾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你有何话可说?”马腾问道。
  看见马腾已经不相信了自己,张绣的心有些凉。
  “末将无话可说。”张绣回道。
  “好!念在你之前立过不少功劳,我不杀你!来人!将张绣关进地牢!”马腾说道。
  “主公!我侄儿一直对主公忠心耿耿啊!”张济说道。
  “倒是忘了你了!先将张济兵权收回,命人将他看着,若有异样......”马腾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狠心下来,“就地格杀!”
  “喏!”众将士拱手道。
  此时的张绣被关在黑压压的地牢里,脑海里一直闪现着张任割断战袍的一幕:
  “师兄!没想到你要取我性命!今日你我有如此袍!”
  “没想到你要取我性命!今日你我有如此袍!”
  “今日你我有如此袍!”
  张任的话,一直萦绕在张绣的耳边。
  还有今天帅帐里,马腾那双怀疑自己的眼神,李傕暗地里的冷笑,庞德眼中的鄙视,只有自己的叔父在苦苦哀求。
  张绣忘不了马腾最后的那一句冷冰冰的话:若有异样,就地格杀!
  也许......
  也许我真的错了!
  对不起,师弟!
  是师兄被功名利禄迷失了心!
  如果......
  真的又有如果吗?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张绣有些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