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37.我上边好像有人

  久经场面的石总自觉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一边夸奖表面看上去很有些害羞的路小遥,一边把菜单的小本子塞到她手里。
  让人放开了点菜?
  他怕是还不知道普通人和路家妹妹的差距,就是“脱了缰的野马”和“冲出栏的野猪”那么大的区别!
  路远不知道这家店的价位,不过他石某人也吃不穷,索性干脆不管了。
  另一边的石总见路远摇手拒绝了自己递过去的菜单,也没再坚持。就那么将菜单放下,拉过椅子坐到了路远身边,任由路小遥坐的远远自己在一边玩。
  那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他还没忘了这次来的目的,既然路远似乎没有吃东西的心思,那就先聊聊好了。
  一般这种情况当然不能上来就直奔主题,这样不仅显得心急没礼貌,也会侧面暴露己方的迫切,所以一分钟几十万上下的石总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家常。
  事实证明,石总的成功不是偶然,与路远这么一个号称“话题终结者”的家伙聊天也始终能找到话题。
  这边的路远就有些纳闷了,他在学校又不带班,是不怎么经历这种酒席场合的,虽然知道对面的家伙另有所图,但也不太搞得清这货东拉西扯搞什么名堂。
  话没说多久,另一边已经开始上菜,两人边吃边聊,话题也渐渐的被引到了游戏上。
  “其实从我个人而言,还是更看好游戏产业,毕竟哪怕只是单纯从年龄结构上看,这个市场也远远没达到成熟期。”
  “一款功能性APP可能带来至关重要的流量和话题性,但是真正的现金奶牛还是要数游戏产业。”
  “毕竟论周期收益,能勉强和电影业相比的也就只有游戏了。”
  “所以相比较赚广告商的钱,我个人更喜欢通过出售快乐,赚玩家的钱。”
  路远左耳朵听着,右耳朵不住往外冒,面前这家伙嘴里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先不说,就这些东西,和他这个胸无大志的大学老师也八竿子打不着啊?
  不过不得不说,这货的确把牛逼吹出了一种工匠精神,不知道的还真被他三言两语就忽悠了。
  路远想了想,眉头微皱着道:“我平时也喜欢玩玩游戏,每月花上几百块买个高兴倒是问题不大,不过那些动辄上万都填不满的……就不是我们这些穷苦大众消受得起的了。”
  “不玩游戏的人,很难理解一个玩家会去花几万块充值;不追时尚的人,也理解不了一个人会去花几万块买衣服和皮包。”
  “事情就是这样,只是大家眼光不同而已。”
  路远笑了,不说话。
  这两者好像没什么可比性,非得要比也就是乌鸦笑猪黑,哥俩都差不多……
  衣服和包要是运气好买到真的也还勉强说得过去,至少还能拿出来晒。一个游戏要是没下限起来,那坑人的法子才叫“驴拉磨子牛耕田——各有各的活儿”。
  路远不接话,场面一时间有些冷清了下来,两人这才把注意力放回了餐桌上。
  这时的菜已经全部上完了。
  三个人,整整一桌十几个菜,看着就浪费到不行。
  两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路小遥正低着头猛吃,腮帮子一鼓一鼓像只大号仓鼠一样。
  出奇的是小丫头明明吃的很快,样子却一点也不狼狈,这功力倒是一绝。
  看着一点儿都不在乎这边在谈些什么的妹妹,路远略有些烦躁的心情突然间好了许多,脸上不自觉的就浮起了宠溺的微笑。
  短暂的冷场过后,旁边的石总也停止试探开始进入正题,开门见山的聊起了技术问题。
  “对路老师,我个人是很佩服的。不得不说,您的游戏在技术层面上做到了我们梦寐以求却无法达到的高度……”
  “来了。”路远心说:“这还真会挑时候,在我心情最好的时候摊牌,这是准备发动了啊?”
  随便夹了一口不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嘴里嚼着,路远根本没听对方在说些什么。
  “这什么东西,不怎么好吃嘛……”
  “话说,外婆的小世界还没改造,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偏见就像瘟疫,是会传染的,也不知道今后的游戏会不会全线差评……”
  “这么搞我早晚要出名!”
  “也不知道小遥吃的怎么样了,差不多该撤了吧?”
  “吃货就是好打发,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如果那些dis党也这样就好了……”
  “……”
  路远恨恨的嚼着,一边不时点头、一边脑子里胡思乱想,看上去好像听的入神,实际上根本就是在神游。
  别看路某人是老师,可也是学生时代过来的,这一招自然学的炉火纯青。
  “……我有资源和人脉,路老师有技术,我们双方合作,利益共享,一定能开辟出一番不一样的局面!”
  石总语气激扬,路远知道这段演讲怕是要结束了,果不其然,回过神来的他就只听到了这最后一句。
  “路老师觉得如何?”
  考虑到这些资本吃人不吐骨头的特性,路远真想直接说一句“我觉得不咋地”,可是想想还是算了,斟酌了一下用词道:“石总,技术这个东西,说到底也只是工具而已,其实并没有您想的那么重要。”
  “况且游戏市场是要百花齐放的,垄断和一家独大未见得就是好事,所以合作什么的,还是不必了。”
  “而且就像我之前说过的,这个技术的主,我还做不了……”路远说着,食指向天花板指了指,“……不点头,我也没办法。”
  路远这一副“我上面有人”的架势彻底把石越搞懵了,一时竟不知道是该发作还是老老实实消了念头。
  场面再一次陷入僵局,空气宁静、落针可闻。
  “咕—噜—”
  “咕——噜——”
  细小却异常明显的声响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的路小遥悄悄把遮住整张脸的大碗放下一点点,露出一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上去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谈判破裂的两人甚至能从那对大眼睛里读懂她的意思:
  “你们继续好不好,我就是想喝个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