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十八章 冀州的神秘老友

  龙焱在颍川已有几日,陪着郭嘉或饮酒,或赋诗。很快的,龙焱神童之名得到了颍川所有儒士的认同。连庞德公都说,此子如年幼麒麟,他日必将名震天下。幼麟之名便取代了龙焱之前神童的称号。
  在颍川逗留了几日后,南华真人带着龙焱离开,动身前往冀州。南华真人说,去见某个好友,让龙焱学些本事。
  颍川书院门外,水镜先生与郭嘉相送。
  “臭道士,你这次带人丢了我脸面,下回我寻到优秀弟子,让他将面子找回来。”水镜先生说道。
  “老匹夫,就你那识人的能力,怕是等你到升天之日我也等不到了!哈哈哈!”南华真人说道。
  在这俩老家伙斗嘴的时候,这时的郭嘉对龙焱调笑道,“昔日甘宁相送,大哥作下《赠甘宁》,如今我郭嘉相送,兄长怎的也表示一下吧!”
  龙焱摇头,“某这几日陪着贤弟日日饮酒,贤弟竟是不顾情分,真让为兄难受的紧啊!也罢,作下一首便是:
  《郭嘉送别》
  (郭)外碧野染云天,
  山(嘉)水美惹人恋。
  贤弟(送)我终有别,
  最是离(别)情更切!”
  “哦?兄长这是一首藏头诗?倒是有趣的紧,兄长记得来找我喝酒!”
  “一定!贤弟保重,告辞了!”龙焱抱拳道。
  很快的,南华真人与龙焱消失在郭嘉与水镜先生的视野中。
  水镜先生感叹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朝云雨便化龙!乱世要来了,小家伙,我们回吧!”
  “一朝云雨便化龙吗?大哥,待我学成,必来寻你!”郭嘉心中想到。
  此时的龙焱与南华真人正在山林中呼喊着小白虎,之前怕入城太过招摇,龙焱便让小白虎自己在山林活动,似是听懂龙焱的话,小白虎那时进入到山林深处。
  “小白!小白!”龙焱呼喊着,突然远处丛林似是有动静,猛然,窜出一白色小兽,正是小白虎。
  之后,龙焱一行人便在前往冀州的路上,一路上,龙焱二人遇到不少匪寇,但是此时的龙焱已经有83的武力值,相比较一般的二流武将都不枉多让。再加上龙焱出色的箭艺,一路上的匪寇没少死在龙焱箭下,弓弦一响,必取一命。
  “师尊,我们去冀州寻谁?”龙焱问道。
  “徒儿,到了你自便知。”南华真人说道。
  约十日后,龙焱师徒来到了冀州常山郡,在郡外有一青山,山下有一酒垆。南华真人在山下买了一坛酒,带着龙焱上山,沿途皆是青松翠柏,四处风景宜人,虫鸣鸟叫。龙焱让小白留在这片山林,然后便随南华真人继续向前走去。
  “师尊,您的友人便在此山之中吗?”龙焱还是好奇的问道。
  “你到了便知。”南华真人故作神秘。
  行至山顶,山顶处有一苍天巨柏,树下有一茅屋,茅屋外有一中年老者,身宽体庞,孔武有力,正盘坐在那,一呼一吸,犹如凤凰吐息。气息煞是凌冽,龙焱感觉一股灼热感扑面而来。那老者睁开双眼,慧目如炬。
  这时南华真人开口了,“徒儿,此人名叫童渊(字熊付),外号蓬莱枪神散人。一手枪使的出神入化,自创百鸟朝凤枪,还不去拜见师父。”
  龙焱一听,厚着脸皮上前拜道:“徒儿龙焱,拜见师尊。”
  童渊一瞥,“哪来的小娃娃,胡乱攀师。”龙焱好生尴尬。
  “熊付,他是我徒儿,武学奇才,你便收下他吧。”南华真人说道。
  “我道是谁,臭道士,你哪来的闲工夫看我。”童渊说道。
  “哈哈哈!我寻得一天资卓越的弟子,不敢独享,便是来寻你分享。”南华真人笑道。
  “天资卓越,臭老道,我教的是枪法,天资卓越是学你的道,与我何干!”童渊置气道。
  “乖徒儿,去那寻一把长枪,耍耍,给你的童渊师尊瞧瞧。”南华真人说道。
  “是,师尊。”龙焱拱手一拜。
  龙焱走到那武器架前,取来一把长枪,舞动了起来。枪法蕴含着五行八卦的威力,枪法密集,仿佛可以挡住一切。
  “遁甲天书?臭老道,你这徒弟遁甲天书学到哪了?”童渊问道。
  “全学完了。”南华真人淡然回道。
  “全......全学完了?他打娘胎开始练的?”童渊不信道。
  《遁甲天书》有两仪四象八卦,两仪是为攻守,分衍出天罡三十六武技,十八般武艺攻守各一技;四象为练兵之道,八卦分衍出地煞七十二阵法,用于行军打仗排兵布阵。
  “对了,他只用了三年时间,同时将我那《太平要术》与《太平清领道》也学完了。”南华真人补充道。
  “我曹,你这哪是天资卓越,这简直是天赋近妖啊,不,就是妖。”童渊感叹道。
  “徒儿,舞完否?舞完了,我们便下山了。你家童渊伯伯不想教你,我们去往别处寻师,那并州李彦与你童渊伯伯师出同门,我们回并州。”南华真人说完,转身要走。
  突然,童渊一把拉住,“臭老道,不道长留步,我教,我教还不行吗?”南华真人执意要走,童渊撒娇道:“仙长!”
  嘶!南华真人一阵恶寒。“好吧,既然你童渊伯伯执意要留,徒儿,还不去拜见你师尊。”南华真人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龙焱伏身拜道。
  “好!徒儿请起。适才我见你舞动的枪法是为《遁甲天书》里的五行枪法和八卦枪法,五行八卦枪攻击虽凌冽,防守也足够,但是却缺少变化。而我的百鸟朝凤枪则是精通于变化之道,百鸟朝凤一共一百招,日后我们慢慢学。今日,让你学的便是步法,身法。你去屋内取水桶,到山下打水来,将厨房中的水缸装满,等你练到不洒下一滴水的时候,我再教你下一步。”童渊说道。
  “是,二师尊。”龙焱说道。
  “什么,二师尊?今天不将水蓄满,不准吃饭!”童渊气道。
  “熊付,息怒,息怒!二师尊没什么不好的。我在山下给你带了一坛酒,我俩在此饮酒。”南华真人朝龙焱使了一下眼色。
  龙焱当然知道南华真人这是什么意思,他让自己晚上打猎烤肉来对童渊行贿。龙焱上上下下跑了许多趟,不得不说,山路崎岖,使水不倾斜泼洒真的很难。
  很快的,随着水缸的水面逐渐升高,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龙焱在山上打了几只野兔,烤完后,给小老虎送了两只,带着剩下的五只上了山。
  龙焱先是对南华真人拱手,然后转身对童渊说:“二师尊,水挑完了。这是弟子烤的野兔,还请二师尊品尝。”
  童渊闻着香味接过龙焱递过来的烤兔,吃了一口,便开始不顾风度的吃了起来,边吃嘴巴里还念叨:“徒儿,你这枪法不咋地,这烤野兔倒手法倒是不错。”
  吃完烤兔,三人各自回房,便是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