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鸿元至尊 > 第六十八章憾夏军难
    武岳候又一次面临彻底失败,又一次败在张显手里,但这次却异常的憋屈,他暗自安排了超强高手,甚至不惜违反建邺城协议,但却被张显一人破掉,间接的算是他害死了老太祖及其两位老仆,那可是他这一脉的三分之一最强力量,就这么没了。
  
      他萌生死志。
  
      所以把军权交给了舞阳候。
  
      十几万精锐,连张显这个人衣角都没碰到,就这么败退,而张显那一剑之威确实吓破了秦军的胆,即便马欢他们没过来,武岳候也觉得这些人已经没有斗志了,根本就提不起精神来战斗。
  
      果真如此,一听说撤,都撒丫子狂奔,马欢的人都追不上。
  
      而张显此刻那是外强中干,刚才的战斗,让他耗尽了精神力和真气。
  
      一见秦军败退,就再也支持不住,虚弱的盘坐在层楼地上。
  
      凼叔肖飞和罗松等干净过来将其围住,警惕的看向四周。
  
      而这时候,西城们数百丈距离一处低洼处一位矮小的人潜伏在这里,距离虽远,但以他的眼力还是能看清城门上的情景,眼见张显摇晃了一下身躯然后坐下来,他眉头一展,刚想有所动作,忽然刚才秦家那位老仆造就的那个巴掌大的小洞旁出现一老者。
  
      这老者看了一眼那一大片残躯死尸,皱了皱眉头,收回目光看向那个小洞。
  
      张显那一剑虽然有些夸张,却没留下什么不利于生机的罡气,而这个小洞却散发着让普通人触则便浑身腐烂而亡命的罡气。
  
      老者摇摇头,意念一动,一块玉片出现在手中,随后专心在玉片上刻画什么,几息后,他将玉片抛进那个小洞,手一挥,一块石头被他挪移过来,运功一拍,便将小洞封死,上面撒了些土。
  
      显然他施了什么术法将释放罡气的小洞堵死并封印了。
  
      这位老者定然是附近的建邺城协议签署者和维护者。
  
      完成这些后,老者看了眼那位矮小躲在低洼处的人,那人感觉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一股恶寒笼罩全身。
  
      他再也不敢做他想,起身飞快远遁。
  
      老者见那人走了,看了眼城楼上的张显一眼,然后消失。
  
      在天空极高处,有三人站在云头上。
  
      “秦家真好胆!?”
  
      一位青衣老者怒声道。
  
      “秦家是该付出点什么了!”
  
      另一位老者温声道。
  
      “秦家五脉各取一颗二百年以上的人头,其收藏归你们所有。”
  
      忢己冷冷道。
  
      一句话,秦家不算死掉的这位老祖和两位老仆,还要搭上活了超过二百年以上的修士人头,能活过二百多年的修士,那境界肯定低不了,秦家这次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放血了。踩了红线,就得按规矩按协议惩罚。
  
      忢己说完闪身走了。
  
      剩下的两位老者相似一笑,等下面那人回来后向其传达了忢己大人的命令,三人乐呵呵的走了。
  
      这也相当于抄家,被抄的那家却不敢反抗,这抄家可是猫腻太大了,相当的有油水。
  
      所以谁违反了建邺城,事后抄家的人选可是争破了头。
  
      而这次三位老者运气太好了,因为他们是碰巧赶上的,现场也就他们三个,五颗人头,也够他们分的,还余富俩,一个事后送个忢己大人,另一个交给协会作为会费用度,挺好的。
  
      当然,这人头没什么用处,而是人头所拥有的财产和收藏的宝物。
  
      这个结果对于秦家可是不好了!
  
      先不说秦家如何头痛肚子疼肝痛,再说张显的运气实在是好的没法说了。
  
      刚才他可是面临着一场杀劫。
  
      那位潜伏的秦家內宗刺客可以说把握时机非常好,可是他的运气不好,被来查探的建邺城协议执行督察者给冲了。
  
      不得已放弃逃走。
  
      杰威军和振威军以及城外部分凌威军合计起来二十五万多人,追击到拦截,武岳候这十几万人马最后成功逃走的不足万人,降者无数。
  
      武岳候和舞阳候以及秦栝等人也是运气不错,因为他们遇到了去袭击山口的姜彭派去的数万人。
  
      姜彭不愧为名将,很是能洞察战场变化,当发现枞威军离开山口,便派六万精锐奔袭山口,只是到了三口却发现那里有黑旗军驻守,秦军都知道黑旗军太过骁勇,有他们守关,根本就没可能突破,于是领军将领随即执行了另一条命令,配合武岳候的人马勘定城斩首行动。
  
      但在去往勘定城路上遭遇枞威军阻击,而这时,武岳候在亲卫对拼死保护下冲出重围,被接应走了。
  
      也是枞威军成立时间太短,战力稍弱,才让武岳候等逃出生天。
  
      随后振枞威军按计划返回山口,继续执行防守任务,而不到一万的黑旗军离开了。
  
      这次奔袭山口的秦军不是姜彭亲自带领,不然以他的才能定能识破黑旗军的虚张声势,要是全力进攻,也会给黑旗军造成损失,或许有可能突破。
  
      因为王彦胃口太大的原因,造成夏军兵力捉襟见肘,为了能捉拿或者反斩首干掉武岳候等,王彦只是在沁阳城放了一个兵团,也就是最善防守的虎威军
  
      罗玉的能力是有,但他最善于守城,沁阳城不大,十万人放不下,可为了牵扯住秦军,等待杰威军和凌威军处理完勘定城的事,罗玉也是发挥了全部才能,他没有把人都放在城内,而是在沁阳城外围设置了三道防线,牵住了秦军二十多万人三天。
  
      与武岳候奔袭勘定城几乎是同一时间,黎江及谌江上游也经历了一场战线拉的极长的大混战。
  
      神威军在部分扬威军相助下,对第二波西路军展开围追堵截,百里黎江和数十里谌江上随处可见战斗。
  
      这次天启军也自发的参与进来。
  
      在谌江下游晋阳侯在谌江北岸看到漂浮下来的战船残骸和大量的秦军尸体,仰天长叹:憾夏军何其难!
  
      不用说,现状对秦军来讲绝对是被动挨打的,唯一寄予希望的是能否干掉夏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