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二十六章 鲜卑来袭

  第二日清晨,龙焱被小黄门带去太学院,路上那小黄门再三交代,到了太学院要陪好两位皇子,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进入太学院,龙焱被带到一处雅致的书房,屋外立着两个侍卫,都是好手,屋内一位老先生,两个身穿黑红蟒袍的孩童,一个看起来八岁,一个约莫只有三岁。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王公贵族的子弟,约莫十人左右。
  进去后,那年长一些的孩童走了过来,“你便是那新来的太子侍读?”
  “回皇子殿下,正是在下。”龙焱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刘辩觉得无趣便是走开了,可是有一紫袍少年走了过来,“听说你得罪了我们袁家,我劝你现在磕头认错还来得及,小小六品和戎护军,我袁家还不放在眼里。”
  “我不知你何来的自信,袁术我都敢打,更何况你这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龙焱不屑道。
  “你......”一直以来,这位少年在家族中的地位本就比袁术低了几筹,如今被龙焱这么一嘲讽,更是脸色难堪。不过想到他连纪灵都可以轻松击败,便是拂袖离去。
  老先生用戒尺敲了敲桌案,几位学生纷纷跪坐好,龙焱也寻得一处坐下。老先生讲的是《礼记》,龙焱早就滚瓜烂熟了,觉得无聊便是睡起觉来。那袁家弟子一直盯着龙焱,见他敢在先生面前睡觉便是对老先生拱手一拜,然后指着龙焱说道:“先生,有人睡觉。”
  那老先生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果然看见龙焱在睡觉,那老先生拿着戒尺走了过去,抬手便是朝龙焱打去。龙焱睡梦中,突然一阵警觉,见戒尺袭来,迅速用手接住了戒尺。
  周围孩童一阵惊呼,那老先生也是心惊,但是又回过神来,责问道:“老夫卢植(字子干)教书十余年,弟子三千,却从未有过在老夫讲课睡觉的。可是昨夜未睡好?”卢植想让龙焱顺着台阶下,免得丢了面子。
  可是龙焱却是说道:“非也,觉得无趣,故此小憩。”
  “无趣?你倒是有趣的紧啊,先贤著作,不读《礼记》,不晓礼数。课堂睡觉,如此无礼,你竟说无趣!”卢植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了然于心,自是无趣。”龙焱摊手说道。
  “了然于心,好!我且考你,学记一章,你背与我听听!若是背不出,别怪老夫不客气!”卢植说道。
  “发虑宪,求善良......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龙焱将学记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
  之后卢植考验了其他几个章节,以及对其意思的见解。龙焱的见解独特,连卢植都觉得受益匪浅。
  突然他发现了龙焱的重瞳,惊讶的问道:“你是那幼麟龙焱?”
  “正是在下。”龙焱拱手回道。
  卢植赞许的点了点头,“你睡觉可以,但是不要影响周围学子听课!”
  什么?这都行?那袁家公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卢植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那皇子辩若有所思,龙焱倒头继续睡了起来。
  放课后,刘辩再次找到龙焱,“孤与你做个交易如何?”
  龙焱略微诧异的看了刘辩一眼,问道:“是何交易?”
  “你辅佐于孤,助孤得到太子之位,孤助你升官发财。要知道,你与袁家已经结下了仇,你要想在朝堂之上有所作为,孤觉得很难。当然,孤只能够给你机会,其他的要看你在父皇面前表现的如何。”刘辩说道。
  此时龙焱才知道,当初董卓之所以废刘辩立刘协为帝,是因为刘辩不好掌控啊!“好,我答应你。”龙焱说道。
  刘辩走了出去,门口两守卫跟了上去。
  有意思,实在有意思,身边侍卫不凡,又四处拉拢贤才,这个刘辩八岁就有如此心智。若是背后还有高人相助的话,那么洛阳这趟浑水不简单啊!
  翌日早朝,龙焱以和戎护军的身份被传唤到大殿,只不过龙焱站在武将一列的末尾。
  有人启奏道:“启禀陛下,鲜卑首领檀石槐死后,其子和连继位,率领五万鲜卑部族来袭,近来已经攻占幽州渔阳郡一带,幽州刺史郭勋派人前来请援。”
  “鲜卑部族着实可恶,诸位爱卿,谁愿领兵前往。”刘宏问道。
  武将前列一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末将皇甫嵩(字义真)愿意领兵前往,不过末将厚颜向陛下讨要一副将。”
  “哦?爱卿可是看中了哪位将才?”刘宏问道。
  “禀陛下,微臣讨要的便是有幼麟之称的和戎护军龙焱。”皇甫嵩说道。
  “诸位爱卿,可有异议?”刘宏问道。
  蔡邕走了出来,“龙护军天资聪慧,且武艺非常,此行同去,定能马到功成!”
  卢植走了出来,“太学院中,龙护军天资聪慧,才智非凡,微臣觉得尚可一试!”
  一彪悍胖子走了出来,“臣何进(字遂高)附议!”
  一紫袍男子也走了出来,“臣袁隗[wěi](字次阳)附议!”说完看了龙焱一眼。
  龙焱想到,皇甫嵩突然举荐自己,应该是刘辩的原因;蔡邕举荐自己八成是我是他准女婿的缘故;卢植应该是欣赏我的才华;何进本就站在刘辩阵营;至于那袁隗,应该希望我在此次鲜卑之乱中死去吧!这么看来,刘辩在朝中已经有不小的势力,他拉拢我不仅仅是看中我的才华,他应该将蔡邕和卢植都算计进去了。好一个皇子辩啊!得我一人,除了袁家以外,没人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既然众卿家都极力举荐龙护军,那么龙爱卿出列!”刘宏说道。
  “末将在!”龙焱走了出来。
  “朕封你讨寇将军,作此次皇甫将军的副将,明日随军出征。”刘宏说道。
  “谢陛下!”龙焱叩首道。
  “皇甫将军,朕给你五万北军精兵,势必要拿下和连人头!”刘宏说道。
  “微臣遵旨!”皇甫嵩拜道。
  “退朝!”张让尖细的声音响起。
  在路上,曹操与袁绍相继来祝贺,那袁隗走过去低声对龙焱说:“得罪我们袁家,看你怎么死!哼!”说完他便拂袖离开。
  五品杂号将军讨寇将军么?在五品杂号将军里算是中流的了,这次鲜卑之战,一个区区五品将军可满足不了我!龙焱看向天空,于是回去准备了。
  未央宫中,刘辩把玩着一把匕首,“机会,孤已经给你了,至于能否把握,就看你自己的了!将来能否成为孤的左膀右臂,今日便是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