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66.小院里的实验室

  “这地方还真是难找啊。明明有地图和地址,居然还是找不到。”
  路远不停划着手机,试图通过导航找到这一次的目的地,然而事情进行的好像并不顺利。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四下里看不到一栋高楼的影子,这在帝都这种地方通常意味着已经快要出城、直接进入外省了。
  无奈之下路老师只能暂时把车停在路边,重新校准导航的位置。
  从南海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过着,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路远自己除了每天照常给学生上课、业余时间考虑怎么花钱,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可做。
  侏罗纪小世界里,玩家已经重现了大部分现代科技,正在寻求向岛外扩张,而恐龙人阵营依旧在战争阴云的笼罩下发展着他们的战争科技。
  至于外婆家小世界,“补习班”市场并没有因为假期过后而降温,反而越发的火爆起来。
  这也是路远最头疼的问题,他的钱花不掉了!
  上个月由于改造3号小世界消耗了太多游戏资金,直接导致了现实世界的消费能力跟不上进度,不仅没拿到一分钱补贴,甚至还被倒扣了几十万。
  新项目的筹备已经开始了,陈初静这次之所以没陪他过来,就是因为要出去物色新的办公场地,好给路远提供公司办公地点的参考。
  至于创业中心,将会作为今后的人才储备基地和孵化中心存在,由吴峥直接负责一些小型、低成本项目的开发工作。
  不过这些工作都需要慢慢来,属于远水解不了近渴的那种,路远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是没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好在这个时候,路小遥这个“福星”给他带来的那张名片,引起了路远的关注,让他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点子。
  因为他和路小遥之前见到的那个中年人,真正的身份是一个私人研发团队的负责人,所研究的项目正是前几年一度十分火爆的穿戴式智能设备。
  路远对这个市场也有些了解,知道这是一个真正烧钱的黑洞,有这一条,基本上就足够了。
  先不管实用度如何,研究这些的研发团队如果转向游戏设备的开发应该不难。那种笨重的VR眼镜路远是看不上的,他的目标是真正的穿戴式游戏设备,这样一来,维持一个研发团队的投入自然就成了一个无底洞。
  与那些需要保证收益的公司和个人研发团队不同,这样稳定的资金需求正是路远乐于见到和最为急需的。
  所以这一次过来,他名义上目的是答谢一下对方上次照顾自家妹妹,其实还有考察一番、寻找一个投资项目的意思。
  …………
  安成业最近很头疼,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已经因为忧思过度而白了不少。
  他的团队在最近遇到了麻烦。
  一个多月前,他独自一人前往南海与投资人谈了几天,原本的投资人还是决定在履行完目前的合同以后就停止追加投资。
  而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东奔西走,最终也没能找到接手团队的下一个投资人,这对于一个没有实体产业的纯科研型研发团队来说就是一个灭顶之灾。
  前一段时间,那个国际业界大佬、智能眼镜的先驱者宣布彻底放弃个人市场转而专注于向企业用户服务,引起了行业内不小的动荡。
  这个大事件的爆出,造成了投资市场对他们目前正在研究的智能眼镜设备反响冷淡,即便他们的研究成果在国内堪称前沿,也几乎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大公司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小企业没有科研投资的能力,而个人投资者一向对市场动向十分敏感,更不会在这个寒冬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入一个前景不明朗的市场。
  现在摆安成业和他的团队面前似乎只有两条路:是像其他小团队一样对市场妥协,选择研发智能手表一类比较“低端”的产品;还是继续死守,直到团队因为资金无以为继而解散。
  从他个人的角度,当然愿意去相信这个寒冬并不会持续太久,然而团队内部在这一个多月中已经开始有了些许杂音,如何处理也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安成业科班出身,早年做过一段时间大学教授,后来带领团队搞研发,却也没锻炼出来什么商业手腕,现在遇到了生死存亡的难题,一时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结果今天刚从外地回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上次南海一行认识的一对兄妹之中的哥哥。
  年轻人打了几次电话要登门道谢,自己都因为身在外地而推辞了,这次正好碰上有空,就答应了对方登门的请求。反正他现在孑然一身,就住在实验室旁边,自然也无所谓方不方便的问题。
  “这个实验室什么时候就没了也说不定,尽量让它留在多几个人的记忆里吧。”
  安成业环顾了一圈自己心血凝聚的实验室,这里因为放假现在已经空无一人,看的他心里有些微酸,神思都飞到了不知哪里。
  “看那个年轻人的穿戴不像有钱人的样子,也不知道……”胡思乱想的安成业突然笑了,“我还真是老糊涂了,随便见到一个人都在想投资的事。出趟门撞上隐形富二代这种事情,几率怕是比中彩票还低吧。”
  他这段时间是真的把自己的人脉都用尽了,恨不得把每一个认识的人都拉来参观自己的心血。
  可惜这样急迫也没能起到什么好的效果,毕竟他的圈子里基本都是搞学术的,几乎没有人能拿出每个月上百万的资金,投入到这种毫无回报的研发工作里。
  想到这,学究气十足的安成业都有点后悔当初没多认识一些商界人士,如果当初多积攒些人脉,现在或许就不会那么窘迫了。
  “怎么还没到呢?”安成业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有些疑惑的想。
  而就在他摇头叹息的时候,门外适时的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