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八章 南华夜谈张角

  进入益州城的南华真人师徒此时来到城内一客栈,客栈倒也精致。
  “几位仙长,是打尖还是住店啊?”一位客栈小二上前问道。
  “劳烦,五间客房。”南华老仙答道。
  交了钱,取了牌子,一行人便上了楼。此时,师徒一行人围坐一圈。
  “师尊,小师弟他......”于吉问道。
  “哈哈哈,不错,他便是六年前的那颗金龙帝星所指引的人。”南华真人抚须笑道。
  听南华真人这么一说,师兄三人再次细细打量着这眼前半大的孩子。却是生的俊俏,一双重瞳也是深邃的可怕,如此人物当为雄主。师徒四人聊了许久,当师兄三人听说龙焱已经将师父的三卷天书学透之时,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特别是于吉,他所学的《太平清领道》有百余卷,跟着师父学了近二十多年,才学有所成。却不想小师弟三年就已经学透,还有《太平要术》和《遁甲天书》。之后南华老仙说了这几年的经历,以及谈论了现在的一些大事,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客房之中。
  “孟凌(张角的字),你留一下,为师有话和你说。”在张角要离开的时候,被南华真人叫住。
  “是,师尊。”张角停住,然后跪坐下来。
  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后,南华真人问道:“孟凌,为师交代你的事办的如何了?”
  “禀告师尊,自“建宁元年(公元168年)始,徒儿听从师父命令,于各地传道,用符水救人。此时徒儿门下门徒已经有数十万余,现在还在壮大。同时按照师尊吩咐,已经暗中囤积了粮草与兵器。徒儿也秘密培养了一只5000人的黄巾力士,统领叫周仓,是徒儿一亲信。”张角拱手道。
  “孟凌,你可知为何你兄弟三人,为师偏偏收你为徒。”南华真人严肃的问道。
  “请怒徒儿愚钝,徒儿不知。”张角告罪道。
  “因为为师曾为你兄弟三人推算过,你兄弟三人唯独你有雄主气概,能令人信服。但是,你却做不了雄主,为师让你为小师弟掀起这大汉乱世,你可愿意?你可心甘?”南华真人问道。
  张角躬身一拜,伏身道:“若是没有师尊,吾等兄弟三人已经死于汉兵刀下。徒儿父母以及族中数百余人口皆丧命,徒儿此生但无所求,只求为死去的族人与父母报仇,此生足矣。”
  “哎,昔日我与你父亲也是好友,却不想党锢之祸牵连至此,以至于你族人父母皆被屠戮。数百余人口只剩下你兄弟三人,昔日好友子嗣我自是照拂。当初我见你被仇恨淹没,便教你《太平要术》治病救人,一来磨去你心中煞气,二来便是让你借助万民之手报仇雪恨。”南华真人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却不想,你心中执念太深。也罢,这汉室王朝也是气数已尽了。你先行蛰伏,继续培养壮大势力,切记不可盲目起兵,大汉如今依旧庞大,且看那许生父子与那益州诸夷的下场便知。积攒数百年的大汉王朝不是一下就可推到的,这事得落在你小师弟手中,他才是这乱世真正的雄主。你先起来。”
  张角起身,问道:“师尊,小师弟他真有如此本事?”
  南华真人抚须笑道:“哈哈哈,你小师弟是为师七十年来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其气运如龙,重瞳不是那么简单的。当初若非项羽自刎,现在的江山不一定姓刘。别看你小师弟只是六岁孩童,但是你小师弟现在的见识以及智慧已经远超于你师兄弟三人了。”南华真人神色陡然一严,“孟凌,我教你去为你小师弟去开启这天下乱世,你可愿意?”
  张角心情澎湃,热血沸腾,“愿为小师弟的宏图伟业肝脑涂地。虽然不能够看见这大汉覆灭,但是能够推动它走向灭亡,徒儿心中已足。”
  南华真人将张角扶起,“我闻徒媳已有身孕,明日你便回去吧,省的她牵挂于你。记住,回去以后蓄积势力,切勿盲目自大。”
  “多谢师尊关心,徒儿谨记。”张角躬身拜道。
  “孟凌,你离去之后去将你师兄与师弟左慈唤来,为师有话对他们说。”南华真人说道。
  “是,师尊,徒儿告退。”张角躬身一拜便出了房门。
  半晌,于吉和左慈推门而进,“不知师尊深夜唤我等前来所为何事?”于吉二人躬身问道。
  “你二人且坐,不知你们觉得你小师弟如何?”南华真人饮了一口茶水问道。
  “小师弟器宇轩昂,当为一世雄主。”于吉略懂面相便回道。
  “师尊唤我等前来是否为了小师弟?”左慈机敏便是问道。
  南华真人抚须一笑,“哈哈哈,你二人说的都不错,我唤你二人前来便是让你等二人下山布道,积累名望,待到你小师弟具备一定势力之时,为他四处传播名声,传颂他为天选之子。不知你二人可否愿意?”
  “愿为小师弟行遍万里河山。”于吉与左慈二人伏身拜道。
  “乱世将至,留给你小师弟的时间也不多了,明日我便带他前往荆州。你们早些歇息。”南华真人扬了扬手。
  “徒儿等,告退。”于吉与左慈起身拜别,之后便出了客房。
  乱世将至,徒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南华真人看向天空的金龙帝星,之后便入了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