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四十九章 丁原死

  凉州陇县,此时的丁原正在营帐中坐着,下首数名将领,马腾自立凉州牧,将自己等人拦在武威郡外。
  “义父,马腾匹夫欺人太甚!”下首吕布说道。
  丁原若有所思,问道:“文远(张辽),你怎么看?”
  下首一面如紫玉,目若朗星的少年将领拱手道:“主公,末将以为马腾势大,不宜硬拼,当徐徐图之。主公可修书与洛阳,让天子派兵支援。同时并州离凉州近,可派人前往并州请将军侯相帮;张扬乃主公旧部,主公可命人去上党郡请他出兵,我等只需静静等待战机。”
  丁原若有所思,说道:“文远此计可行,但我军粮草不足,不宜太久,若是能去截得马腾军的粮草,此计才是完美无缺。奉先,多派些斥候出去,让斥候尽快找寻到敌军粮草运输线路。”
  “喏!”吕布拱手道。
  吕布离开后,丁原问道:“文远,张扬乃我部曲,其来增援我并不怀疑,但是将军侯此时正在料理并州事宜,怕是不会前来。”
  张辽起身道:“将军侯仁义,主公昔日曾派兵支援雁门郡,他定是不会忘记主公恩情。若是主公还有所顾虑,辽愿意前往并州,请兵来援!”
  “嗯,你去我定是放心,那你明日便启程前往并州!”丁原说道。
  “兵贵神速!援军早些到,就对主公越有利,辽现在就启程!”张辽说完,便是辞别丁原,策马前往并州。
  而此时的武威郡中,马腾坐在上首,下首跪坐着数十人。
  马腾说道:“我等虽然占据了凉州,但丁原在陇县扎寨,让我寝食难安,诸位可有破敌之策?”
  下首一身材瘦弱,嘴角一撮八字胡须的儒士起身道:“主公,儒有一计!”
  “哦?文优(李儒)有何妙计,速速讲来!”马腾说道。
  李儒拱手道:“丁原自并州来到凉州任职,所携物资多为金银细软,粮草只能支持军队到达治所,就算有些剩余,顶多也只能够维持月余。我军八十万余众,然丁原不过七万人,其断然不会与我军硬拼。依儒推断,丁原定是打算派人前往洛阳与并州请援,然等到洛阳军队到达陇县,少说也有一个月的行程。若是儒所料不差,丁原现在应是派人四处寻觅粮草去了。然而在丁原到来之前,儒已经派人将陇县四周的村落全部迁到了武威郡内。故此,其若想要粮,定会四处寻找我军在城外的粮草所在地。这几日,我们只要事先准备一处装满干柴与猛火油的营寨,然后派人假装运送粮草到营寨之中,等到丁原的斥候见了,必定回去禀报。到时候我军在营寨四周埋下伏兵,待到丁原军队进来劫粮,火箭遮天,点燃整座营寨,让丁原的军队有来无回。”
  “嗯!此计甚妙!”马腾赞许道。
  “主公,诩有一计补充,加上诩的这一计,李儒兄的妙计定然完美无缺!”下首一紫袍儒士说道。
  “哦?文和(贾诩)速速道来!”马腾说道。
  “我军在丁原军队来的路上埋下一只兵马,在陇县外也埋下一只兵马。待到丁原军队离开陇县一炷香的时间,陇县外的兵马便杀进去,烧毁丁原的营寨与粮草。埋在路上的那一只,待到丁原军队中计原路逃回之时,再半路杀出,丁原定然无力回天耶!”贾诩说道。
  “哈哈哈!我得文优与文和,何愁大计不可图也!”马腾笑道。
  “张济听令!”马腾叫道。
  “末将在!”一身穿鱼鳞铁铠的将领起身应道。
  “命你带人在城外建立一处营寨,同时准备猛火油与干柴。”马腾下令道。
  “喏!”张济接令下去准备了。
  “李傕[jué](字稚然)、郭汜[sì]听令!”马腾叫道。
  “末将在!”两人起身拱手道。
  “命你二人率领五万弓箭手埋伏在营寨四周,待到丁原军队一进营寨,就让他们有来无回!”马腾又是扔出一令。
  “喏!”二人接令退到一旁。
  “庞德(令明)听令!”马腾又是取出一令。
  “末将在!”一魁梧汉子起身拱手道。
  “命你率领两万人埋伏在丁原军前来的路上,莫要走脱了敌将!”马腾将令扔给了他。
  “喏!”庞德接令退到一边。
  “华雄何在?”马腾叫道。
  “末将在!”一精壮汉子起身拱手道。
  “命你带领三万西凉铁骑,埋伏在陇县外围,待到丁原军队离开一炷香的时间,便给我马踏敌营,烧毁丁原的粮草辎重!”马腾将最后一令扔给华雄。
  “末将领命!”华雄拱手道。
  “诸君与我共力戮敌,他日若是我登高位,必定不会忘记诸君!”马腾道。
  “愿为主公效以死命!”诸将拱手道。
  在经过张济一日的布置后,假营寨已经准备好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张济便是带人护送粮草(实则是猛火油与木柴)前往假营寨中。丁原的不少斥候都查探到,密林深处似乎有一座装粮草辎重的营寨。
  “你确定否?”丁原向下首的斥候再三的询问道。
  “卑职确定,卑职已经在那观察几日了,有大量的马车辎重往里面送!”那斥候报告道。
  “好!吾儿奉先何在?”丁原呼喊道。
  帐外进来一人,拱手道:“父亲!您唤我何事?”
  “斥候已经寻得马腾的粮草所在地了,你带三万并州狼骑前去,马上装些布袋,将他们的粮草给我劫了,劫不了的就给我放一把火烧光!”丁原说道。
  “喏!”吕布喏声道。
  之后吕布带着三万并州狼骑离开了陇县,在斥候的带领下,前往所谓的粮草大营。
  陇县外的一处丛林深处,此处人影窜动。
  “将军!丁原军队出城了!”斥候来报。
  “走了多少人马?”华雄问道。
  “约莫三万骑兵!”那斥候说道。
  “也就是说敌营现在还有四万人,传我号令,马蹄裹上布匹,准备出发。”华雄下令道。
  三万西凉铁骑牵着马匹缓慢的向陇县靠近,而埋伏在半路的庞德已经可以听到远处隆隆的马蹄声。
  “叫将士们隐蔽好!”庞德低声道。
  当吕布驾马带着三万人从庞德埋伏的地方经过的时候,此时陇县的华雄手持虎头大刀跨身上马,“儿郎们,一炷香的时间到了,随我杀进敌营!杀!”
  华雄一马当先,身后跟着隆隆的铁骑。
  “敌袭!”瞭望台的并州兵看见那漫山的骑兵,赶紧敲响了战鼓!
  华雄一马当先,用虎头大刀拨开了几支羽箭后,一刀挑开了营寨前的拒马,一人冲进营中。门口的并州兵还未将营寨的大门关上,便被华雄的大刀一刀砍掉了脑袋,鲜血飞溅在木门上。
  身后的西凉铁骑被营寨上的几支弓箭射到在地,后面的骑兵搭弓射箭,数千只箭雨将营寨上的几十个弓箭手射成了刺猬。隆隆的铁骑冲进营寨,像一股洪流,沿路的并州兵不是被马蹄踏死,就是被西凉铁骑的长枪夺取性命。起初还有些人抵挡,但是发现徒劳无功之后,营寨里的并州兵开始四处逃窜,不少人被后面的人推倒,然后被后面无数双只脚践踏而死。
  “不要惊慌!结阵抵抗!”丁原的声音在混乱的营中显得格外渺小。若是吕布或者是张辽在这里,也许能够控制的住混乱,但是丁原的声望,在军中没有那么高。
  策马而来的华雄看见了营寨前被数十亲卫簇拥的丁原,似乎他还在控制混乱。华雄拍马向前,虎头大刀在地上拖着,亲卫们见一骑向丁原而来,上前准备抵抗。“哗!”虎头大刀夹带着砂石向人群劈去,巨大的刀刃夹杂着破风声,将数名亲卫当场砍死,站在最前面的那人直接被削成了两半!
  丁原见来人如此凶猛,便是想要逃窜,十几名亲卫拼死抵挡,想为丁原争取逃跑的时间。奈何华雄刀法精湛,武艺高强,十几个亲卫不一会儿就被解决了。逃出数十步的丁原抢下一西凉铁骑的马匹,正欲翻身上马。一道寒光闪过,丁原发现自己离马匹越来越远,而那扶着马匹的无头尸体却是那么的熟悉,“噗通!”丁原的首级在地上滚来两圈停了下来,眼睛还是睁大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