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都市终极高手 > 第437章 血魂门的反抗者

  “阿锋,吸功大.法虽然邪恶,但你还是学了吧,你是正派,将来对付邪门歪道用得着。”
  这是当初江锋击杀李泽之后,魔教教主孙霸天对他说过的话。
  于锋恭敬不如从命,于是习得了这招。
  可此时此刻,红纱却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层次没有自己的九星魔功高的吸功大.法,怎么会变得这么凌厉!
  道理,也只有一个。
  这吸功大.法其实根本不弱,外人不了解,特别是某些高手不了解,总觉得这功法没有层次,只是名声唬人。
  但是,只有教主孙霸天才知道,越是修为高深的人使用这功法,才能发挥出越是惊人的威力。
  两个内功极为深厚的人互相较劲几秒钟的时间,一股抗拒的气流便从二人中间产生,因为都在使用近乎同一种功法,二人纷纷被弹开了七八米的距离。
  红纱一阵趔趄后,不由清冷一笑:“后生,你好深厚的功力吧!不如这样,我为你破例,收你为本门的第一个男弟子,从今往后,我们……”
  “别说话了。”江锋冷眼俯视对方,道,“你杀害了那么多人,我正要将你正法!你最好束手就擒!”
  “那就没得谈了!”对方说话间就再次扑向了江锋!
  江锋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刚猛的扑上去,整个身体似乎化身为了一条龙,朝着对方冲刺过来。
  红纱大惊失色,她活了将近百岁,却从没见过有如此强劲功力的人!
  而这一招,正是江锋独创的绝学狂龙傲天!
  不过,红纱的狂妄也超出了江锋的想象,在这关键一刻,红纱居然扬起了双臂,再次发动了九星魔功,想要把江锋的强劲招式的威力吸收掉,顺便吸收了江锋的功力。
  此时,周若男看不下去了,冲过去就要帮忙,可是却被江锋制止了。
  她这才发现,江锋还是没有改掉自己的一个习惯,那就是从来都是喜欢一对一,而不是喜欢以多欺少!
  红纱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敬佩,但同时也心声叹息。
  多优秀的男人,这男人要是能为我所用,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只可惜啊……
  两个人的功力在凶横的碰撞着,一时间难分胜负……
  而与此同时……
  红纱所在的山叫做天云山,血魂门是天云山众多帮派中的领军人物,麾下一共控制着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帮派。
  这些帮派连年要给红纱进贡,稍微怠慢一些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今天,几个大帮派的大佬们正聚集在一起开一个紧急会议。
  “乘风老哥,你说的话有根据吗?还是说,你曾经亲眼目睹过?”一个身强体壮的中年男人问道。
  乘风老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杂毛,眼珠子一转似乎就是一个鬼主意,看上去十分狡黠。
  他的脸上有两道明显的刀疤,对称且整齐,甚至看上去很美观,会让人误以为是纹身。
  李乘风指着自己的脸,不由羞愧的说道:“如果不是迫在眉睫,我也不会把诸位兄弟叫来,既然诸位兄弟给我李乘风面子,那我也就开诚布公了!”
  “老哥,今天能跟你坐在一起的,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一个光头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爽朗说道。
  “诸位,这么多年来,你们知道为什么从不把我脸上这两道刀疤的事情说出来吗?”
  听到这,光头楞道:“大哥,我还以为你是跟那个美女好上了,所以故意纹的纹身呢!我当时还觉得这挺好看呢!”
  众人笑都不敢笑,都快憋出内伤了。
  “呵呵呵,纹身,你们几个都是这么想的,就是不敢问吧?”李乘风苦涩一笑,他是红纱麾下大帮派的大头目,因为和这些兄弟姐妹多年来生死与共,所以这群人都非常信任他。
  “是这样的,大哥。”中年壮汉问道,他叫刘旭辉,也是个大帮派的老大,擅长铁砂掌和毒。
  “其实,这是三十六年前,我给红纱老贼打的。”李乘风哀叹道。
  听到“红纱”老贼几个字,众人如临大敌,光头连忙过去看了一眼门有没有关紧。
  “红纱老贼,红纱老贼!说一百遍都是红纱老贼!”一个女子气哼哼道,“如果不是老贼在我们酒里下药,让我们每年都要发作一次软骨病,我们又怎么会屈尊在她手下,三四代都是她的奴隶!我恨不得吃她的肉,抽她的筋!”
  “好了,霞妹,稍安勿躁,听我说完。”
  李乘风道:“三十六年前,那时我还年轻,那年,我和猴子一起去血魂门里给红纱送山货。”
  “没错,当时咱们一起去的!”一个干瘪的小老头说道,“后来师哥你出来之后脸上就有这两道伤疤了,我当时真的以为是红纱老贼喜欢师兄,故意给你纹的。”
  “不是喜欢我,是为了警告我。”李乘风苦涩一笑,几乎要哭了,“因为我当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不该看到的东西?”
  李乘风一脸怨恨:“我进去的时候,发现那天的血魂门很奇怪,居然没有接引弟子帮我引路,后来才知道,是她们百密一疏,排错了班,所以我就一个人走上去了。
  走进了老贼的练功房,我发现老贼正在……正在用九个女子练功!她的双手指向了那个九个女子,九个女子无一例外,全都被她整的形容枯槁。
  其中有两个人,咱们都认得,就是每年逢年假日就来找咱们收保护费的蓝光和绿水护法。”
  听到这众人一个个毛骨悚然。
  “大哥,我倒是听我祖师婆说过,她说血魂门以前的帮主曾经修炼过九星魔功,那功夫是专门吸收别人内力的,据说历代掌门都凭借这神功争霸江湖。”
  “没错,这个我们都听说过,可如果当时不是老哥亲眼所见,恐怕我们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据说几百年前,血魂门就在江湖正派的威压之下,把九星魔功坠入深渊了。”光头道。
  “兄弟们,霞妹,你们听我继续说。”李乘风道,“我当时就被吓得屏住呼吸往外跑,老贼当时正在运功,不方便追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因此收了功力后才追出去。”
  我蒙着脸在黑夜中不停地跑,她一直紧追不舍,直到把我追到了一处悬崖,她突然运动掌风,将两股真气打响了我,我脸上中招,被她打入深谷……
  “难怪我当初找不到师兄!”猴子咬牙切齿道,“这个老贼婆子太狠毒了。”
  “可是,老贼婆子功夫那么高,一道真气就能取人性命,怎么会用了两道?”晚霞问道。
  “我估量着老贼被我打断练功,不敢过于发力,所以故意收了手,否则,她会气血倒流,走火入魔。”李乘风一字一顿道。
  “很有可能!”众人纷纷点头。
  “那大哥今天找我们来的目的,跟老贼婆子这件事有关系吧?”光头问道。
  “有莫大关系。”李乘风道,“当着诸位的面,我没什么不好说的,我本就是个好色之徒,那年因为心中一直都有疑团,所以就想方设法勾引了红纱老贼的心腹红棉,当我俩欢好的很久之后,我才故作无意的打听到了老贼婆子的事情,原来,果然如我们的猜测,老贼婆子每12年都会派出护法,全世界帮她找寻适合修行,天赋异禀的女孩,养上12年后,将她们诱骗到自己的居所,然后吸光她们的修为……”
  听到这,众人一个个毛骨悚然,尽管他们之中很多人都不是名门正派,但也不喜欢做这么大奸大恶的事情。
  “老贼婆子真是残忍无比!是个畜生啊!”刘旭辉怒骂道。
  “兄弟先别着急生气,听我说完。”李乘风道,“我和红棉的事情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因为我答应了红棉,在她死去之前都不能吧这件事说出去……去年,红棉去世了,当时老贼婆不是让我们每一个帮派都送去份子钱吗?”
  “是啊,份子钱还真不少呢!比每年过年的孝敬钱多了一倍!”晚霞道,“当初不知道大哥和红棉的关系,如果知道,也就不会那么多怨言了。”
  “这都是小事。”李成凤道,“现在,到了重点了。”
  “莫非师兄想反了老贼婆子?”光头问道。
  “是。”李乘风跃然而起,道,“根据我的调查,和红棉给我的信息,我推算出老贼婆应该两天之内开始行动,这段时间,必然是老贼婆最虚弱的时候!红棉女儿是我亲生骨肉,她一切都听我的,现在就等她的讯号呢!”
  “老哥,我想跟你干!”光头第一个表态了,“我被这该死的软骨药控制了三十多年了,年年都会发作,发作之时,痛不欲生,都是这个老贼婆子的原因,我要跟你一起,杀了老贼婆子!”
  “我也愿意去!”猴子道,“大哥已经推算出老贼婆子正在修炼魔功的日子了,那我们不趁这机会搏杀一次,恐怕要遗憾终生了!”
  众人纷纷起身,冲着李乘风拱手道:“老哥,愿意听你号令!”
  “好,兄弟们,准备召集人马,只等老贼婆修炼到极致,咱们一起行动,杀入血魂门,将老贼婆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