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炮台法师 > 第七十八章 师徒终交心 下

  “啪嚓~”
  又一声炸雷传进圆塔房间,闪电的光芒映照在洛坎迪脸上,让他的目光显得有些晦暗。
  “叔叔,什么是石工兄弟会呀?”莉莉好奇地问。
  “不要问,和你没关系。时间不早了,你去睡觉吧。”洛坎迪冷着脸,下了驱逐令。
  “可是叔叔,我还没帮罗兰擦好药呢。”莉莉脸上有一丝害怕的神色,她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洛坎迪面色放缓了一些,温和地说道:“不用担心,我会擦的。快去吧,我有些话要和罗兰单独谈谈。”
  “那好吧。”莉莉无奈地应下,等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转过身,认真嘱咐道:“叔叔,等药擦好了,记得帮罗兰盖好被子,不要让他冻着了。”
  洛坎迪点了下头:“我会的,你放心吧。”
  “嗯~”莉莉低低应了声,转身拉开门时,却又回头看:“叔叔,人总是会做错事的。不管罗兰做错了什么,他还是你的弟子,你可不要......”
  洛坎迪有些不耐了:“我知道啦,莉莉!”
  莉莉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终于没出声,她最后看了眼罗兰,满眼都是忧虑。
  终于,她离开了,房间就剩下罗兰和洛坎迪两人。
  两人都沉默着,房间中寂静无声。
  许久,洛坎迪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过药膏,开始帮罗兰擦药,擦着擦着,他面露苦笑:“要不是因为莉莉,我现在肯定会把你送到监管会的监牢去!”
  一听到这话,罗兰顿时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不少。
  他知道,今夜他应该是安全了,但随即又是担忧,虽然是安全了,但以后能不能继续当洛坎迪的法术学徒,甚至继续呆在都灵城,都很难说了。
  他斟酌地道:“莉莉是个好姑娘,我从未想过伤害她,也从没有打算利用她的情感。”
  洛坎迪淡淡笑了下:“我知道。我虽然老了,眼睛不好用了,但还算没瞎。要是你敢打她的主意,我一开始就不会留下你。”
  等罗兰身上最后的烧伤也涂上了药膏,洛坎迪拿过棉被,轻轻盖在罗兰身上,而后坐回椅子,他半躺着身,眼睛望着天花板,声音悠悠地:“石工兄弟会的人,都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疯子。说说吧,你小小年纪,怎么会和那群疯子扯上关系的?”
  对此,罗兰不打算隐瞒,他实话实说。
  他从蓝山镇遇到紫衣法师开始说起,一路说到货舱中的奇特经历,最后说到码头仓库的事,基本能说的都说了,只是隐瞒了薇思的紧密关系。
  罗兰不希望过多暴露这一点。因为他现在和一个高阶法师结了仇,以后说不定还会和更多人发生利益冲突。要是被人知道这层关系,可能就会给薇思招致更多的危险。
  洛坎迪认真听着,时不时询问一些细节,罗兰也都仔细解释了。在他口中,薇思只是和他一起从巨石堡中逃出的普通附魔师,恢复自由后,两人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等罗兰说完后,洛坎迪神色温和了不少:“你没有试着说谎,这很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叫艾瑞斯的紫衣女法师,应该就是监管会通缉名单上的‘闪电魔女’。”
  “闪电魔女吗?”罗兰神情一凛。他回忆起自己和艾瑞斯接触的过程,发觉这女人时而狂热,时而冷静,称之为魔女,倒也恰如其分。
  洛坎迪面露回忆之色:“1年前,这个女法师突然出现,精通闪电类的术法,法力也十分深厚,年纪轻轻,就几乎有中阶法师的水准。更让人忌惮的是,她十分擅长战斗,是个名副其实的战斗法师。单对单的话,恐怕我也不是她的对手,甚至于,都灵城没几个法师是她的对手。”
  罗兰听地半信半疑:“法力和中阶法师差不多,战斗力却能和您这个高阶法师比肩,她怎么会这么厉害?”
  洛坎迪自嘲一笑:“不是她厉害。准确地说,是我们这些正式法师的战斗力太弱了。”
  罗兰心里隐隐猜到一些原因,但还是问道:“导师,我有些听不明白。”
  洛坎迪开始详细解释:“一个法师的战斗力,主要体现在2点上,第一,本身掌握的法术。因为限术令的存在,攻击法术学习成本高,学习之后,受到的管制也特别多,所以绝大部分正式法师都不会去学攻击类法术。”
  “噢,原来如此。”罗兰大致明白了。
  “第二呢,就是战斗经验。都灵城的正式法师们,地位高贵,生活优渥,几乎不会和其他法师产生正面冲突,基本可以认为没有战斗经验。闪电魔女却不同,她是野法师,想学什么法术就学什么法术,没什么顾忌。她还是个通缉犯,在多次凶险战斗中逃脱,战斗经验不可谓不丰富,战斗力自然强悍。”
  罗兰恍然:“原来是这样。”
  都灵城的法师,是和平年代的学者。而艾瑞斯,则是一个乱世中的战士。两者的战斗力,自然没有可比性。
  洛坎迪哈哈一笑:“你也别觉得她就无法战胜了。你不是说过,在蓝山镇的时候,你用火球击败过她吗?”
  罗兰嘿嘿干笑一声:“那不过是巧合,趁她没准备而已,算不上厉害。”
  洛坎迪笑着摇了摇头:“巧合也好,实力也罢。击败她就是事实。真正的战场上,为了胜利,就必须不择手段!让我感兴趣的是,闪电魔女性格高傲,被你偷袭式地击败后,非但没找你报仇,还给你推荐信,让你来和我学法术.......怕不是看上你了?”
  罗兰满脸尴尬:“......导师,这玩笑可不能乱开。”
  洛坎迪哈哈一笑:“好啦,我逗你的。依我看,主要还是你运气好。如果没有货舱的经历,恐怕也就没后面的故事了。”
  罗兰见洛坎迪心情不错,试探着问:“那,导师,您现在还打算把我送到监牢吗?”
  洛坎迪摊了摊手:“我要是把你送进监牢,莉莉恐怕要整天以泪洗面,那我就得饿死在圆塔里了。”
  又说到莉莉,罗兰没法回应,只能尴尬地笑。
  洛坎迪神色一肃,正容道:“好了,现在说正事。”
  罗兰也是精神一凛:“导师,您说。”
  “闪电魔女将推荐信交给你时,想必也和你说了石工兄弟会的理念了吧?”
  “说了,她说兄弟会要驱逐光灵,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
  “那你怎么想的?”洛坎迪立即追问,眼睛紧盯着罗兰。
  这个问题,地球上的网络论坛中时常有人讨论。罗兰遇到兄弟会后,也曾仔细思考过,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此时洛坎迪问了,他便如实说出。
  “我觉得,改变世界不一定是坏事,但石工兄弟会的手段实在太激进了。”
  洛坎迪立即追问:“激进又怎么样?”
  “激进的手段,或许不能解决问题本身,但一定能解决产生问题的人。粗暴简单,又效果非凡,绝对会被人当做趁手的工具来用,会越用越频繁,直至走上极端。”
  洛坎迪浑浊的眼中闪烁着精光,他俯下身,紧盯着罗兰的脸,赞道:“说得好!那么,你觉得兄弟会的结局会是怎么样?”
  罗兰面露沉思之色,声音冷峻:“恐怕,到了最后,他们非但不能让这世界变得更好,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会偏离自己的初衷,变成人人厌恶和恐惧的魔鬼!”
  这事,在地球就有实例。
  法国大革命中,激进的雅各宾派上台,开始恐怖统治。
  雅各宾派的领袖罗伯斯庇尔上台后,一年时间里砍了16594颗脑袋,成了不折不扣的杀人魔王。在他的墓志铭写着:‘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啪~啪~啪~”
  洛坎迪竟鼓起掌来,他满脸欣慰地看着罗兰:“难得啊难得。真不敢相信,你16岁不到,这么年轻,竟然能有这样深刻的见解。没错,我的看法和你一样,石工兄弟会最后一定会成为疯子会,他们只会坏事!”
  顿了顿,他又道:“虽然推荐信是闪电魔女给的,但你不认同兄弟会的理念,那就不是兄弟会的人。你又有这样出色的天赋,我自然要尽力教导你。”
  罗兰心中一喜:“多谢导师。”
  “你别高兴的太早。我还没说完呢。”
  “您说?”罗兰有些忐忑。
  洛坎迪摇了摇椅子,缓缓说道:“术法知识无穷无尽。我沉浸在术法世界40多年了,也仅仅只是混合系法术上有一些微末的成就。你要走的路,和我明显不同。我只能教你法术基础,引导你入门。你若真想有大发展,就一定要进入皇家术法学院深造!”
  “我明白,导师。”罗兰点头。
  “不,你不明白。”洛坎迪眯起眼睛,眼望着天花板,声音有些缥缈:“凡夫俗子们眼中,一个人能在法术上有所成就,是因为他有杰出的术法天赋。但真相是,术法知识广博如海,再愚笨的人,都能找到适合他的术法领域,但想要有所成就,一定要有钱!不是小钱,是大钱!动辄几十,乃至上百的金克朗!”
  说着,洛坎迪收回目光,转向罗兰,满脸的苦笑:“问题在于,我现在没钱。我在城里名声也坏了,我也老了,实在不想动弹了,就想过安稳日子。所以......我可以全心全意教导你,但有条件。”
  “您说。”罗兰认真听着。
  “你要供养我,直到我死去那天。学院的学费也得你自己攒。还有莉莉,她是我侄女,也是我的养女。你要照顾她,你要么自己娶她,要么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让她风风光光的嫁人。”
  到了这个地步,洛坎迪已经把话都说明白了。
  罗兰深吸口气,不顾洛坎迪地阻拦,从床铺上翻身而起,‘噗通’一下,半跪在洛坎迪身前,再抬头时,已是满脸坚定。
  “导师,既然成为您的弟子,那供养您就是我应尽的义务。至于莉莉小姐,我现在还年轻,暂时不考虑结婚,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会遇上什么人,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让莉莉过上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学费,我自己会想办法,绝不会让您为我费心。”
  洛坎迪听得面色凛然。
  “罗兰,你要明白,你选择的是一条非常艰苦的道路。你的确拥有杰出的术法天赋,但有天赋不一定意味着能赚钱。世上到处都是聪明人,他们都在想尽办法地弄钱,但最终又有几个人能成功呢?”
  罗兰目光坚毅,沉声道:“导师,再劳累,也比不上码头搬货。再艰辛,也比不过在白石堡日夜不停地附魔。即使这样,我仍然坚持每天冥想,但凡有一丝空闲,心中就琢磨术法。我相信,只要一直前进,总能实现目标。”
  洛坎迪动容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弯腰将罗兰搀扶起来:“好孩子,快起来吧,我相信你。”
  他越看罗兰,越觉得满意,越想心中越是高兴,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真没想到,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中,竟然能得到你这样的弟子。这真是造物主对我的莫大恩赐啊!””
  笑着笑着,他忽然一拍额头:“糟糕,差点忘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