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炮台法师 > 第七十四章 暴雨将至,天地昏暗

  迪兰特堡的会议大厅。
  对于各个正式法师的发言,罗兰听不懂,也没地方问。
  这些正式法师和学徒可不一样,他们自矜身份,能让罗兰这个学徒进入会议大厅旁听,已经是极限了,想让他们为罗兰解释法术名词,那是门都没有。
  于是,罗兰明知道‘限术令’这个议题非常重要,不仅是对王国,甚至对他个人的命运也有重大影响,但他却听不懂,只能干坐着。
  罗兰感觉,他,以及大厅外的所有法术学徒们,都成了提线木偶,而台上的这些正式法师,尤其是大法师们,则是牵动命运之线的主宰。
  这种滋味实在太不妙了。
  “一定要尽快赚钱,攒够学费,一定尽快弄到洛坎迪的推荐信,进入术法学院,系统学习。”
  他心中只觉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一丝一毫浪费了,除非他想重新体验白石堡中的日子,命运无法自主,生死全看弗米亚的心情。
  到晚上六点的时候,关于限术令的议题才宣告结束。
  罗兰一直半懂不懂地听着,他大概也听明白了一些,其中有一些,对他的计划有非常直接的影响。
  比如,除了几个特殊的攻击法术外,大部分攻击法术的学习费用,将进行下调,最大比例可达50%。
  费尔米森大师举了一个‘艾隆冲击术’的例子。原本,想要购买这个法术的法术书,费用高达17枚金克朗,下调后,就只需要9枚金克朗。
  虽然昂贵,但相比之前,的确是大大的便宜了。
  台上,费尔米森大师宣布了休场30分钟,30分钟后会议会继续。
  罗兰急忙小跑出会议大厅,他一泡尿从中午憋到现在,膀胱都快爆了,再看现场的法师们,一个个神态自若,闲庭信步。
  论憋尿的功力,罗兰自叹不如。
  半小时后,会议准时开始,一分一秒都没浪费,更没有一句废话,直接立即就进入正题。
  罗兰只能继续在一堆晦涩的术法名词中苦苦煎熬着。
  一直到深夜11点,当天会议才宣告结束,而后费尔米森大师又发布通知,宣布隔天早上7点就开始会议。
  罗兰只觉自己脑子和浆糊似的,胡乱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就匆匆赶回房间,做完每日锻炼后,往床上一躺,差一点就直接睡过去。他用了十二分的努力,才重新打起精神,进入思维实验室,继续苦练法术和雕塑。
  一夜无话。
  第二天7点开始,罗兰又遭受了一场陌生名词的狂轰滥炸,其中,罗兰还经历了一次莫名其妙的投票表决。
  表决议题好像是要建立一个专有术法部门,叫‘海洋术法物资贸易部’,据说是为了加强与格伦麦东部,生活在奥伦克海中的鲸人族的贸易联系。
  这个表决,罗兰同样听得云里雾里。他第一次听说,格伦麦王国东部海域中生活着叫‘鲸人’的智慧种族。从众人表情看,鲸人和格伦麦人的贸易已是由来已久。
  关于这场投票,罗兰谨遵洛坎迪的教导,直接就扔弃权。
  到下午2点的时候,费尔米森大师终于宣布研讨会完毕。罗兰这次云山雾绕一般的会议之旅,也终于宣告结束。
  他逃也似地跑出了会议大厅,一口气跑出了城堡大门,闻到山中清新冰洌的空气,这才精神一震,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这该死的冗长的术法研讨会,终于特么地结束了!
  罗兰长呼口气,准备离开迪兰特堡。
  按照他的想法,他来时是走路,去时自然也是走路,等走到岔路口,等牛车过来,坐牛车回去就行了。
  “不过,天上满布乌云,似乎随时可能下雨的样子。看来我该去借把雨伞。”
  罗兰看了下天色,只见乌云遮天蔽日,还起了不小的风,才下午两点,天色就有些昏暗了。照这么下去,说不定走到半途,就会遇上暴雨。
  正当他准备找城堡里的侍从借雨伞时,茱莉娅蹦蹦跳跳地找了过来。
  她笑眯眯地问:“罗兰,我的导师说马车有空位。我们回去的时候,正好要经过都灵西郊。他让我问问你,要不要捎带你一程?”
  罗兰下意识就想拒绝,但随即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正被帕克劳德惦记呢,要是能有一个正式法师捎自己一程,那这一路基本就安全了。
  正要答应下来,他忽然又觉得不妥:‘我根本不认识茱莉娅的导师,更不知道他人品如何,就这么轻易上车,要是这家伙是帕克劳德的朋友,我可不就惨了。’
  正犹豫呢,茱莉娅等得不耐,直接拉住罗兰手臂:“好啦~你就别犹豫啦~走吧。”
  罗兰没法,只能跟着茱莉娅往前跑,他心中暗道:“这么多人见我上了马车,我真要出事了,茱莉娅导师也脱不了干系。我好歹也是高阶法师的学徒,而且还得到了利维农大师的接见,他肯定不会自找麻烦的。”
  他又想到:“茱莉娅单纯善良,她的导师应该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不过就是搭下顺风车,问题应该不大。”
  这么一想,罗兰放下心,跟在茱莉娅身后。
  等到了马车跟前,罗兰看到一个绿袍法师,四十岁出头的样子,面目祥和,身形微显富态,看着不大像是心机深沉的人。
  罗兰更加放心,上前行礼:“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先生。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对您造成困扰。”
  绿袍法师笑了下:“不用这么拘束,罗兰。我认识洛坎迪老先生,茱莉娅也和你交好,捎带一程也是应该的。走吧,上车。”
  他当先上了马车,茱莉娅跟上,而后罗兰才登上车厢。
  一到车厢门口,罗兰感到一股带着淡香的暖风扑面而来,进入车厢,在椅子中坐下,他发现椅子是用不知名的兽皮翻的,又坚韧又柔软,上面还铺了一层厚厚的绒毯,坐起来非常舒适。车厢内空间也很宽敞,虽然坐进来3个人,但一点都不觉得拥挤。
  绿袍法师拍了拍车厢前壁:“走吧,埃迪。”
  “是,先生。”马车夫应了声。
  马车平稳启动,而后轻盈地加速,除了绝对速度没有地球的汽车快,其他乘坐体验丝毫不逊色豪华汽车,许多地方甚至更要超过。
  “啧~这马车真是好东西哇~我以后有钱了,也搞辆坐坐。”罗兰心中不无羡慕。
  或许是在导师身边,茱莉娅没有开启话痨模式。那个绿袍法师进入车厢后,也一直在闭目养神,这让车厢里显得十分安静。
  罗兰也便不说话,安静地坐着,眼望着窗外的景色变换。
  马车从迪兰特堡出来,顺着山坡往下,而后一路穿过绿水溪谷,朝都灵城西郊驶去。
  罗兰惊讶地发现,马车速度竟然出乎寻常地快,在道路平缓的地方,一小时能跑到50公里左右,和汽车自然没法比,但比地球上的马儿却快上一大截,耐力方面更是远远超过。
  “估计是异界马种不同。”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恐怕一个小时出头,马车就能赶到都灵城的西郊大道了。
  事实也正如罗兰所想,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候,马车到了一处十字路口,其中一条就是西郊大道。
  “吁~~”
  马车平稳地停了下来,绿袍法师睁开眼,微笑道:“那我就送到这了,小友。”
  罗兰微微欠身:“非常感谢您,先生。”
  “小友,一路走好。”绿袍法师又说了一句。
  “嗯。”
  罗兰应了声,打开车厢门,一股寒风顿时扑面袭来,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裹紧衣服,这才下了马车,然后沿着西郊大道大步往前走。
  按照他的估计,从这里到圆塔,大概还剩下不到五六公里的路,步行的话,大半个小时差不多了,现在是下午3点多,他走快些的话,应该能在下午四点前赶回圆塔。
  天上的乌云越来越密了,风也越来越大,似乎下一刻就要下起暴雨。
  大冬天的,罗兰可不想被淋成落汤鸡,他开始在西郊大道上小跑起来。
  跑路的时候,罗兰脑海里浮现出莉莉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还有洛坎迪那半秃不秃的脑袋,还有各种各样用心烹饪的美味食物,他心中微微一暖,竟有些想念。
  他跑的更快了。
  许是因为暴雨将至,西郊大道上的人很少,罗兰跑了五六分钟才碰到一个。
  “呜~~呜~~~”
  风声呼啸,西郊大道旁的橡树被吹地哗啦哗啦响,天色黑漆漆地,就和入夜似的。
  罗兰心情越发迫切,也不知道怎么地,脑子里蹦出个想法:‘我要是直接穿过橡树林,走上一条斜线的话,应该能更快地回到圆塔。’
  他不仅这么想了,还这么干了。
  脚步一拐,直接走进了橡树林,走着走着,他只觉林木越来越密,路越来越难走,甚至许多地方根本没有路,只能从茂密的枯草从中硬挤过去。
  罗兰觉得自己有些蠢,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偏要走不熟悉的近道。
  他转身朝大道方向退回去,走着走着,罗兰发现,他竟然又走回到了原地。
  他好像在橡树林中迷路了。
  罗兰转头四顾,只觉身体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林木,除了树就是枯草,完全无法辨认方向。
  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陷入这么尴尬的境地.......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罗兰回想着他之前的经历,突然觉得,自己的情绪波动好像有点怪,似乎太过剧烈了一点。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性格。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我不会是受到什么法术的影响了吧?难道心灵咒符失效了?’
  正当他沉思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来,吹的草木‘咯吱嘎啦’作响,同一时间,天空中传来一声雷霆炸响,出现一道雪亮地电光。
  这一瞬间,天地被闪电照地雪白一片。
  罗兰突然看到,在他身侧的树丛中,距离他不到10米的地方,似乎蹲着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