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炮台法师 > 第八十一章 翠绿烈焰酒

  凌晨时分,万籁俱静。
  鲸油灯的焰火安稳地燃烧着。
  洛坎迪收起笑容,伸手从一旁桌上拿起一本黑色封面的书,这书封面正中有一行醒目的烫金大字。
  罗兰快速扫了一眼,就见上面写着《混沌力量的危害与防护方法》。
  洛坎迪并没有翻开书页,他将书拿在手上,肃然说道:“但凡一个人有点见识,都会知道,我们这个世界诞生在混沌海。混沌海中的混沌力量是法力的源泉,它成就了法师的力量,让法师得到尊贵的地位、充沛的财富。但是,鲜少有人知道,其实,混沌力量也在不断地侵蚀着法师的身体。”
  罗兰眼睛瞪圆,有些不敢相信。自他冥想至今,只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从没发现过坏处。
  洛坎迪微微一笑:“不信?”
  罗兰点头:“导师,我好像没有感觉到危害。”
  洛坎迪淡淡一笑,说道:“我就让你体会下危害。接下来,我说一句,你做一句。”
  等罗兰点头后,他接着说道:“现在,轻而满地呼吸,缓缓沉静心神。”
  罗兰依言照办,凌晨时,脑子里本就没多少杂念,缓缓呼吸几次,就沉静下来。
  “尽你所能,克制体内法力的自然流动,让法力处于静止状态。”
  罗兰再次依言照办。
  随着法力地逐渐沉静,罗兰就觉得自己身体渐渐地变得沉重、对外界世界的感知也逐渐变得迟钝,就好像身体周围围绕着一层浓浓的雾气一般。
  “伸出你的手,轻柔地触摸自己身体各处皮肤。”导师的声音继续传来,显得有些缥缈。
  罗兰隐隐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他认真地按照洛坎迪说的去做了,仔细触摸着身体各个部位。
  摸着摸着,突然,他发现自己后背,接近左后腰的地方,有一块皮肤木木地,一点知觉都没有,皮肤表面还显得特别粗糙,类似枯树皮一般的手感。
  “怎么回事?”
  他心中一惊,顿时就放松了对法力的约束,法力再次开始在体内流淌。通过法力的触觉,罗兰身体重新变得轻盈,感官再次敏锐,他又清晰地感觉到了那块皮肤的存在。
  法力的触觉和身体本身的感觉非常相似,如果不去特别地注意,很容易就会产生混淆,但是,经过洛坎迪的提醒,罗兰心中已有警觉。
  当他再次约束住法力后,顿时又失去了后背那块皮肤的触觉,无论他怎么捏、揉、搓、按,都没有一点感觉,就好像那块皮肤早已经死去一般。
  洛坎迪一直观察罗兰表情,见他神色震惊,便道:“摸到了吗?”
  罗兰急忙问道:“导师,怎么会这样?”
  洛坎迪嘿嘿笑着:“这就是混沌力量对身体的侵蚀。一开始是皮肤,然后是四肢,你会残废。再是感官,你会相继失去味觉、嗅觉、触觉,听觉,视觉。但在这时候,你的法力应该已经非常深厚,深厚到可以代替感官的程度。所以,虽然你身体已经受损严重,但你会觉得生活并没有受到大影响。”
  罗兰回想自己的经历,点头认同洛坎迪的话。
  的确,法力就好像是灵魂之眼,非常地敏感,很多时候甚至超过身体本身的感知器官。随着罗兰法力的提升,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
  洛坎迪继续说道:“但是,侵蚀还在不断深入。下一步,就到了内脏。你的内脏会逐渐失去功效。肺没法呼吸、心脏越跳越慢、肠胃消化不了食物,你的生命力急剧地消散。而随着生命力的大幅降低,法力也将无法维持,开始快速消散。最终,你将失去所有法力,在一片黑暗的寂静中,孤独的死去。”
  罗兰悚然而惊。
  他知道,洛坎迪说的对。一个人,皮肤、四肢、感官受损,还能勉强苟活,但要是五脏六腑废了,那基本和死人也没区别了。
  洛坎迪似乎嫌对罗兰的打击不够,悠悠说道:“法力增长速度越快,混沌力量的侵蚀速度也越快。有些野法师,天赋超凡脱俗,往往不到三十就惨死了。”
  罗兰听得心脏砰砰乱跳,自从得到白木雕后,他拥有五倍的冥想效率,心中一直暗暗得意。却没想到,这玩意竟然是他的催命符!
  洛坎迪直视罗兰的眼睛,凝声道:“以前,是不是觉得自己法力增长快,年纪轻轻就法力深厚,心里很得意?嗯?”
  罗兰满头冷汗,忙问:“导师,我该怎么办?还有救吗?”
  “接着。翻到第98页,看第一段。”
  洛坎迪手一挥,将书扔给了罗兰。罗兰急忙双手接过,翻到指定书页,就见上面写道:“翠绿烈焰酒,蕴含浓郁的生命力量,服用后可驱散混沌力量的侵蚀效果,除了味道有些古怪,几乎没有副作用。”
  “翠绿烈焰酒?”
  罗兰心中大松口气,有救就好,他就怕这种侵蚀是不可逆的,无药可治。
  洛坎迪已经退到一旁椅子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说道:“这种炼金酒,是百年前,一个叫拉瓦森的天才炼金师发明的。就因为这玩意,最近100年里,格伦麦法师的力量和寿命都有了质的提升。”
  洛坎迪指了指罗兰手中的书:“翠绿烈焰的制备方法,以及其他一些防护混沌力量侵蚀的小技巧,全都写在那本书上了。你自己拿去仔细研究,有不理解的地方,别自己瞎想,来请教我。”
  “是的,导师。”罗兰神态越发恭敬。
  他深深觉得,自己这趟拜师是做对了,要不然,以他法力的提升速度,再过个几年,他估计就完蛋了,而且死的时候,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忽然想起法师米勒,那个法师好像从没喝过什么奇特的东西,他心中有些疑惑,便问道:“导师,所有正式法师都会学到这个知识吗?”
  洛坎迪摇了摇头:“哪有这样的好事。一般情况下,低阶法师的法力低微,身体受到的侵蚀有限,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只有到了中阶,开始侵蚀五感,这个问题才会得到重视。但是,这并不是最优方案,而是权衡成本后的妥协。”
  “妥协?”罗兰有些不大明白。
  “对,妥协。啊,我亲爱的弟子,我忘了告诉你,翠绿烈焰这种药,是真正的好东西。但好东西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昂贵。”洛坎迪脸上有些幸灾乐祸。
  “多贵呀?”罗兰觉得有些不妙。
  洛坎迪抖了抖二郎腿,比了个手势:“想要彻底摆脱混沌力量的侵蚀,每进行10次冥想,至少要服用一公升的翠绿烈焰酒。根据冥想效果不同,服用量可进行相应的增减。以都灵城当前的物价看,配置一公升翠绿烈焰,大约需要3枚金克朗。”
  罗兰暗吞了口唾沫,3克朗一公升,一升就是9万人民币,每10天至少服用一升,一个月就要耗费27万人民币。
  他觉得这玩意不是药,而是液体黄金!
  “当然,也可以不喝,但你的法力已经相当深厚,再这么下去,你的感官恐怕就会受损。感官受损和皮肤不一样,是无法重新恢复的。所以,为了身体起见,在得到翠绿烈焰酒之前,你最好不要冥想了。”
  罗兰满脸苦笑,坚持了快6年的冥想,竟然就这么停了,他还不得不停,除非他不要命了。
  洛坎迪拍了拍手,说道:“导师还有最后一个要求。”
  “您说。”罗兰立即凝神听着,他现在觉得,高阶法师的知识实在是太珍贵了,一个字都不能错过。
  洛坎迪对罗兰的态度十分满意,他微笑道:“当你有足够的翠绿烈焰后,你每天的冥想放到凌晨4点。因为在这个点冥想,效果最好,对身体损伤也最少。记住了吗?”
  “记住了,导师。”罗兰有些提不起精神。
  翠绿烈焰酒要钱啊,要很多的钱,而现在塔里目前缺的就是钱。
  之前他抄了一个月书,也才攒了不到3克朗,还不够配一公升翠绿烈焰呢。更何况,塔里三个人的日常吃喝也要钱,哪能把钱都弄去配酒呢。
  这一刻,罗兰深深地理解洛坎迪说的话。
  法师这个职业,真的是用钱堆出来的啊。可一个人精力有限,花心思去赚钱,就会拖累学习进度。想要专心学习,钱又会不够花销。
  若非出身权贵富豪之家,普通人想要走法师之路,实在是太难太难了呀。
  见罗兰抱着书,一脸恹恹的模样,洛坎迪笑道:“小子啊,我看啊,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就不要学这害人的法术了,就专心跟我学雕塑吧。你在雕塑方面,非常有天赋,只要认真学,肯定能大成就。我侄女莉莉又喜欢你,长得又不差,烹饪水平又高,到时候你就娶了她,也省了一大笔聘礼钱。我敢说,你这辈子肯定会过的相当快活。”
  罗兰被这话惊醒过来,他晃了晃头,抱紧手中的书,说道:“导师,人不是神,总会有陷入沮丧的时候。但沮丧可不意味着放弃,相反,这更加刺激了我的斗志!”
  洛坎迪哈哈大笑:“罗兰啊罗兰,我年轻又可爱的弟子啊,我真不知道该羡慕你呢,还是该嘲笑你。”
  罗兰不去理会洛坎迪,他走到床边书柜前坐下来,翻开书,开始仔细读起来。
  过了会儿,洛坎迪声音又传过来:“对了,罗兰,你一心学法术当然好。但雕塑可别落下,这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自己。雕塑学得好了,的确是非常赚钱的,哪怕不出名,也比抄书赚钱多了。”
  “我知道的,导师。”
  罗兰应了一声,精神又转回到书上,过了一会儿,他就彻底地沉浸到了书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