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骑砍闯三国 > 第三十九章 大哥,我们来了

  此时汉军帅帐之内,围坐着数人,龙焱跪坐在上首。曹操与龙焱攀谈火烧长社之事,就在这时,淳于琼冲进帅帐。
  “将军!你怎么将严政杀了!”淳于琼貌似有点不高兴。
  “哦?这严政乃黄巾叛贼,怎么?本将军不该杀吗?”龙焱不缓不慢的说道。
  “将军,严政昨夜已经归降于我们了!约定今晚举火为号,为我军开城门!”淳于琼说着将一封信递到龙焱手中。
  龙焱将信件打开,看过之后。
  “啪!”龙焱猛地一拍桌子,指着淳于琼怒骂道:“好你个淳于琼!如此重要的消息,你知情不报!你有将本侯放在眼里乎!如此重要的事情不通报不说,反倒指责起本侯错杀严政,淳于琼,你好大的胆子!”
  “末将不敢!”淳于琼拱手道。
  “行军主簿何在?”龙焱问道。
  一锦袍儒士走了出来,“卑职在!”
  “按照大汉律令,将领知情不报,蔑视主帅,该当何罪?”龙焱问道。
  “按照律令,知情不报,蔑视主帅者,杖责八十!”主簿拱手回道。
  “知情不报,导致大军贻误战机,错使将士伤亡惨重,该当何罪?”龙焱又是问道。
  “按律当斩!”主簿拱手道。
  “来人!把淳于琼拖出去斩了!”龙焱挥手道。
  龙焱当然知道淳于琼的心思,上次鲜卑之战,龙焱获得头功,淳于琼押送粮草,使得淳于琼无半点功劳,从而埋下怨恨。再加上卢植被押往洛阳,董卓被杀,淳于琼本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主帅。却不想,天子将龙焱派了过来,心中对龙焱更是憎恨。所以他想知而不报,独享功劳。
  却不想严政被龙焱击杀,到手的功劳又不翼而飞,他怎能不气。而且,龙焱可是记得,淳于琼貌似是袁绍的手下,龙焱与袁家不和,这淳于琼又怎会给自己脸色。不过龙焱是那种你不给我好看,我就不会让你好过的人。虽说,杀肯定是杀不掉他的,但是给他点教训还是可以做到的。
  果然,帐营内的诸将纷纷出列拜道:“将军,战前斩将,有损士气!请将军收回成命!”
  曹操也是拱手道:“晋阳侯,淳于琼坚守曲阳多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侯爷还是放他一马吧!”
  龙焱冷笑,到底不是自己直系的部曲,全都出来求情了,不过龙焱还是故作难色的说道:“也罢!既然众位将军求情,那便饶你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拉下去,重打一百军棍!”
  淳于琼拱手道:“谢晋阳侯不杀之恩!”但是他眼中却是充满了恶毒。
  龙焱就假装没看到,左右将他拉了下去,很快的,木杖拍打的声音便传了进来。淳于琼既然没叫?倒是一条汉子。
  而曲阳城内,张宝到了府中,就将龙焱对他说的话告诉了张梁,张梁觉得在理,便在军中找到一个与张角颇为相似的人,请到府中。为了,不留下蛛丝马迹,他们用毒将那人毒死,然后让心腹将他更换衣物。趁着夜色将尸体对换,然后将张角的尸体秘密埋在府中的一棵歪脖子树下。
  深夜,帅帐,曹操与龙焱还在讨论如何破城。一汉兵前来,报告战损情况:今日一役,黄巾军战死八万,城中还有十三万人。汉军七万,战死一万,再加上三万骑兵,此时汉军这还有九万人。一夜讨论无果,龙焱和曹操决定只能强攻曲阳城。
  龙焱带着三万人负责东门,曹操带着三万人负责西门,偏将军夏牟率领三万人负责南门。三人皆是一万步兵营,一万射声营,一万骑兵的配置。
  站在曲阳城东门前,龙焱下令攻城,五千汉军提着云梯冲上前去。张宝站在城头,“弓箭手准备!放!”
  一波波箭雨射在汉军身上,不少人倒在了前进的路上。
  龙焱下令道:“射声营,还射!”
  “嗖嗖嗖!”一万射声营将士搭弓还射,黄巾军大多躲在城垛后面,弓箭自下而上射,威力大打折扣,所以一波箭雨过后,效果不大。
  终于,有人冒着箭雨冲到了城门之下,云梯被架了起来,步兵营的士兵拿着盾牌向上攀登。
  张宝高喊:“儿郎们,用滚石檑木,将汉军砸下去!”说着抱起身边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滚石狠狠砸在正在攀登的汉军的盾牌上,那汉军抵挡不住,栽落下去,在他下面的汉军也是跟着掉了下去。几人落在下面,砸死了七八人。接着,城墙之上,滚石与檑木纷纷砸了下来,汉军损失严重。
  “将士们,坚持住!”龙焱下令让剩下的五千人压了上去。
  而曲阳城楼上,一黄巾兵前来报道:“地公将军,西门失守了!高升将军被曹操手下一将领射杀,汉军已经突破西门,向我们这儿杀来了!”
  听到城门被迫,守城的黄巾军开始惶恐起来,城门守势一弱,汉军便是很快有人攻上城头,张宝带人杀了过去,奈何城上的汉军越来越多。而远处已经传来隆隆的马蹄声与喊杀声,一小队汉军冲到城下,杀掉了守门的黄巾军,将东门也打了开来。龙焱恐张宝有恙,便是驱马带人冲进城去。
  城门被破,黄巾军再无战意,纷纷投降。龙焱登上城楼,此时张宝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张宝见龙焱来了,便是说有话要对龙焱说。
  龙焱附耳过去,“大哥的尸体藏在北门第二个屋邸内的歪脖树下!”张宝低声说道。
  “呸!”说完张宝朝龙焱吐了一口吐沫,“冠军侯,我恨不得食你血肉,还想让我归降!”
  左右赶紧拉住张宝,而曹操押着张梁走上城头,正好看见张宝吐龙焱口水的这一幕。
  曹操更是疑惑道:“莫非真的是我想多了?”
  曹操上前拱手道:“晋阳侯,贼首张梁被我带到。”
  龙焱看着面前的张宝与张梁二人,问道:“你们兄弟二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哈哈哈!乱世将至,大汉必亡!黄巾只是开端,我会在九泉之下等着刘宏老儿下来的!大哥!我们来了!”张宝与张梁二人猛的暴起,推开左右,跳下城去。
  龙焱与曹操想要拦住已经不可能了,一切就在转眼间发生。
  曹操叹息道:“哎!原本将二人活捉带给陛下,功劳或许更大些!如今看来,只能带着首级回去交差了!”
  之后,曹操从投降的黄巾军手中,得知张角尸体所在地。将那放在府邸灵堂之上的脑袋割下,用黑布包好。
  夜里,龙焱秘密的将张宝与张梁的首级调包,偷偷的收殓埋葬。曲阳城一役,汉军损失三万人,杀敌五万,投降八万。曲阳大捷的消息,也被送到天子手中,刘宏龙颜大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