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75.路远的初体验

  手柄什么的,路远用得多了。
  可在这么一间遍地都是高新科技的实验室里见到一个这玩意,着实让他有些无语。
  这种感觉和电影里拿游戏方向盘开飞机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不得不说,操作方式虽然水了点,但是安成业的核心科技还是水准很高的。
  这副眼镜也不愧是为了游戏专门优化出来的设备,路远只是轻轻按了一下圆圈按钮,眼前界面一闪,游戏就已经完成了读取过程。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做游戏的,能做到自己的游戏自己从来不玩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就是路远。
  除了被妹妹拉去直播、窥探一下玩家在搞什么花招对付自己,路远在其他时间就没用自己的账号登录过游戏。
  这也直接导致了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账号。
  因为模拟恐龙的账号概念与通常的网游不同,由于频繁的死亡重生,又没有同意的形象,所以大家苦心经营的并不是某一个虚拟的角色身份和一份虚拟资产,造假的成本要远高于传统网游。
  说白了,游戏里的表现只是一个投影,玩家真正的交往更像是传统社交媒体中的网友互动,而那些为人所熟知的角色,更像是某种小平台上的小网红。
  这种新奇的方式在最开始饱受诟病,但是接触久了之后,玩家们突然发现了这种经营自我形象的游戏方式其实不错,至少要比传统游戏和谐许多,也就慢慢接受了下来。
  不少玩家还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了很多其他游戏没有的新玩法。
  例如帮助意外死亡的玩家处理后事,就是一个很受欢迎且乐趣十足的行业,因为很多时候你都想不到。有时甚至为了捡尸搞的投入比收获还大得多,可还是有很多玩家乐此不疲。
  这些硬核玩家组织在一起,成立直接对玩家服务的行会,在很多大城市里建立起分部,建立了目前模拟恐龙世界中最大的松散型玩家组织。
  路远现在出生的地方,就是一家服务行会下属的“孵育院”,专门负责新人接待和重生接待工作。
  事实上当新嫩玩家大多变成了老手,这里的工作量已经不如前几个月那么繁忙了,大多数时候都不需要排队。
  而路远就赶上了人流量比较少的好时候,从蛋里钻出来时,整个孵育院的新人就只有他一个。
  …………
  “哈,这刚出生就从蛋里钻出来果然对新手不怎么友善啊!”
  路远还没熟悉最新的操作方式,不过已经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了。
  浑身黏液、饿的要死,手脚还不听使唤,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如果是在显示器上游戏还好些,他现在就不那么舒服了。突如其来的空间错位感,让他完全无法适应,再加上操作不熟练,整个人的表现还不如第一次进入游戏那会,左右碰壁、找不着北。
  “不过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啊,比市场上那些号称VR游戏的东西强多了。”好奇的四下张望了一圈,路远很是欣慰的想。
  他是以真身进入过侏罗纪小世界的,对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自然更直观。虽然3D模型质感的世界比不上真实肉眼所见那么震撼,但也相差不远。
  路远相信,如果投入市场的设备都能达到原型机的水平,一定会在业内带起一股新的热潮。
  “不过在这之前一定要先解决操作问题!”
  路远被该死的手柄折腾坏了,其他的都可以忍,但绝对忍受不了这种迟钝的操作方式。
  好不容易从蛋里爬出来,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拿着几块小黑板的恐龙人,看情形是个玩家没错。
  因为那家伙一边走,还一边拿着根粉笔写写画画。
  等他走到了眼前,路远才看清那小黑板上写的几个字是什么:
  “兄弟新来的吧?”
  路远有点小晕,估计对方看自己这走路撞墙还东张西望一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把自己当成了纯新人。
  果然,在路远考虑是要点头还是摇头的时候,那人已经开始在几块小黑板里挑挑拣拣,然后直接取出两块放在了路远面前。
  那人摇了摇左手的小黑板道:“这个是攻略APP,下一个先研究研究。”
  见路远一脸迷茫,又摇了摇右手小黑板:“这个是语音软件,你先用它熟悉两天,然后买个盒子就好了。”
  路远看着那人手中小黑板上不知怎么雕刻的整整齐齐的两幅二维码,整个人都被这些玩家的创造力惊住了。
  然后,就是一阵淡淡的忧伤袭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有二维码我也得能扫才行啊?”
  他现在用的是游戏眼镜,根本就没那功能!
  还能怎么办,装不懂吧……
  于是路远摇头,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那人做了这么久接待工作,似乎也没遇到过这种状况,一阵沉默过后,把路远放到小黑板上托着,然后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在他身边。
  不一会,就听小盒子了传出了一个年轻人说话的声音:
  “幸亏我的插件还没卸载。”
  “先带你去吃饭,已经很久没有新玩家被不小心饿死了,可别在我这破例。”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路远带出孵化间,朝不远处的一间小屋走去。
  一个身高超过五米的大个子,托着三十公分都不到的路远,一路小跑。
  可怜的路老师就这这样亲身体验了一把人体过山车的真实感觉。
  如果不是路远神经比较大条,肯定当场就吐了……
  …………
  “老安,这不行啊……我才玩了两个小时,就感觉脑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问题不解决,沉浸体验做的再好也没法给用户拿去测试啊……”
  路远玩了两个小时,就开始由衷的钦佩安成业他们的技术实力。
  不得不说,这是他见过把沉浸式游戏体验做的最好的一台设备,配合绝对开放式的《模拟恐龙》游戏,完爆世面上的量产型VR眼镜。
  可是在操作问题以外,他又发现了一个最严峻的问题。
  那就是伴随着完美的拟真体验而来的,就是越发强烈的眩晕感!
  如果不能攻克这个难题,所谓虚拟现实游戏也只是一个空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