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二章 汉匈大战

  龙焱想到晋阳城的世家豪强个个满面油光,而城外的百姓饿的只能靠树皮充饥,难怪黄巾军造反有那么多人响应。看着这一切,十万将士一脸茫然,他们对这次出征的信念已经动摇了。他们责问自己,为朝廷卖命值不值得。
  似乎看懂了将士们的心思,龙焱持枪高声呼喊道:“将士们,你们记住了!我们是为大汉百姓而战的,不是为了朝廷。我们为的是不让百姓再受战争磨难,为的是不让大汉百姓不受外族压迫,为的是让边境百姓四处逃难。我们是为百姓而战,为民族而战。杀!”
  原本落下的士气顿时高涨,山呼:“杀!杀!杀!”
  “将士们,分发一些干粮给流民,我们走!”龙焱长枪一挥,脚下赤云冲了出去。
  十万将士留下一些干粮,追随龙焱而去。很快的,留下的粮食便被流民们一顿疯抢。越往北走,倒在路边的尸体就越多,龙焱打听到,匈奴已经占领了雁门郡。匈奴单于纵容手下四处掠夺,不少流民都是从原本的村庄里逃出来的。雁门郡太守被杀,城中守军被割下头颅,挂在城墙上。雁门郡里的汉人除了貌美的女子,都被杀光了。尸体被扔到了城外护城河中,护城河水已经染成了红色。
  龙焱在雁门郡驻扎了下来,于夫罗得知汉军骑兵到了,便将四周的军队收拢到城中。在休整了一天后,龙焱带着十万将士来到了雁门郡城下。龙焱指挥十万骑兵原地待命,一人驱马来到雁门郡城门前。
  “于夫罗小儿,你爷爷龙焱我带人取你脑袋来了,还不洗干净脖子,给你爷爷滚出来!”脚下赤云一阵嘶鸣。
  城外守将将话带到于夫罗耳中,于夫罗一把推开了怀中的汉人女子,那女子头撞在桌角上,额头豁然一个口子,鲜血直流。
  “右贤王何在?”于夫罗也不搭理。
  下首一魁梧汉子放下美酒,起身走了出来,“单于!”
  “集结勇士们,去会会这个传说中的冠军侯!”于夫罗说道。
  “汉人小小的一个将军,只有那弱小的鲜卑人会惧怕他,我们匈奴人是草原上的雄鹰。我们匈奴的勇士在单于您的带领下,定会将他撕碎!”去卑说道。
  于夫罗带着二十万匈奴铁骑出了城,战马嘶鸣,声音震动天际。
  于夫罗扬鞭上前,“你们谁是那冠军侯?”
  龙焱驾马而出,拉住缰绳,“爷爷在此!”
  “狂妄的小子,我们草原上的雄鹰可不会惧怕你的虚名,等我撕碎你的身体,砍下你的脑袋的时候,希望你还可以这么嚣张!”于夫罗说道。
  “哼!昔日鲜卑部族的首领也这么和我说话,然而现在他的脑袋立在长城外的京观之上。雁门郡的将士与百姓不会白死,我会用你们所谓匈奴勇士的头颅,筑成更高的京观,来祭奠死去的亡魂。”龙焱不屑地说道。
  于夫罗哼了一声,拍马而回,龙焱也调转马头回到阵前。
  面对两倍于自己的敌人,龙焱骑着赤云在阵前来回奔跑,他鼓舞道:“将士们,大汉的百姓靠我们守护,匈奴人的屠刀靠我们抵挡,你们是大汉最优秀的将士,你们终将随我马踏草原!杀!”
  于夫罗拔剑高呼:“勇士们,杀完这些汉人,我们就南下抢女人,夺钱财。到时候汉人就是我们的奴隶。勇士们,杀啊!”
  “全军听我号令,摆车悬阵。”龙焱呼喊道。
  十万骑兵,摆成一百个游阵,游阵以一千骑为单位,阵眼是千夫长,然后一圈圈向外,骑兵数量逐渐增多。阵中骑兵都向同一个方向旋转,犹如一个个车轮在转动。
  于夫罗下令射箭,漫天箭雨射向一个个游阵,龙焱一马当先,手中龙吟枪舞的密不透风,八卦枪法被用的淋漓尽致。一波箭雨,还是不少将士被射死,跌落马下。游阵中,每当外围有人死去,里面就有人出来补上。
  一百个游阵高速旋转的撞向匈奴骑兵,旋转的游阵如同锋利的车轮,硬生生将匈奴的骑兵切开数条口子。在第一次碰撞之后,匈奴骑兵就损失了两万余人。一时间,汉军士气大振。但是不得不说匈奴骑兵骑术高超,在开始混乱了一段时间后,又是整顿好了阵型。于夫罗下令两翼将汉军骑兵包抄,中军骑兵搭弓射箭,一波波箭雨,汉军骑兵损失颇重。
  龙焱冒着箭雨,挥舞银枪带着军队冲向匈奴阵中,很快的,两军便是进入胶着的白刃战,骑兵失去速度,在战场相互拼杀。汉军五人一组,艰难的抵挡着四面而来的匈奴骑兵,匈奴骑兵马上作战能力极强,汉军虽然顽强,但是却抵挡不住猛烈的攻势。
  匈奴阵中,有一赤色宝马飞速奔驰,马上有一少年快速舞出枪花,将面前五六个匈奴骑兵刺死后,又是扎进前面敌军之中。其身后有一千骑紧紧跟随,收割着被少年冲散的匈奴的人头。周围的匈奴骑兵越来越多,而身后的汉军骑兵却越来越少。突然,自远处,疾驰出一股金甲骑兵,为首一人手持赤色大刀,“主公!末将黄忠来也!”
  数千金甲骑兵犹如尖刀直插匈奴军阵,金甲骑兵皆手持长戟,所过之处,人头滚滚。龙焱一阵咆哮,带着身后百余骑,缓缓向金甲洪流靠去。
  “忠叔,你怎么来了?”龙焱兴奋的问道。
  “启禀主公,是龙虢的暗卫查探到您带兵来了雁门郡,您的父亲不放心,叫我带五千龙骧骑前来支援。”黄忠说道。
  “好,忠叔,你随我一同杀去中军,砍了那于夫罗的脑袋。”龙焱说道。
  “善!”黄忠挥动丹凤刀跟在龙焱身后。
  五千余骑在龙焱的带领下,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周围匈奴骑兵,吓得四散而逃。于夫罗带着亲卫想要逃回城中,龙焱拿起马上的落日弓射了一箭,被于夫罗躲了过去,但是箭羽射穿了他的一只耳朵,鲜血直流。虽然龙焱紧追不舍,但是于夫罗在亲卫的誓死保护下,还是逃回了城中。龙焱带着剩余部曲一路掩杀逃跑的匈奴兵,虽然杀了不少,但还是让很多人进了城。
  龙焱虽胜,却也是惨胜,十万汉军骑兵只剩下四万人,对面二十万匈奴人还有八万之多,敌我数量还是二比一。这还是因为黄忠及时赶到,掩杀了不少匈奴骑兵,不然城中的匈奴人不会少于十二万。龙焱下令打扫战场,将汉军尸体掩埋,然后将匈奴人的头颅割下来,在城外筑成京观。
  回到营寨中,龙焱不由得深思,在绝对的兵力差距与实力差距面前,一个人的勇武,在战场上的作用微乎其微。因为就算自己再勇猛,也只能杀死一千人,面对二十万的敌人,这一千人犹如牛毛。此战龙焱过分高估了自己战力的作用,导致十万汉军损失了六万人。同时,他也意识到,在战场上,一支真正的精兵部队的作用。要是没有龙骧骑,今日也不会扭转乾坤,转败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