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15.路远的盘算

  信息化时代的进步让这个世界流转的速度变得飞快,就连很多原本为人诟病的办事流程都变得精简了不少。
  注册公司,在这个全民创业的时代里自然也不例外。
  路远跑了工商和银行,全套流程下来只用了不到一周时间,就这么赶在新年假期之前拿到了“盘古科技有限公司”的执照和银行卡。
  看着已经划入公账的一百多万,路老师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不得不说,这个系统还真是够神奇的,除了有点高冷,其他的没毛病。
  无论是补贴发放还是两个世界的消费,系统都能通过它强大的能力直接进行操作。这种资金操作流程完整、记录可查、更是有完美的时间记录,无论是公司账户和个人银行账户都有完整的流水档案和电脑存档,完全不会引起任何人、组织或机构的怀疑。
  最开始系统发放的补贴就是直接出现在路远的银行卡中的,这次去银行,路远还顺便查到了这笔转账的流水记录。
  而公司账户上的资金,路远也没有亲自操作,就由系统直接代劳转账了。接下来作为公司的老板,路远将可以自主使用这笔钱,将他投入到公司的“正常运营”所需中。
  当然,如果有人具有堪比计算机的能力、能够全程跟踪记录资金流向,或许能从这种完美中发现一些无法证实的不和谐,但是想要证明什么就是彻彻底底的痴心妄想。
  “自由心证”这种东西,也是要有最基本的证据支持的。
  可是,“人”查不到是因为系统的强大,这证明了系统本身能力的同时,也让路远的心里有点惴惴。
  毕竟系统虽然没有警告,但不代表对违规行为就没有处罚。
  比如路远用公账上的这笔钱去大吃大喝、旅游消费,甚至用于个人奢侈品消费,自然也可以算作“工作餐”、“团队建设”、“个人年终奖”……
  但是,这种行为在公家都完全就是违法的行为,路远不相信几乎无所不能的系统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任由他随意的挖系统墙角。
  具体的违规行为如何判定的?系统没说,但是路远仔细考虑后觉得至少是要符合普通人的价值观。
  比如同样是在饮食上的消费,路远自己请朋友和请客户吃饭可能就是两种不同的结果。如果是用在免费发放给员工的工作餐上,那么就是标准的消费模式,一定会被记录进补贴额度中、达成“钱生钱”的效果。
  当然,这种模式一定也有限度,每顿工作餐都是满汉全席、鲍参翅肚肯定也不行!
  试探系统底线这种行为基本就是肉身探雷,路远之所以还没尝试把贷款还掉,就是在考虑方案。
  这里面还有一个“度”,需要路老师科学严谨的去慢慢摸索。
  至于公司盈利之后的问题?以现在看来,游戏平台结算的资金和其他游戏公司一样,也是发放到公司的账户上,其他渠道收入估计也是如此。可是分成30%和缴税25%是不会被计入资金浮动的,这就产生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让我们先来算一笔账。
  首先大致四舍五入一下,上个月就算卖掉了200万的游戏,去除分成缴税,账户上剩余就按100万算。
  如果路远一分钱不花,下个月就没有补贴,需要再卖掉200万的游戏,产生的盈利才能补上这100万补贴的损失。
  如果花光了呢?不仅实际消费了账户中的100万和新盈利的100万,还能额外入账100万的补贴!
  而要通过赚钱达到这两百万消费等同的效果,需要卖掉四百万的游戏!
  因为有分成和税费的存在,这个金额每次结算以后都要翻倍,得不偿失不说,以市场规律来看也不可能实现这种浮夸的目标。
  这也就是说,路远现在只有一个最优选择,那就是必须不停的花掉赚来的每一分钱!
  当然,如果花钱的同时还能有点盈利就更好了……不过即便没有,花到就是赚到。
  “下次结算还有三周,在这之前必须把账户里的钱全部花光,小世界就放着不动……”
  “这样一来,下个月的就可以白嫖100万,再下个月200万,下下下个月400万,然后是800万、1600万……”
  什么玩家风评,都让他随风去吧~
  这可是标准的指数级增长,等补贴金额上了亿以后,自己的零花钱还怕被他扣掉区区四五个0吗?
  展望未来的幸福生活,路远想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嗯,就这么办了。”
  想到就做,路远直接掏出手机,打开“知道”app发布了一个提问:
  《一家游戏公司,如何才能有效且合理的败光公司账户每一分钱?》
  …………
  近些年北方的冬天越发的少雪了,但是冬天的萧瑟还是早早的笼罩了校园。
  时间越接近年关,校园中就越见冷清,许久也不见一个人影。
  因为专业原因传媒大学留校生较多,所以在春节假期期间也并不封校,而是出于安全考虑封闭了宿舍和部分教学楼。
  学校特地在校办酒店为留校生分配了临时住处,为那些因为课题、实习或者个人原因无法回家过春节的学生提供住宿服务。
  目前大二的梁玉潇就是这些学生中的一员。
  说起来,这已经是他入学以来连续第二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现在的梁玉潇,末端微卷的一头长发披散在肩畔,一身清爽的米色职业装,将凹凸有致的高挑身材衬托的干净利落,完全不像上课是那种模特气质,反倒更像是一名老练的精英白领。
  此时的她正站在校办酒店门口,如果是平时,那无意间流露的气质一定会吸引无数目光。
  可惜现在的酒店门前,就只有两个人!
  而在她的对面,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柔和的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公式化笑容。
  而那个男人,此时正绅士地打开身后的车门示意对面的女孩上车。
  如果忽略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倒不得不说算得上是天生一对的良才美质。
  很可惜,从梁玉潇冷冽的眉角和不发一言的态度来看,眼前这个男人即便不是仇人,也相差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