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炮台法师 > 第七十七章 师徒终交心 中

  圆塔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圆塔内,壁炉里的柴火堆不时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将房间烘烤地暖融融地,桌上的鲸油灯安静地燃烧着,散发出昏黄的光线。
  床铺上,罗兰赤身裸体地躺着,任由莉莉在他身上伤口上涂抹着烧伤药,他本人则陷入了回忆。
  “事情,得从五年前说起。那时,我还小,父母是蓝山镇旁边的普通农户,整天忙碌,没时间管我。有一天,我被林中一只野兔吸引,一路追进去,追进去,最后迷路了。”
  洛坎迪打趣道:“农夫之子,难怪你一来圆塔就又是割草又是翻地的,原来是家族传承。”
  莉莉一边擦药一边听,见洛坎迪笑声揶揄,她不满道:“叔叔~农夫怎么了,你自己不也是农夫之子!”
  洛坎迪尴尬一笑,对罗兰道:“你继续。”
  罗兰便道:“那片森林就是耳语森林。我在森林中乱走了一天一夜,又累又饿,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碰见了一具会走的骷髅。”
  洛坎迪神情一凛:“死灵法师弗米亚!”
  “对,我当时吓坏了,连转身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但这个骷髅却没杀我,它把我带到了森林深处一座破旧城堡里。后来,我知道那座城堡叫白石堡。城堡里有个地下牢笼,里面关着五六十个囚徒,他们大部分都和我一样,都是山中迷路的旅人。”
  “噢~听起来真吓人。”莉莉一脸悚然,连药都忘了擦了。
  洛坎迪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据我所知,耳语森林一直有人无故失踪,失踪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么多年来,怎么也有两三百人了,而你说囚笼里只有五六十人,那就说明,很多人都被弗米亚杀了。我很好奇,你又是怎么活过五年的呢?”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弗米亚发现我有法术天赋,于是他将我从地下牢笼放出来,教了我几个简单的附魔术,然后就一直让我帮他制作附魔物品。哦,对了,不是我一个人,白石塔里还有其他附魔师,也都是和我差不多的经历。”
  “这话可信。”洛坎迪点了点头,说道:“蓝山镇的正式法师只有15个,其中只有3个会附魔类法术,但镇中市场上流动的附魔物品,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出于这3个法师之手。许多法师认为,这些额外附魔物品是从黑市流出来的,但背后具体的制作者是谁,没人清楚。现在你这么一说,倒解释了原因。”
  罗兰深感洛坎迪消息灵通,他远在都灵城,竟然对蓝山镇的消息知道的这么清楚。
  洛坎迪看出了罗兰的想法,笑了笑:“我以前是军中的法术顾问,要干好这个活,首先就要消息灵通。即使这几年我专注雕塑,这事也没落下多少......啊,不说这些了。继续说你吧,你学了一些附魔术,但这不能解释你会燃素法术。”
  对这一点,罗兰早就有了应对方法,他将当初对随军法师米勒的说辞再次搬了出来,但这一次,当他说完后,却见洛坎迪一脸‘你当我是弱智’的表情。
  “罗兰,我对弟子最大的要求就是坦诚。如果你想成为我真正的弟子,让我尽全力教导你,你就得对我坦诚。我绝对不信信,有人能够凭借一张火雾术卷轴,就能掌握燃素法术,更不要说对法术进行改进了!”
  莉莉在旁插言:“那可不一定。罗兰这么聪明,掌握个燃素法术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知道个屁!”洛坎迪瞪了莉莉一眼。
  莉莉虽然平时娇蛮,但关于法术的事,她是没有半点发言权的,这时被叔叔骂了,她暗暗翻了个白眼,却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罗兰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每一个高阶法师都是王国的精英,想要取信这样的人,难度可比说服随军法师米勒高多了。
  想了想,罗兰只能说道:“呃~其实我还有个秘密......不,应该说是天赋吧。我就是靠着这个天赋,才得以掌握燃素法术。”
  洛坎迪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呃~就是记忆力和想象力,尤其是想象能力,非常非常地强大,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强大。”罗兰尽可能地将思维实验室用让人可以接受的名词描述出来。
  “怎么个强大法?能演示出来让我看看吗?”
  “可以是可以......这样吧,导师,您拿一本我从没看过的书给我。”
  “莉莉,去拿书,挑最厚的那本。”
  莉莉乖乖地走出房间,从大厅书架上拿来一本足够巴掌厚的书来,书名叫《格伦麦百科全书》。
  罗兰说道:“把书给我,我快速看上一遍。”
  莉莉照办。
  拿到书后,罗兰开始一页一页地翻起来,翻地不算快,但也绝对不算慢,翻书的时候,他心中默念:复制。
  大约20分钟后,罗兰翻完了百科全书,也完成了思维实验室的复制。
  他闭上眼睛,意识沉浸入思维实验室,同时说道:“导师,这本书,我全记下了。你可以随便用书上的内容考我。”
  “真的?”洛坎迪简直惊呆了,据他所知,这本百科全书写有七十多万字,罗兰才翻了多久,就能牢牢记住?
  如果是真的,那这份记忆力的确可以用强大来形容。
  “您可以试试。”罗兰说道,在思维实验室,他盘腿坐在松软沙地上,手里就拿着复制好的《格伦麦百科全书》。
  洛坎迪还真不信邪,拿过书,翻到中间一页,问道:“我问你,格伦麦第23任国王的第九个儿子的第三个女儿的五姨妈的大儿子叫什么名字?”
  “.......”莉莉一脸无语,光这一长串关系,她都听得头晕了。
  罗兰一时也答不上来,但是,他在思维实验室是万能的呀,他心中将洛坎迪的话重复一遍,然后发出命令:“搜索答案,显示在沙地上。”
  瞬息后,沙地上就出现一个名字:‘拉斯伯德.艾兰’。
  罗兰照着念出了名字。
  洛坎迪有些晕了,他‘哗啦哗啦’地翻起百科全书,翻了大概有十分钟,才发现,国王的第9个儿子的第三个女儿的五姨妈的长子,名字还真叫‘拉斯伯德.艾兰’。
  这一手把洛坎迪震住了,他坐直身体,又问:“那,第182页,第3行,第17个,是什么字?”
  罗兰还没回答,莉莉就叫起来:“叔叔,你这也太难为人了。”
  “别吵,听罗兰说!”洛坎迪紧紧盯着罗兰。
  几秒后,罗兰直接给出答案,而且给的比洛坎迪要的还要多:‘格伦麦王国的西部边境,有一片沙漠,叫‘白海’。里面生存着一种叫‘织布蛛’的虫子,头部会喷射剧毒,它吐的丝可用来织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织布蛛的腿肉白嫩可口,不仅可以充饥,还能解渴.......导师,你要的答案,应该是个‘白’字。”
  “啪嗒~”
  洛坎迪手里的书掉在了地上,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罗兰,说不出话来。
  莉莉则是一脸敬畏地看着罗兰,她觉得罗兰的本事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超出她的想象。她从没想过,有人的记忆力会达到这个程度,简直.......简直和神一样。
  好一会儿,洛坎迪才开口道:“可是,这只是记忆力,光是记忆力,可不能让你的身体免疫燃素的侵袭。你要是实验失败,照样还是要被烧死。”
  “导师,你好像忘了,我可没说我光有记忆力。我还说,我还有非常逼真的想象能力呢。”
  “逼真的想象,怎么个逼真法?”洛坎迪有些体会不到这种感觉。
  “就是.......就是我看到的东西,我能在脑子里想出来,什么细节都不漏过,然后,我可以一遍一遍地在脑子里想,去斟酌,甚至去做思维实验。等到没有错漏的时候,我也练熟了,然后我才会上手开始真正地施法。”罗兰尽力解释。
  这下,洛坎迪大致听懂了,他咋了咋嘴,眼神复杂地看着罗兰:“虽然我没法验证你这些话的真假,但你的记忆力已经彻底震撼到了我.......你既然已经说了,我相信你也没必要骗我,因为你的的确确是掌握了燃素法术。我只能说.......我只能说.......生命女神.......不,是造物主,给了你无与伦比的天赋.......当然,光靠天赋也不够,你后天也非常努力......总之,反正,你非常幸运。你拥有的天赋,是每一个法师都梦寐以求的。”
  洛坎迪有些语无伦次,他从未见过这样杰出的术法天赋,虽然对法师来说,一切都有可能,但造物主实在是太偏爱了。
  罗兰却摇了摇头:“不,导师,我并不觉得幸运,你看,我今天差点死在荒郊野外呢。
  “你就知足吧。”洛坎迪笑道,他神色又是一动,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坦诚地回答我,绝不能有一点虚假!”
  “您问吧。”
  洛坎迪肃然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拿到明斯特领主的推荐信的?要知道,很少有人知道我和明斯特领主的交情,因为那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
  罗兰心中微沉,他斟酌地道:“导师,不知你有没有听过石工兄弟会?”
  话一出口,他就看到洛坎迪神态变了,看向罗兰的目光中,陡然多了许多戒备:“石工......兄弟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