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末日轮盘 > 2172 抢亲之战 十八

  拼命的时候来了。
  袍白的身体微微侧了侧,手中的两把弯刀便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迎向了两团雷云,他攻击的速度要比兹木快一些,当第一把弯刀碰到了雷云时,第二把弯刀也接踵而至。
  短暂的碰撞后,袍白非但没有如同兹木预料的那样被击退,反而利用手上的一些小技巧,再次把弯刀砍向了雷云,在短短的时间内,他手中的每一把弯刀都发动了两次攻击,并且目标都是同一团雷云。
  而另外一团雷云处于无人理会的状态。
  双方碰撞然后分开。
  兹木微微低头看向了右侧肩头的位置,那里身上穿着的莱尼级护甲出现了一道裂纹,力量的传递让肩膀有些难受,但这并没有什么大碍,连轻伤都算不上。
  可这依然让他心中憋闷,穿的可是莱尼级的护甲,却被对方用红凝级的武器破开了那么一点点的防御,说出去别人不会怀疑装备的硬度,而是会嘲笑他的没用。
  另一边,袍白就比较惨了,由于他只针对了一团雷云,另一团雷云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即便是有那些绝缘的液体在护具上,但兹木这个能力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遭受到了战斗开始以来最严重的伤害。
  刚才只是小吐了一口血,现在飞了出去的他落地后却是连吐了三大口才止住,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出现了瞬间的眩晕。
  但袍白很快清醒了过来,甚至是立刻站了起来。
  手中的弯刀只剩下了一把,身上的护具也破损的严重,看样子耐久度最多剩下四分之一。
  可以说,刚才这一次赌博式孤注一掷的攻击,并没有取得袍白想要的效果,相反,看起来他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奋起余力,袍白把剩下那把也有些损坏的弯刀掷向了兹木。
  两个人距离不远,加上兹木并没有料到袍白会把剩下的唯一武器扔出来,所以发现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只能用手中的兵器迎了过去。
  弯刀被磕断,落在旁边的草丛里。
  看到此刻状态极惨的袍白,兹木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先是看了看依然悬浮在半空中的叛龙族,又看了看被阵法包裹住的那片区域,然后才讽刺道:“现在你要怎么做?”
  回答他的是袍白甩掉身上护具的动作。
  “怎么做?继续打。”
  白银令长的身上出现了一套全新的护甲,手中也多出了两把闪着寒光的长匕首。
  如果没有那些还隐约可见的血迹,那么现在的袍白好像还是一个状态完整的战士。
  这一次,兹木真的震惊了,因为袍白现在穿着的、拿着的全部都是莱尼级!
  兹木并不觉得现在的星眼族可以给袍白提供这个等级的装备,哪怕他们倾家荡产也不行。
  莱尼级的装备可不是你有钱就能够买得到的,因为对这个等级的装备,塔罗斯红矮人那边对每一件都有着详细的记载,谁人制造,又出售给了谁,这些都是可以查到的。
  哪怕以后装备被转卖或者赠与,只要想,也都能够查到清晰的装备转移路线。
  更何况,莱尼级装备也很少会有人转卖。
  那么袍白此刻身上的这些是从哪儿来的?
  兹木自然不会想到已经有人破解了塔罗斯红矮人的制造技术,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场对他的刺杀苏族是全程全力的支持的!
  也只有苏族这样的超级大族,才能为袍白齐集一整套的莱尼级装备。
  界苏的行为,看来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兄弟,而是苏族整体意志的一种体现。
  既然这样,周围还会不会有苏族的高手埋伏?
  兹木有点不敢确定。
  两道漩涡气旋在袍白的手上出现,长匕首缓缓的隐入其中。
  哪怕兹木对袍白的了解并不太多,也知道这是袍白的标志性能力,手眼星旋。
  袍白的身体动了,笔直的冲向了兹木,双方再次战到了一起。
  雷电和光芒互相交织,能量猛烈而暴躁,全身的莱尼级装备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袍白实力上的缺陷,虽然依然处于下风,但至少看上去也算是有来有回,没有如同之前那样被动挨打。
  双方都疯了似的用各种掌握的能力和技巧去攻击对方,在这个过程中,袍白能够击中兹木的次数少一些,承受的攻击多一些,甚至有两次还被击倒在地,但他仿佛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对落在自己身上的攻击恍若未觉,哪怕被击倒也立刻跳起来,重新投入到战斗中。
  伤势开始在兹木的身上出现,虽然都不太严重,但这种感觉并不好,在付雷拉有巨大差距的情况下,还被对方弄受了伤,传出去兹木都觉得没脸见人。
  可无论他使用何种的技能和招式,袍白总能找到最正确的应对方法,就算是完全防御不住,也能利用装备和一些技巧把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兹木知道自己会获胜,因为时间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袍白这种以大伤换小伤的做法并不能持续多久,他的身体肯定会在兹木之前崩溃。
  这个时候战场出现了一些变化,那片阵法消失,里面的情形重新出现在了兹木和袍白的眼中,站着的只有一个人,是界苏,而兹木的三个同伴全部死亡。
  兹木慌了,他或许不怕袍白,对战胜星眼族这位白银令长有着绝对的信心。但如果他面对的是界苏,他的信心就不是那么足了。
  地上同伴尸体更是让兹木知道,这位苏族未来之星的实力比传闻中要高并且高很多,如果他进入战场,那么失败的必定是兹木自己。
  界苏向前走了一步,很明显他要过来帮忙,可是却被袍白喝止。
  “我自己来!”
  界苏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了看周围,心中有些担心,这里终究距离霍尔星人的基地不算太远,时间每多一秒危险都会增加一分,尽快解决战斗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可他还是停住了脚步,如果他是袍白,应该也是不愿意别人插手的,因为这是一场资格战,一场为了证明谁有资格站在伊瑟薇身边的战斗。
  界苏的出现刺激到了双方,兹木刺府锤上的闪电再次大盛,而袍白的手眼心旋也发挥到了极致,巨大的能量漩涡几乎把他大半个身体都挡住,两把莱尼级的匕首从里面诡异的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