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五十一章 八方来援

  吕布投降于马腾之后,高顺等数十人也跟着降了,马腾大喜,便是将两万余并州俘虏交给了吕布,并且封了他一个骑都尉。
  而此时去并州请援的张辽也是到达了雁门郡,城外的数十丈京观着实让他吃惊了一把。还未进城,只见城墙上几名红衣甲士便是拉弓道:“来将何人!”
  因为龙焱已经将所有的士兵都换上了赤甲军服,张辽的铠甲很明显的与自己军队的不同,所以便被拦了下来。
  张辽止住了马匹,“吁!”
  “我乃凉州牧帐下横野将军张辽,特来求见将军侯,请将军侯派兵去救我家主公!”张辽高声喊道。
  “你且在此候着,容我前去通禀!”那城上的甲士说道。
  张辽无奈,但是也只好下马候着。不得不说,现在的雁门郡与丁原在并州治理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张辽感觉到现在的雁门郡极其祥和,以前这里匈奴肆虐,百姓每天都过着心惊胆战的生活。
  不一会儿,城门便被打开了,一身穿赤色铠甲的将领带着一队人从城内走了出来。
  那人驱马上前道:“我乃将军侯帐下牙将卞喜,你寻我家主公何事?”
  “我家主公乃凉州牧丁原,被凉州叛军马腾挡在凉州外,我家主公特意派我前来找将军侯发兵救援!”张辽拱手道。
  “哈哈哈!你家主公好歹也是一个州牧,却被别人挡在了自家门外!”卞喜嘲笑道。
  “你......还请将军替我通报一声!”张辽本想发火,但是自己有求于人,还是忍住了。
  “哼!若是人人说想见我家主公,我都去通报一声,那我家主公不得忙死!”卞喜道。
  “莫要欺人太甚!”张辽有些忍不住了。
  “怎么?还想与我斗上一场不成?”卞喜说着便是挥舞起了手中的流星锤。
  张辽想到,若是拿下他,说不定就可以见到将军侯了。
  张辽翻身上马,手上月牙戟挥动了起来,“战便战!”
  “咯噔!咯噔!”卞喜骑着马挥舞着流星锤便是杀来。
  “咻!”流星锤直奔张辽面门而去!
  “铛!”张辽用月牙戟缠住流星锤的锁链。
  两人在马上来回用力较劲。
  “喝!”张辽猛地一拉,那卞喜便是被张辽从马下拉了下来。张辽驱马上前,如猴子一般将卞喜提起放在了马上。
  “快去通报张将军!”那队人马便是回去禀报。
  张曼成听了大怒,这个卞喜没事找事,去通报一下就可以的事情,还和别人去比斗。得罪了别人不说,还丢了赤甲军的脸面。
  张曼成不一会儿就驱马来到门前,翻身下马拱手道:“吾乃将军侯帐下建忠将军,适才问道手下多有得罪,还请这位将军见谅。”
  张辽见此人也颇为讲道理,便是将卞喜从马上放了下来,拱手道:“还请将军替我通报一声,就说凉州牧帐下张辽求见!”
  “适才我已经遣人前去通报了!这位将军请随我进城。”张曼成作出请的姿势。
  卞喜过来道:“将军!”
  “哼!你不是不知道黄将军治军有多严,自己去领罚吧!”张曼成说道。
  “喏!”卞喜拱手便是跟着进城了。
  而在府邸的龙焱接到兵士禀报:“说城外有一小将,自称丁原帐下张辽,前来找自己!”
  听到兵士禀报,龙焱便是让兵士引路出了府邸。走到街上,却见张曼成领着一面如紫玉的小将,那人应该便是张辽了,龙焱走上前去。
  “主公!”张曼成等人见龙焱过来,便是拱手道。
  “将军侯!”张辽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位年纪不算太大的少年。
  “这位将军可是雁门马邑张文远乎?”龙焱问道。
  “正是卑职,多谢将军侯为末将亲人报仇!”张辽拱手道。
  “哎!匈奴人着实可恶,屠害了不少雁门郡的百姓。张将军随我来,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府上聊。”龙焱说道。
  龙焱将张辽引进府中,张辽急切道:“将军侯,其实末将此次前来......”
  龙焱伸手打断道:“前来请救兵,是也不是?”
  “将军侯明察!不知将军侯能否派兵前往凉州救援?”张辽拱手道。
  “哎!不瞒文远你说,整个并州我能调动的也只有雁门郡内的十万兵马。但是雁门郡百废待兴,我不少将士都投入到雁门郡的建设中去了,能腾出手的也不过一万人马,且问八万对八十万与七万对八十万又有何区别?若是派去,不过是送我的将士送死罢了。”龙焱说道。
  “那将军侯是不派兵救援了吗?昔日雁门郡之战,我家主公可是派吕将军带三万并州狼骑来救。”张辽说道。
  “救!怎会不救,不过要看怎么救。等到朝廷大军一到,我便亲自带一万骑兵与你一同前去如何?如今你在我府中暂且休息,待到朝廷兵马一到,便随你一同前去。”龙焱说道。
  “可是......”张辽还想说什么,但是龙焱说的确实在理。
  过了几日,洛阳接到丁原送来的请援信,刘宏大怒,召文武百官议事。
  坐在龙椅上的刘宏怒道:“放肆!马腾此人胆大包天,居然公然反抗。并州牧丁原请援一事,诸位爱卿怎么看?”
  “陛下!依臣愚见当派大军前往凉州,以震朝廷威严!”卢植上前道。
  “卢大人此言差矣,马腾聚众八十万,朝廷经过黄巾之乱已经元气大伤,不宜再兴兵啊!陛下!”司空袁隗说道。
  “陛下!依卑职所见,当派大军前往。若是凉州之乱不治,那各州所派的州牧岂不成了笑话,今日凉州叛乱,明日便可能是冀州,后日可能便是徐州等等。陛下当派大军前往,以振我大汉威严!”司徒王允(字子师)说道。
  “王司徒所言在理,可是朕只有二十万大军,如何平乱?”刘宏问道。
  王允上前拱手道:“陛下!您可发榜给各州,让各州派兵组成大军前往。”
  “好!甚得朕心!传朕旨意,发榜各州,共讨叛军!”刘宏大手挥道。
  一道道圣旨从洛阳被快马送往各州治所,天子起兵伐凉的消息让天下大为震动。
  冀州太行山上,张燕也收到了天子的圣旨,一脸愁容的他便是对着身旁一大耳将领问道:“玄德,天子诏令,你觉得我们黑山军该不该响应?”
  那人原是刘备,只见他上前拱手道:“天子诏令,若是将军响应,那便可为我们黑山军正名!依卑职所见,将军当派兵前往。”
  “好!便依你所言。刘备听令!”张燕说道。
  “卑职在!”刘备拱手道。
  “命你率领二十万黑山军前往凉州征讨叛贼马腾,以正我黑山军之名!”张燕道。
  “喏!”刘备拱手道。
  这样的事情在各州上演,大量兵马前往凉州,讨伐马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