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是大大侠呀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灵药异宝返仙魂

  齐灵云和周轻云离开,去寻怪叫花凌浑真人。
  玉清大师这才舒了口气,看向了李青,施了一礼,道:“今次也幸亏有李青道友拼命相护,才能保护八姑元神并未受损,玉清再次谢过了。”
  李青连忙回礼,“大师不必如此,大家同为正道中人,本就该守望相助,这都是李青应该做的。”
  玉清大师微微一笑,又看向郑八姑,上前将她的身体扶起,说道:“今次我已带来了师父的雷音拔助你,定会帮你超劫脱难。”
  听了玉清大师的话,悬浮在头顶上的雪魂珠上白光闪烁,仿佛是八姑在说话,她的身体也在微微颤动,让人看得心酸。
  就在刚才玉清大师感谢李青时,他瞬间感应到系统内侠义值猛增,顿觉满意,看向玉清大师的目光也越发有神起来。
  一旁的秦家姐妹一直关注着李青,倒不是因为别个,只是今日李青面对尚和阳时表现的太过突出,让两人心中起了好奇。
  都忘了自家未婚夫司徒平一直没有出现之事。
  倒不是他们漫不经心,而是知道司徒平实力低微,这种场合也帮不上什么忙,以为是避往洞底去了,因此也未在意。
  此刻见李青望着玉清大师的目光炯炯有神,不由大为诧异,两姐妹对视了一眼,面上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难道这位李师弟竟然看上了玉清大师?!
  这可不得了啊!
  不多时,齐灵云和周轻云已将九天元阳尺与聚魄炼形丹取回。
  玉清大师面露喜色,连忙先用法术将石台移开,叫朱文持着宝镜引路,到了里面一看,便看到郑八姑早已摆放在案几上的一方玉匣。
  李青早先得了郑八姑交代,忙对玉清大师道:“这便是承载八姑魂魄的命匣了。”
  玉清大师上前两步拿了玉匣,众人一同出洞。
  秦紫玲、秦寒萼姐妹两此刻却是面带惊异之容,自然为了不见司徒平,当下大家都要看玉清大师如何解救八姑,因此姐妹两也未及先说。
  及至玉清大师向齐灵云问明了九天元阳尺用法,嘱咐齐灵云举尺对准石台,如见雪魂珠飞出,便将此尺指着珠下黑影,引八姑真灵入窍。
  说罢,将玉匣交与周轻云捧住。
  玉清大师取了两粒聚魄炼形丹,走到石台前面,先将灵丹分置两手,掌心对准八姑涌泉穴,轻轻贴按上去。
  闭目凝神,将真气运入两掌,由郑八姑涌泉穴导引灵丹进去。
  众人只见玉清大师两手闪闪发光,一会工夫,撒手下来一看,两粒灵丹已不知去向,皆都惊奇。
  李青更是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种服药方式。
  玉清大师已是走了过来,从周轻云手中要过玉匣。
  命余人各将法宝剑光祭起,将谷口封了个风雨不透。
  然后招呼齐灵云注意,自己盘膝坐在齐灵云前面,手捧玉匣低声默祝,然后口诵真言。
  片刻之间,金光亮处,从匣内飞出一盏明灯似的光亮,照眼生辉,荧荧流转。
  光亮下一团黑影冉冉浮沉,行动非常迟缓,并不往石台飞去。
  齐灵云更不怠慢,早将九天元阳尺指定金光明灯下的黑影,心中默诵九字灵符。
  尺头上便飞起九朵金花,一道紫气,簇拥着那团黑影,随着灵云手指处引向八姑躯壳。看看黑影将与身合,玉清大师倏地化成一道金光飞将过去,将雪魂珠收入玉匣。
  顷刻之间,便见八姑身上直冒热气,面色逐渐转为红润,迥不似以前骷髅神气。
  玉清大师才命灵云收了元阳尺,对众说道:“八姑虽仗灵丹法宝,得庆更生,暂时尚不能复原,须有人在此守护。
  如今峨眉有事,除了赵、陶、刘、赵诸位道友须往青螺,铁蓑道人与黄道友须往东海,其余诸位道友均须即刻回去,由我守护八姑便了。”
  齐灵云等闻得峨眉有事,早已归心似箭,巴不得即时就走。
  正要请秦紫玲将弥尘幡取出动身时,玉清突然笑道:“诸位师妹师弟只顾回家,也看看我们的人短不短呀!”
  一句话将众人提醒,一点人数,只不见了司徒平。
  秦家姐妹早就发现,此刻见玉清大师表情,便知自己未婚夫无事,当下也不着急。
  齐灵云忙问李青道:“昨日议定,原恐许飞娘与司徒道友为难,曾请八姑用隐身之法将他藏好。
  现在八姑尚未还阳,你既留守在此,当然看见八姑施为,快指出来同走吧。”
  李青摸了摸脑袋,说实话,他是真的忘了司徒平了。
  这家伙怎地不在洞里躲着?
  正要还言,玉清大师忙赶过来说道:“我忙着解救八姑,还未及对诸位说司徒道友的去向。
  适才我未到以前,那司徒道友藏在崖上雪凹之中,被八姑用隐形符咒封锁,本来极为稳妥。
  偏偏正邪各派以外,新近出了一个极厉害的人物打此经过,他见下面浓雾弥漫,知道有人施法,下来一看,隐形法须瞒不了他。
  这时尚和阳业已到来。
  此人素来抱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主意,并未上前干预。
  他见司徒道友资质不差,非常心喜。也知魔火厉害,下面的人决非尚和阳敌手,好意将司徒道友带往庐山灵羊峰九仙洞。
  众位道友回到峨眉,不出一月,司徒道友便会回转,这倒无须多虑。
  惟有秦道友坐下仙禽因为秉性不驯,素来喜事,自从诸位到了魔阵,它便不时盘空回旋,往来于青螺与玄冰谷的高空上面,总想觑便立功。
  那人解了八姑隐形之法,要将司徒道友带走时,它正从青螺飞回,救主心切,立刻排云下击。
  幸得我同家师赶到,知道那人手狠,决非敌手,家师恐仙禽受伤,并且不久还有用它之处,意欲就此将它带回山去,用灵丹化去它的穿心横骨,以备日后之用。
  恰好它被那人祭起乌龙剪,正在危急万分,被家师暗施法力,将它救下,连乌龙剪一起收去,命我师妹齐霞儿骑了它回山等候去了。
  大约至多一年,即可物归原主。
  那时它的横骨已化,比现在还要通灵得多。
  二位道友不致介意吧?”。
  秦紫玲姊妹闻言,这才放了心,少不得称谢几句。
  当下众人与玉清大师等作别,仍由秦紫玲用弥尘幡带了寒萼、灵云姊弟、轻云、文琪、朱文、李青等,化成一幢彩云,直往峨眉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