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买个世界做游戏 > 021.追梦的年轻人

  这个世界永远不乏追求梦想的人,传媒大学计算机学院大三的吴峥同学就是其中的普通一员。
  如果说还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他在做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比身旁的人努力一点点。
  今年的春节,吴同学没有回家,而是选择留守在学校,等待校方关于项目团队的下一步安排。
  没错,就是学校的安排,确切的说是指导教师的安排。
  一切由学生团队自主的年代早就已经过去了,对现在的他们而言指导教师的意见直接决定团队的未来,当然也是最重要的。
  事实上,他们这些在大学时期就选择开始创业的大学生,更多的还是希望用课余时间换取简历上光鲜的一笔。不过不失也同样是他们的追求,所以也乐得接受这种安排。
  当然,这些学生中,也还有少部分真心追求梦想的“愣头青”,还在继续坚持用努力改变现状。
  可悲的是,吴峥就是其中之一。
  而现在,整个游戏开发团队里还在留守的,就只剩下了他和另一名负责美术工作的大二学生。
  今天吴峥依旧起的很早,呼吸着清晨的湿冷空气在操场上跑了两圈,吴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说是工作,其实也不准确,也就是一边做着版本测试,一边混迹各大论坛做一做免费的水军而已。
  他们的卡牌游戏项目,因为客观原因需要在年前上架,整个团队因为这一指导思想加班加点了一个月,终于在年前完成了上线。
  没有预热,没有测试,加班赶工,项目质量可想而知…
  好在他们的项目是一个重氪卡牌游戏,“借鉴”的框架又是世面上大火的模式,倒是不愁没有下家。
  毕竟在有方法的人手里,就是垃圾也能成功变现。
  可是吴峥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决定利用过年这段黄金时间好好宣传打磨一下,万一奇迹就发生了呢?
  可惜,玩家和市场对产品是最敏感的,吴同学得到的反馈并不乐观。
  “垃圾游戏!”
  “浪费时间!”
  “抱歉,这样画风的硬核卡牌恕我硬不起来……”
  “跟了个卡牌游戏,白瞎你这个小清新的美术了……”
  “这不是那个三国传奇,连新手教学都一模一样,刷过无数小号的我闭着眼睛也能过教程。”
  “没有最烂只有更烂,都这个年代了,没想到国产手游还能刷新我的下线。”
  “是啊,想想前几年追着山寨跑的我,奶义务啊奶义务~”
  “……”
  吴峥看着已经逐渐跑偏的帖子,只能无奈叹息一声。
  现在的玩家可不是过去那会儿了,一款三年前到现在依然大热的游戏当然很有市场价值,可唯一不具备的就是“借鉴”价值啊……
  …………
  与前任指导教师在电话中交接了工作,路老师就算是在大年初五这一天正式走马上任了。
  虽然对方用语气表达了对路远影响别人过年的不满,但还是给出了一些善意的提醒。
  当然,路远对这些“经验之谈”也没什么意见,基本左耳进右耳出了。
  路远推开创业中心大门时,并没有想象中的热气铺面而来。
  北方的供暖一向很好,这样的室内温度显然是不寻常的。
  环视了一圈附近的环境,路远才发现状况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由于这里是十年前用体育馆旁的“服务中心”又或者说小商场改造的,所以在外面看来不光不寒酸,反而很是霸气的样子。
  原本近千平米的室内面积,被分割成了两部分,大开间式的办公区域和一堆小隔断组成的休闲区。
  很显然,原本的休闲吧已经挪作他用,有了更好的用途了。
  也怪路远这单身汪不仅汪,还是头哈士奇,否则早该知道校内有这么一个正规约会场所的。不过从陈旧的木质地板和斑驳的吧台也看得出,这里应该有几年没重新装修过了。
  路远眉头微皱,仔细查看了一圈,终于在办公区的一角对上了一个有些疑惑的眼神。
  那是一个一米七出头、浑身透着书卷气的男学生。
  “您找人吗?他们都放假回家了。”学生脸上带着一丝警惕的问道。
  “我是新来的指导老师,趁放假过来看看,这里怎么凉成这样。”路远聚了聚自己的工作证。
  他倒没别的意思,单纯就是指室温,当然,实际看起来也够凄凉的。
  吴峥在校园网确认了证件,这才支吾了一下,小声道:“路老师你好,我叫吴峥,暖气是我关小的,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还开着暖气实在太浪费了。”
  供暖开关就在隔壁体育馆,吴峥也有钥匙,只是身为学生不能随意动开关,所以显得有些局促。
  路远知道这是个习惯节俭的学生,还是很佩服的。
  不过这在他看来可是坏习惯,必须改!
  “一会儿打开吧,学校是集中供暖,一处不开也节约不了多少,弄坏管道就不好了。”路远果断开始培养习惯。
  “哦。”
  见吴峥答应下来,路远又看看空了大半的座位,问道:“就这么几个人吗?”
  “搞自媒体和微商的那些人根本不稀罕我们这点地方,在寝室就干了。也就是我们这些组团的,还在这留守,不过现在都放假回家了。”
  “这环境也是太差了一点……?”
  “学校能提供场地、水电和光纤,还能在学校里牵头找出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就很感激了。学校也提过补贴的事情,是我们没要,也省了有人说闲话,学校也麻烦。”
  说到学校的支持,吴峥还是一脸感激,在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他知道一间小办公室和几个工位是什么样的价格。
  路远四下看看,发现一张桌子上的东西还散乱着,还没问出口,吴峥就已经答了。
  “这是另一个没回家的同学,秦越仁送外卖去了,说是过年这段时间竞争少,可以攒点钱买块好板子。”
  “呵,神医都改行送外卖了?”
  路远尴尬的只能讲冷笑话,心道学生都混这样了?
  “他是仁慈的仁……”
  吴峥小声纠正。
  “路老师在吗?”
  路远还没说什么,一个略有些中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两人回头的时候,正看见一个身穿暗紫色休闲西装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