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五十九章 算计张绣

  待到众人离去,张任上前拱手道:“不知将军侯留下末将,所为何事?”
  龙焱微微一笑,道:“其实你可以换一种称呼,比如说:师弟。”
  “师弟?莫非将军侯您是......”张任没有继续往下说。
  “百鸟朝凤枪。”龙焱提醒道。
  张任暗道果然,却是激动的问道:“师尊又收徒弟了?”
  龙焱笑道:“师尊除了本侯之外,还收了一个小师弟做关门弟子,其名赵云。”
  张任撇撇嘴道:“昔日师尊收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到如今他又开门又关门的,也不怕门坏了。”
  “哈哈哈!”龙焱被逗笑了,这个师兄性格挺不错。
  “不知师兄可否追随于本侯,我们师兄弟四人,日后一同开创功绩。”龙焱问道。
  张任严肃的说道:“多谢将军侯抬爱了,但是益州牧刘焉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得不报!”
  “既然如此,本侯也不强求。希望他日我们不用兵戎相见,对了,二师兄可知张绣师兄就在西凉大营?”龙焱问道。
  “大师兄在西凉大营?那我们岂不是要兵戎相见了?”张任问道。
  “二师兄可以书信一封寄予大师兄,让他尽量不要与我们兵戎相见的好。”龙焱提议道。
  “好!我回去便写一封书信给他。将军侯,告辞!”张任说道。
  龙焱点头,看着张任离去的背影,龙焱心中说道:对不起了,二师兄,你与大师兄一同学艺,自是关系极佳。利用你让张绣与西凉军产生隔阂,不是我本意所为,但盟军需要一场胜利。不然盟军退败,马腾便会来对付并州了。
  “史阿!”龙焱唤道。
  史阿从暗处走来,拱手道:“主公何事?”
  “令剑卫将张任写的书信交予张绣手中,同时令人四处宣传,说张绣意欲与盟军勾结。”龙焱说道。
  “喏!”史阿拱手完,便下去了。
  到了夜晚,凉州军大营,一西凉兵走向张绣营帐,门口两个守卫将他拦了下来。
  “孙无,可有要紧事?”那两守卫明显认得这男子。
  “哎!别提了,昨夜喝了点酒,被张将军发现了。他罚我今天替他打扫屋子。”那叫孙无的西凉兵回答道。
  “哈哈哈!你这酒鬼,主公三令五申的行禁酒令,张将军没砍你小子脑袋就不错了。进去吧,打扫干净点。”两守卫笑着让开了路。
  孙无进去之后,假装整理屋子,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他将信笺悄悄的放在张绣的案几上,逗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张绣回来了,发现案几上有一封信笺,便是问守卫:“可曾有人来过?”
  那守卫回答道:“不曾有人来过,只有孙无进来打扫过。”
  “孙无?昨夜饮酒的那个吗?好了,本将军知道了。”张绣对他有点印象,昨夜被自己抓到饮酒,今日好像是让他来打扫营帐来着。
  想着便打开了信笺,却发现是师弟张任写来的信,信中内容无非是询问张绣近来过的可好。还有便是提到自己在盟军阵营,希望两人不要在战场上碰面。
  张绣提笔回了一封,信中大底内容就是张绣说自己过的不错,然后战场上相遇在所难免,毕竟两人各为其主,然后自己会记得昔日的师兄弟情面的。
  “来人!去将孙无唤来!”张绣说道。
  不一会儿,孙无便被叫了过来。
  “既然你是盟军的探子,那么你今后就不能留在军中了。将此信送出,你便不用回来了。”张绣说道。
  “喏!”孙无将信取走,便前往盟军大营。
  第二日清晨,龙焱收到了张绣的那封信,取出信笺,叫军中主簿按照信中笔记再写了一封。信中内容改成了张绣知道张任在盟军之中很震惊,然后字里行间透露出浓浓的师兄弟情谊,并且表示在战场上不会和张任对上。
  写完之后,龙焱让史阿安排剑卫将信送到李傕营帐之中,因为他相信,张绣属于张济阵营,李傕不会放过这个打压机会的。
  之后,各势力陆陆续续来到帅帐,询问龙焱破敌之策。龙焱卖了一个关子,晌午时刻,自见分晓。
  西凉营寨中,李傕得到信笺后,便将信送到了马腾手中,马腾起初不信。但是当他将之前张绣的字迹一对照,便是阴沉下脸来。
  “来人!去将张绣给我带来!”马腾说道。
  不一会儿,张绣便被侍卫带了过来。
  “主公!不知唤末将何事?”张绣拱手道。
  “哼!”马腾将信甩在了张绣的跟前,说道:“自己看看吧!”
  张绣疑惑的捡起了地上的书信,顿时一惊,说道:“主公,昨夜确实师弟写予末将一封书信,但是末将所回之信并不是这封。”
  李傕说道:“哦?那张将军是承认与盟军勾结了咯?”
  “李傕,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写信中只是说彼此各位其主,战场相见再所难免。”张绣说道。
  这是帐外又来一守卫,禀报道:“主公,在张将军帐中搜到一封书信。”
  李傕走过去,将信取来递给了马腾。
  马腾看了之后,一把将信甩到了地上,怒道:“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张绣将信捡起来,却见信中内容与昨夜自己所见书信大有不同,信中张任要求张绣为盟军画出阵营布防图,然后里应外合。
  “主公!冤枉啊!”张绣伏身拜道。
  “主公!在张将军营中搜出布防图!”又是一守卫进来。
  “证据确凿!张将军你好大的胆子啊!”李傕冷笑道。
  那地图自然不是张绣所画,是剑卫画出后,将地图藏于张绣枕头之下。
  “来人!将张绣拖下去斩了!”马腾怒道。
  “主公!我侄儿一直对主公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还望主公饶他一命!”张济出来跪道。
  “主公,诩觉得有些蹊跷,应当查明之后再做打算!”贾诩说道。
  “儒附议!”李儒拱手道。
  张绣拱手道:“若是主公不信,末将愿意领五万人马前去盟军阵营叫阵!以正末将清白!”
  马腾想了想,说道:“好!若是你去取得张任人头,我便信你!”
  “喏!”张绣站起身来,前往兵营点兵。
  张绣胯下一匹白马,身穿银色宝甲,手中一杆虎头金枪,带着五万西凉兵来到盟军阵营叫阵。
  “汉军出来!与我战上一百回合!”张绣驱马喊道。
  在帅帐之中的龙焱听到叫喊声,对着诸人笑道:“破敌之计来了!诸位与本侯一同前去!”
  龙焱抬脚出了帅帐,身后众人紧跟而上。
  龙焱领着五万汉军出了营寨,问道:“哪位将军,愿意上前迎战?”
  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那西凉将领威武,张飞正欲上前。
  龙焱说道:“素问淳于琼将军勇不可挡,不如淳于琼将军去壮一下我军之威!”
  在阵中的淳于琼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但是龙焱已经点名让自己去了,只能驱马上前。
  “那厮,我淳于琼来会会你!”淳于琼拍马上前。
  “大哥!这将军侯真让人火恼!”张飞小声嘀咕道。
  “三弟,不得无礼!”刘备说道。
  不过确实,每当刘备这边有人想要上前的时候,这位将军侯不是自己顶上去,就是让别人顶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