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扶明 > 第966章都得死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轮台周军大营,孙可望站在寨墙边,仰望星空,低声沉吟着陆游的诗作,内心发出一阵感慨。
  站在他身边的洪承畴,也颇有感触,“左相也喜欢陆游的诗作?”
  孙可望白了洪承畴一眼,他虽是农民军出身,造了朝廷的反,但是书没少读,也有一颗读书人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
  “谁不喜欢陆游、辛弃疾了!”孙可望有感而发。
  洪承畴微微颔首,神情寂落的附和道:“是啊,谁不喜欢呢?”
  这时,亲兵忽然来报,“左相,白山派阿帕克和卓来了。”
  “哦,来得好快!”孙可望眉头一挑,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
  叶尔羌汗国乃察哈台汗国后裔所建,汗国成立后,白山派和卓进入叶尔羌,不久黑山派也传入了叶尔羌,两派之间在叶尔羌的斗争十分激烈。
  孙可望在吴三桂西征时,就对西域来的胡商进行询问,了解叶尔羌汗国,以及西域诸国的情况,知道叶尔羌内部矛盾重重,几乎每一次汗位接替,都是一场血腥的政变。
  不过游牧民族的政权,大多都是如此,不像中原王朝那样,拥有一套统序制度,还有正统思想,有相对稳定的秩序,而游牧政权制度不全,大多内部倾轧频繁,往往老汗一死,就能形成一场夺位的腥风血雨,也容易造成盛极而衰。
  铁木真的蒙古,贴木耳汗国,以及叶尔羌,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周军进入叶尔羌国境,占据轮台,不过要如何平定叶尔羌,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说洪承畴有把握击败叶尔羌,但是周军却有可能陷入长期的战争之中。
  眼下周军要的是迅速平定西域,通过西域向关内输血,而不是在西域陷入长期战争。
  如此,便需要用点智慧了。
  洪承畴对于西域的情况并不了解,不过孙可望内心早已制定了策略。
  这时孙可望转过身来,对属下道:“让他在大帐等候,本相稍后就来。”
  洪承畴听说白山派和桌来了,多少能猜出孙可望的意图,于是微笑道:“左相是想利用白山派与黑山派的矛盾?”
  这两派每隔十多年,就要相互仇杀一次,洪承畴对此也有些了解。
  孙可望没有隐瞒,点了点头,“叶尔羌的阿布都拉哈汗,也算雄主,即位后结束了叶尔羌多年的分裂。不过他并没有解决叶尔羌内部的问题,只是依靠黑山派,暂时压制住了白山派。若是没有外力介入,叶尔羌内部的矛盾,可能要等阿布都拉哈汗死后,才会爆发,但是现在我大周军进入叶尔羌,情况就变了。”
  洪承畴道:“大周要统治西域,确实需要本地势力的支持,黑山派拥护阿布都哈拉,那大周就扶持白山。”
  大周要直接统治西域,便与阿布都拉哈汗还有其支持者黑山派,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洪承畴看来,确实可以拉拢白山派,来对付黑山派,协助大周统治西域。
  孙可望脸上却露出奸诈的笑容,摇了摇头。
  洪承畴见此两眼一眯,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孙可望冷笑连连,“大周要直接掌控西域,白山派、黑山派、阿布都哈啦,都得死!”
  洪承畴眉头挑动,心头一凛,孙可望还真是个狠人,之前见他泥腿子出身,还真是小瞧他了。
  “左相准备怎么做?”洪承畴破感兴趣道。
  孙可望看了他一眼,想着还需要洪承畴配合,便冷笑道:“据本相了解,阿布都拉哈早年还算有些能耐,被称为叶尔羌的中兴之主,不过近些年来,他先是败给准格尔,后又败给君上,锐气消磨,便日渐多疑昏庸起来。他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不仅时常更换大臣,还打压他的长子,造成几个儿子相互争权的局面。他的长子巴尔斯对此便十几不满,为了能够继承汗位,便与白山派搞在了一起。”
  “天家最是无情,连西域小国的王室,也是如此!”洪承畴感叹一声,遂即道:“所以,左相接见白山派,是想利用他们发动叛乱,铲除阿布都拉哈和黑山派。”
  孙可望颔首,冷笑道:“先唆使白山派叛乱,杀光黑山和叶尔羌王族,再借口白山派叛乱,以宗主国的身份平叛,将白山派全部杀光。如此一来,叶尔羌上层一扫而光,西域不就是我们大周的呢?”
  洪承畴也奸笑起来,“高啊!不过怎么才能唆使白山派叛乱呢?”
  孙可望道:“这就要看本相怎么画饼,给他们创造机会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奸诈的微笑。
  洪承畴没有意见,“那就按左相的意思办!”
  孙可望不喜欢和蠢人玩耍,觉得洪承畴这厮智商还行,能跟上自己的思路,遂即道:“人已经来了,右相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洪承畴笑着摇了摇头,“君上有吩咐,军事上的事情,由本相做主,至于怎么治理西域,本相就不管了,全力配合左相行事。”
  孙可望闻语,心里舒服一些,遂即便向大帐走去。
  大帐内,白山派阿帕克,领着十多个教派领袖,坐在帐中,小声的议论着周军进入叶尔羌的目的。
  孙可望能够清楚的知道,叶尔羌内部的问题,白山与黑山之间的纠纷,除了他派细作和商人收集消息之外,另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白山派主动将叶尔羌内部的情况,告知了孙可望。
  当然他们告诉孙可望,并非是为了投靠周国,而是为了将阿布都拉哈秘密联络准格尔、布哈拉、西瓦的事情泄露给周国,希望借助周国的力量,推翻阿布都哈喽,扶持白山派支持的巴尔斯王子继承汗位。
  这时众人议论纷纷,阿帕克和桌重重咳嗽两声,帐内顿时安静下来。
  阿帕克遂即缓缓道:“等会见了孙国相,大家不可失礼。这次可是关系我们白山能否压制黑山派,你们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这时,帐外有士兵喊道:“各位,国相来了!”
  (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